飘天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背剑老翁(1/2)
    吕白萍一双眼睛偷偷看着手提巨阙的鸿落羽。

    后者看上去也就是只有二十七八的年纪,青锋解当中有两位同样如此模样的大前辈,所以她倒是不如太叔坚那么惊异,脑中还在思索着刚刚林巧芙说的话。

    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是虚幻还是真实?

    鸿落羽将巨阙随意扔在地上,剑锋很锐利,这剑直接就倒插在地,入土大半。

    吕白萍看了一眼那气息萎靡不振的大汉,道:

    “这家伙要死了吗?”

    鸿落羽摇了摇头,道:

    “哪里有这么简单”

    “寻常武者一掌拍死也就是了,这种纯粹修炼外功到了极深火候的武者,就算是比他们更强的人想要取他们性命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吕白萍不知为何暗中松了口气。

    身法如此可怕也就是了,若是连这种外功好手都能够一掌杀死,也未免太过于可怕了。

    鸿落羽俯身检查巨阙剑主,随口道:

    “死是没有死,不过一身武功也算是废了。”

    “还剩下一口气。”

    吕白萍张了张嘴。

    还剩一口气……

    这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鸿落羽抬手放在巨阙剑主面上铁面具上,动了下,挑眉道:

    “嗯?看来是死士,原来如此……”

    “算是歹毒的手段。”

    “看来背后之人算是大有来头的……”

    王安风闻言皱眉,俯身下去,五指张开扣在那铁面具上,以他的气力,这面具竟然纹丝不动,竟仿佛和巨阙剑主的脸皮长在了一起一样。

    尉迟杰的家将将尉迟杰搀扶过来,青年屈指敲了敲那面具,咧嘴道:“果然如同前辈所说,这真的是一条大鱼。”

    “能有资本以这种法子培养死士的,可不算多见。”

    吕白萍看看脸色微沉的王安风,又扭头看看咧嘴苦笑的尉迟杰,脑子里一片浆糊,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再说什么,低头看着那气息微萎靡不振,有出气没进气的巨阙剑主,道:

    “面具取不下来吗?”

    鸿落羽悠然道:“自然是取不下来的。”

    吕白萍有些不信,抬去掀那人的面具,果然纹丝不动,眉头微皱,便要打算再加大些力气。

    林巧芙白着一张小脸,牵了牵吕白萍的衣摆,却不愿意上前,视线低垂,道:

    “师姐,不要过去……”

    “怎么了?”

    吕白萍回身看她。

    林巧芙的面色越白,道:

    “这人应该是铁浮屠,那面具早就和他的脸长在一起了,要,要是把面具揭下来,就……”

    “就?”

    吕白萍愣了下随即反映过来,旁边的尉迟杰抬手点了点吕白萍的肩膀。

    吕白萍回身去看,就看到这世家弟子右手搭载自己的脸颊一侧,猛地一掀,与此同时猛地靠前了一步,口中发出呜哇惨叫,。

    吕白萍就算是胆子大,也被狠狠得吓了一大跳,触电般猛地收回右手,朝后退了两步,面色发白。

    尉迟杰放下右手,冲着吕白萍摊了下,笑道:

    “就这样……”

    “会连着脸皮一起撕扯下来,然后吕姑娘你就能看得到肌肉白骨眼珠子,还有鼻骨……”

    “你住嘴!”

    吕白萍脸色发白,可是尉迟杰却描述得越来越起劲。

    吕白萍似乎忍无可忍,一下抬起手中佩剑,连鞘朝着尉迟杰劈头盖脸抽击下去,林巧芙口中发出呜咽,紧紧拉住师姐的衣摆。

    旁边手持断刀的尉迟家家将则是眼观鼻,鼻观心,对尉迟杰的惨叫权当没有听到,老实得如同石头。

    出发的时候,老家主曾经说过。

    只要不是危及性命的事情,这倒霉玩意儿弄出来的事情就不要管,合该他出来吃些亏,打不死就没关系。

    想想刚刚尉迟杰对于鱼肠剑主的挑衅,这名家将忍不住在心中叹息,升起了个有些大逆不道的想法。

    果然是个倒霉玩意儿……

    王安风看着那边双手抱头,狼狈逃窜的尉迟杰,终于忍不住抬手扶额,无奈叹出气来,不过他心里也明白,生死危机之后,众人心中那种压抑和惊怖并没能够得到抒发。

    尉迟杰这样一闹,无论是林巧芙还是吕白萍心中的压力都会发泄出一部分来,不会积压在心里面,往后出什么问题。

    如此看来这个世家子弟也并不是寻常的膏粱。

    只是这种自残一样的法子。

    王安风无奈,看向被打得满头包乱窜的尉迟杰,却想到少林寺中,不知道多少次螺旋飞天的三师父。

    他转头看向旁边鸿落羽,莫名觉得这个世家弟子和三师父的相性会非常合。

    “怎么了?风儿……”

    鸿落羽注意到他的视线,好奇开口。

    王安风收住心中念头,他可不愿意那匹本来就夸张得过分的瘦马再学会一门绝学,想了想,道:

    “我刚刚只是在想,三师父你这一次出来,准备何时回去?”

    鸿落羽笑了笑,伸出自己右手。

    这一具上品机关人的肢体,和常人身躯已经看不出多少的异常,他打量着自己的手指,随口道:

    “不急。”

    “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如何能这么快便回去?”

    “而且,若是我回去,你们怕是会有危险,为师会陪着你一段时间,等到此间事了,再行离开,放心,方才那两招,并未耗费多少气力。”

    王安风心中微松口气,道:

    “那便是最好了……”

    顿了顿,又想到了一事,道:

    “对了,三师父,我们刚刚交手弄出了不小的动静,这里毕竟不是久留之地,大家趁早离开,往最近的县城里找间客栈,好好休息一下,如何?”

    鸿落羽笑道:

    “随你。”

    王安风点了点头,走向宫玉等人,几人刚刚险些就在这地方丢掉了性命,现在想起刚刚的情况都还有些心惊肉跳,自然不会想要继续在这个地方多呆。

    虽然说马车坐骑都毁在了刚刚交手的余波下,可是几人好歹都是江湖武者,身上有功夫在身,就算是年纪最小的林巧芙,也是隐世剑门青锋解的核心弟子,一身内力也有九品的火候,脚力不慢。

    临行之前,鸿落羽说虽然彼此为敌,可是人死为大,何况都是江湖中武者,生前对敌,死后还是让他们入土为安比较好。

    动了动嘴之后,他便理所当然站在一旁,看着一把年纪的太叔坚和尉迟家将拎着被鱼肠砍断的兵器刨土。

    因为刚刚交手的缘故,这方圆数里的地面都变成了冻土,上面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霜,刨起来极为费力。

    鸿落羽随手将倒插在旁边的巨阙扔到了太叔坚脚下,这柄上代十大名剑之一便沦为了刨土的工具,剑身宽大,就算是这寒冰是出自于宫玉,刨土的效率也笔直上升。

    片刻之后便挖出了两个坑洞,将巨阙剑主和鱼肠剑主扔了进去,上面覆盖了泥土,以免被野狼啃食,才收住了手。

    太叔坚双手捧着那剑,将其递还给鸿落羽。

    鸿落羽看了一眼这剑,只是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随口道:

    “此剑太重了,你暂且替我徒弟背着吧……”

    太叔坚微微一怔。

    鸿落羽道:

    “不乐意?”

    言语声中,右手伸出来,作势要去把巨阙剑重新握在手中。

    “不不不,乐意,乐意……”

    “自然乐意!”

    太叔坚回过神来,下意识把巨阙剑往自己的方向收了收,口中连连回答,见到鸿落羽收回右手,才放下心来,仔细打量自己手中这柄威名赫赫的名剑。

    他却什么都看不出,只会说好好好,满脸都是笑意。

    手掌抚摸着这宽大的剑身,竟然有了几分颤抖,然后小心翼翼将巨阙背负在背后,挺直了腰背。

    剑身宽大而沉重,太叔坚却只能够感觉到一种心安的感觉。

    鸿落羽笑了下,视线越过太叔坚,看向那两个简陋的墓穴。

    谁能知道这地方埋葬了两位江湖中的一流高手?

    定了定神,鸿落羽嘴角依旧挂着那种清淡的笑意,转过身来,道:

    “走罢!”

    “是……”

    几人远远离开,混入了官道当中,就像是寻常赶路的武者。

    这一处才经历过生死厮杀的地方便是一片死寂,早春的虫鸣绝迹,只有大片被冰封的土地在无声阐述着方才的经历。

    两个简陋墓穴当中,稍微小些的那一个其中便恰好埋着鱼肠剑主,在一片死寂当中,在其手掌掌心之下,一颗玉珠突然出现。

    其上流转华光。

    无声无息间,那墓穴轰然坍塌下去。

    其中已经空无一物。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这两天线路比较重要,可能会更得慢些( 我的师父很多 http://www.piaotianxs.com/9_9817/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