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春色 > 正文 第九百零八章 就知道吃
    曹福在柔仪殿侍候了一上午,待御厨把午膳送来,他又管着宫人们试吃、上菜。午膳之后,皇爷午睡了,曹福这才到后殿自己吃饭。

    没一会儿,他的干爹王贵忽然独自走了进来。曹福急忙放下碗筷,上前招呼嘘寒问暖。

    王贵把手从袖子伸出来,轻轻挥了一下,廊房里的两个小宦官的赶紧退出去。

    曹福上前躬身作揖,沉声道:“回禀干爹,尹庆的事儿办妥了。”

    王贵点头道:“待他回来拿了钱,你自己留下一些罢。”

    曹福道:“谢干爹赏,不过儿子拿钱没啥用的。”他迟疑了片刻,又道,“儿子总觉得,这种事儿皇爷能猜到的,皇爷啥都明白。”

    王贵应了一声,“你说得对,皇爷当然明白,不过别怕。有些钱能拿,有些钱不能拿,咱家心里有数。”

    曹福问道:“儿子多嘴,干爹拿那么些钱作甚?”

    王贵看了他一眼:“最险的日子已过去了,现在不享受啥时候享受?”

    曹福没吭声,他不是很理解。作为太监鸟都没有,能享用的无非就是吃,还有啥享受的?曹福反正对女人无一点兴趣,他最喜欢吃,可御厨啥也不缺,他已经很满足了。这几年越长越胖便是实证。

    他没有附和干爹,实在是打算劝两句的,想了想还是算了。尹庆的钱收了倒也没甚么,毕竟孝敬他们爷俩的宦官多了。曹福觉得最烫手的,还是当初黄太平的钱。

    黄太平是罪大恶极的奸贼黄俨的干儿子,几年前此人被赵王交出、做了替罪羊。后来有司审问之下,发现黄太平是个没用的棒槌,就扔到凤阳了事。

    结果王贵把黄太平也捞-了出来,送回赵王府继续侍候。事后王贵又主动告诉皇爷;好在皇爷看在多年忠心服侍的情分上,睁一眼闭一眼没管。

    曹福沉默了一会儿,又小声道:“对了,那孟骥今日在皇爷跟前,压根就没提王景弘,就说刘鸣的事儿。他把真腊王后弄回来,也先找了儿子。儿子瞧他,虽说以前与郑和那帮人在一块儿,但眼下和王景弘不是一路人了,想着亲近咱们哩。”

    王贵立刻说道:“你管他想亲近谁?”

    曹福愣了一下:“孟骥到司礼监任少监,办了几次差事,让皇爷挺满意。而王景弘侯显那些人,监了海军,那可是前呼后拥,风头盛得很哩。”

    王贵皱眉瞧着曹福,一时没说话,接着走到曹福刚才吃饭坐的凳子旁边,在那里坐了下来。曹福急忙躬身上前。

    “福啊,贪图点钱财、胆子可以大一些。可权不能乱贪,权是带血的刀子。”王贵语重心长地说道,“咱家问你,要说在宫里的地位权势,王景弘比当初郑和如何?”

    曹福忙道:“恐怕得差不少。”

    王贵道:“那郑和怎样了?”

    “死了。”曹福老实地答道。

    王贵道:“一句话就没了,还不是皇帝的话、只是张皇后的话;所以,王景弘能咋样?咱们跟了皇爷多少年,那时皇爷还是高阳郡王,王景弘在皇爷跟前、还能比咱们靠得住吗?”

    曹福沉思着,不住点头。

    王贵的声音又道:“不要去搞事。当初皇爷刚登基,黄俨就派人来想投靠咱们,咱们理都没理;王景弘懂事儿的话,就该明白咱们的态度,领这个情。大伙儿安心服侍皇爷,和和气气的日子,都好过。”

    曹福弯腰道:“儿子一定记着干爹的教导。”

    王贵站了起来,伸手在曹福肩膀上连拍了两下,“咱家回武英殿了。”

    曹福道:“干爹慢走,儿子送送您。”

    王贵瞧着桌子上的饭菜,和蔼地说道:“好好吃饭。你呀,就知道吃。”

    曹福小声道:“儿子留心为干爹物色几个妇人。”

    王贵笑道:“用不着你,咱家只喜欢窑姐。身份卑微想讨口生活的也成、可别是忘记自个姓啥的人。不然她图咱家啥?那麻烦就大了。”

    曹福仍坚持把干爹送出门,这才继续做自己的事。

    今天因为宦官尹庆的事,曹福想起了那个无关紧要的黄太平。不料几天之后,他就真的见到黄太平了。这便是心想事成的实例?

    曹福听到了守西安门的宦官禀报,说是一个叫黄太平的宦官要求见。曹福便赶到西安门,见到那黄太平。此人神神秘秘的,声称要借一步说话。

    “到里面说。”曹福领他进了西安门禁军的一间署房里,屏退了左右,然后叫黄太平说事。

    黄太平这才取出一根竹筒来,说道:“赵王殿下亲自差遣,叫咱家送一样东西进京,要亲手给王公公或曹公公。西安门的宦官说王公公忙碌,咱家就让人向曹公公通报了。”

    曹福接过竹筒,“里面是啥?”

    “不知道,口子封了,咱家没看。”黄太平道。

    曹福把东西上下翻转,见竹筒用纸贴包着,口子上果然贴了封条、还盖了漆印。因为黄太平说是给曹福的,曹福便径直撕了封条,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看。

    一边看纸上的字,曹福还一边抬眼瞧黄太平两眼。黄太平讨好地说道:“上回多亏了王公公,小的孝敬不知够不够?”

    曹福点了点头,收了纸张,便走到了门口,喊道:“来人!”

    黄太平一脸困惑地站在那里。

    很快几个将士跑步过来了。曹福立刻指着黄太平道:“拿下。”

    黄太平哭丧着脸道:“咋啦?咋啦!”但军士们不容分说,立刻把他按翻在地。

    曹福又道:“绑了,送去洪武门内的诏狱,先关起来。”

    黄太平忙道:“曹公公,您可不能误伤自己人呀,咱家犯啥事了?”

    曹福表情怪异地说道:“你是被人卖了,还顾着帮人数钱。”他顿了顿伸出了两根手指比划,“而且是两次。先别急,事情还有余地的。”

    黄太平一脸苦思的样子,听到最后一句,急忙道:“曹公公,咱家还有一些东西。”

    曹福道:“知道了。”

    军士们找来绳子,在那里把黄太平五花大绑。曹福不再过问,拿着竹筒,急急忙忙地往皇宫里走。

    皇爷如同往常一样,御门听政后便就近来了柔仪殿。曹福疾步走进西华门,过御河上的石桥、路过武英殿往北走,很快就到了柔仪殿。

    但见朱高煦正在和兵部尚书齐泰在里边,曹福伸出脑袋在门口探了一下,就在门外等着。过了一会儿,朱高煦的声音唤他,他便赶紧进去了。

    曹福把竹筒放在大案上,俯首在朱高煦的耳边道:“黄太平送来的。”

    “黄太平?”朱高煦一脸寻思的模样。

    曹福低声道:“黄俨的干儿子,后来又回赵王府了。”

    “哦……”朱高煦点了点头,便把竹筒里的纸都倒了出来,然后拿来看。

    曹福之前已经看过了内容,一张是赵王的信,另一份便是黄俨的字迹、从鞑靼部落中送回来的密信原件。曹福只看了赵王的信件。

    赵王在信中说,兀良哈信使(花童)第一次前来、想取出黄俨在钱庄里的财物,长史顾晟已报备守御司北署官员郭昂;彼时负责接待兀良哈信使的宦官,便是黄太平。

    最近那兀良哈人又寻来了彰德府,黄太平先去接待了,却擅自答应帮人办事,并收了兀良哈人密信一封、黄金一百两。赵王当时正在王府外面,回来知道了,不敢轻举妄动、怕坏了守御司的正事,便命黄太平带着密信进京请罪。请朝廷即刻逮捕此阉,刑讯其罪名。

    朱高煦看罢,把信递给曹福道,“让齐部堂也瞧瞧。”

    “是。”曹福躬身接过。

    朱高煦又道:“那黄太平还真是个棒槌,当初没杀他,倒也没错。”

    曹福把信给了齐泰,这才转过身来,弯腰陪笑道:“皇爷说得是,自个送上门来求逮,奴婢在西安门看到这信,差点没笑出声来。赵王可真会找乐子。”

    “我三弟可不是想找乐子。”朱高煦道,“他可能很头大。”

    曹福一时没太明白,便道:“赵王既然忠心皇爷,便把鞑靼那边的密信、送来京师就好了。”

    朱高煦道:“朝廷怎么知道密信的真假?”

    曹福愣了一下:“奴婢怎么没想到哩!黄俨可能写了真假两封信?”

    朱高煦轻轻点头:“只是客观推论,是有这种可能的。高燧虽不能带兵打仗,却不是笨人。”他说罢继续看黄俨从鞑靼部落写来的密信。

    过了一会儿,曹福照朱高煦的意思,把黄俨密信也拿给了齐泰。

    齐泰看罢,马上说道:“曹公公见到黄太平时,他甚么神态?要抓他的时候,又是如何?”

    曹福便详细地把黄太平的模样表现,说了一遍。

    齐泰问道:“你确定他不是故意装的?”

    曹福想了想道:“怕不是装的。咱家认识他好些年了,此人一向是假机灵,哪能装得那么像呀?”

    齐泰向上位拱手道:“圣上,臣请立刻释放黄太平,让他回彰德府复命。”

    朱高煦抬起头来,说道:“便依齐部堂谋,曹福,你去传旨。”

    曹福忙道:“奴婢遵旨。”( 大明春色 http://www.piaotianxs.com/8_8773/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