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正文 第二千零一十二章桓玄再邀寄奴入
    东晋北府一丘八

    刘裕摇了摇头:“你先继续说,白虎死后,你又是如何找出其他三个镇守的?也是陶渊明告诉你的?”

    桓玄笑着摆了摆手:“不是,只有接任了镇守一职,才能知道其他三人的身份,陶渊明没有接手白虎,所以其他三人的身份,并不知道。但是误打误撞,我起兵讨伐司马元显的时候,却意外地破获了武昌太守庾楷的内通谋反之事,而联系他的,居然是玄武,当时我就暗自吃惊,以为要跟黑手党为敌,加上那时北府军也跟随司马元显出征,我一时不敢进兵,直到我接到一个消息,黑手党再次内斗,分裂,司马元显就是朱雀,而他,欲借我之手,除掉玄武司马尚之,和青龙庾楷!”

    刘裕这下心中一动:“怎么可能呢?要说司马元显是黑手党之一,我还有点相信,可是司马尚之和庾楷,既无能力又无权谋,怎么可能撑得起黑手党的镇守之职?”

    桓玄冷笑道:“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黑手党最要命的一点,就是必须从世家子弟中找镇守,他们的整体素质和水平在不断地下降,郗超死后,青龙一职空缺,于是他们就找了庾楷接任,其实当年庾楷已经是黑手党的外围成员之一,受组织的号令,挑起几次昌道内战,然后又借假王恭兵败之后,来求我庇护,企图混进来和殷仲堪联手夺我荆州之地。只可惜我一直怀疑他,让卞范之暗中监视,果然,在这次的大战中,还是给我捉住了马脚。”

    刘裕咬了咬牙:“这么说来,庾楷和司马尚之,是两大镇守,可为什么你又说司马元显要借刀杀人呢?”

    桓玄哈哈一笑:“那是因为司马元显,虽然身为镇守,但跟郗超一样,想的是灭掉黑手党这个制约皇权的组织,以方便自己称帝。所以,他夺取吴地的世家庄园,控制司马德宗这个傀儡皇帝,就是正式跟庾楷和司马尚之决裂。然后主动来讨伐我,是希望我抢先出兵,借我之手,消灭掉这二人,这样,他可以在保留黑手党秘密的情况下,独掌大权!”

    刘裕冷笑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权欲而出卖,背叛,黑手党这个几百年的阴暗组织,终归还是因为内斗而毁了!”

    桓玄满意地点了点头:“可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司马尚之被俘之后,不甘就这样完蛋,把他也拉下了水,他对我和盘托出了所有黑手党的秘密,尤其是给了我玄武和青龙这两大镇守信物,我靠着这镇守信物,派何穆之去接触了刘牢之,让刘牢之知道,黑手党已经完了,他除了投靠我,没有别的选择。果然,刘牢之最后向我投降,司马元显这条朱雀,玩了一辈子的阴谋诡计,收买离间,最后却是死在这上面,岂非天意如此?!”

    刘裕半晌无语,久久,才说道:“黑手党早就该死,却想不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对比之前的郗超,王凝之这些人的水平,司马尚之,司马元显这些人下降得太多了。也算是便宜了你,桓玄。”

    桓玄笑道:“还记得当年你我在草原相对,我曾经劝你和我合作,一起消灭黑手党吗?当时你不以为然,也许你以为在草原被你俘虏的我,根本不可能斗得过黑手党,但是,伟大的刘将军,事实证明,最后消灭黑手党的,还是我桓玄,这才是真正的天命,就象你,总以为自己永远是上天眷顾,任何艰难的环境,都不会危及性命一样。”

    刘裕咬了咬牙:“我可从没觉得自己不会死,只是相信,我的战斗,是有价值的,即使是战死沙场,也是无怨无悔。桓玄,你消灭了黑手党,为天下除了一大害,我刘裕,代那些给黑手党害死的兄弟,代那些给黑手党的野心而害得家破人亡的天下百姓,向你说声谢谢。”

    桓玄笑着摆了摆手:“刘裕,事到如今,以前你我的恩恩怨怨,就一笔勾销了。我跟以前一样,仍然看重你,你想北伐,我想掌权,这两件事并不冲突。现在我仍然提出当年的提议,邀请你跟我合作,我会给你兵马,让你北伐,建功立业,而你,要向我效忠,这个合作,你接受吗?”

    刘裕摇了摇头:“我现在还不能答应你。”

    桓玄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为什么,你现在有什么拒绝我的理由呢?普天之下,只有我能实现你北伐的宏愿,你为什么还不肯跟我合作?我说过,我只要权力,不要皇帝的名份,我是消灭国贼的功臣,不是国贼!”

    刘裕叹了口气:“跟这件事没有太大关系,纯粹是我自己累了,桓玄,你可能不能体会我的心情,当我亲眼看到北府军旗落下,而桓家的大旗取而代之上升时,我的心,突然一下子就空空荡荡的,年轻时的热血,战场上的豪情,全都烟消云散了,就是北伐的雄心壮志,也就这么说没就没了。因为,我已经找不到,我作为一个战士,继续存在的意义。我为谁而战?”

    桓玄厉声道:“你是为天下的汉人百姓而战,为了收复失地,驱逐胡虏而战,你难道忘了吗?”

    刘裕摇了摇头:“这些只不过是我多年来自欺欺人的借口而已,我嘴上说着要驱逐胡虏,收复汉家江山,可实际上,连我的老婆都是个胡虏,我跟慕容垂合作,我跟拓跋珪结阿干,我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又何曾考虑过北伐大业?其实我用北伐来骗自己,只是想掩盖我内心深处渴望战斗,喜欢杀戮,希望能扬名天下,青史留名的冲动,想为此找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罢了。我真正喜欢的,是作为一个北府军战士,靠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书写自己的传奇,仅此而已!可是这个想法,已经随着北府军的投降,而灰飞烟灭了,我成了一个卸甲投降的逃兵,懦夫,所有的荣誉,都离我而去,我还有什么可以支撑我战斗下去的理由呢?桓玄,你请回吧,从此这天地间,只有一个京口农夫刘大,帮不了你,也威胁不了你,仅此而已!”(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www.piaotianxs.com/8_8807/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