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东海散修
    听风道人不知道老头的名讳,只知道他自称灵台山道人,这位灵台山道人出售调教得比扬州瘦马还好的女子,这在东海少数富庶的岛主圈之中是有所传言的,他也正是凭借着这种传言,于七年前跟随熟人和灵台山道人挂上了钩,先后从他手上买了三位秀女。

    但今年来的时候,灵台山道人却让他多等等,说是“货源不靖”,出了点小小的意外。听风道人便按下心思耐心等待,反正每次他从海外而来,都要在江南停驻一段日子,少则三五月,多则一年半载,也不在乎。

    听风的修为差不多是大法师境,之所以说“差不多”,是因为他的确已经丹生神识、本命寄托法器了,但至今未曾受箓,于玄门正宗而言,这就是没有完成境界的跃迁——因为没有受过大法师箓职,这一级别的符箓和许多需要沟通神力的道术就施展不出来,属于残缺大法师。

    当然,残缺不残缺的,听风道人毫不在意,东海、南海之上岛屿无数、岛主无数,只有很少一部分能够得了机缘受箓,大家都一样,所以也就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自行在江南繁华之地体验红尘俗世的听风道人,一边耐着性子等待“货源”,一边顺带将所携带的蚌珠、珊瑚、海兽皮骨及海底灵草、灵矿之类的东海特产脱手,采买着东海欠缺的各种日用杂货、修行材料,不知不觉就等到了现在,却依旧没有等来灵台山道人的知会,终于被两阁一举成擒。

    听风道人的骨头要比春风和观云硬上几分,但也就是几分而已,这种硬气来自于东海散修界混乱杀戮的习气,更来自于他有被捕的前科。

    按照武甲和丁巳的话来说,这种硬气其实并非硬气,准确的讲,更应该叫油气。有过前科的修士,对于道门的审讯都会显得更从容、更狡诈,会带有比较明显的欺软怕硬的特点。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他还奋力挣扎,挣扎不得就跟抓捕他的东方礼和卫朝宗、卫三娘讲大明律,讲道门诫令,别说,他还讲得头头是道。

    当无动于衷的东方礼等人准备将他从客栈带走的时候,这厮又开始当街撒泼:“道门修士打人啦......”

    于是被卫三娘祭出花的秘密据点。

    等他醒来的时候,一见武甲和丁巳,立刻就怂了,浑没有半分被捕时的泼横样,当真如她们两个口中的“乖孩子”一般,问什么答什么。

    尤其在地下拘押房中见到了奄奄一息的春风和观云之后,听风道人这下终于意识到,自己或许是莫名其妙卷入一场大案,这和几年前因伤人而被东极阁拘捕完全不同了。虽然依旧带着油滑,但听风道人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问题。

    “你们是怎么接头的?”

    “这个……正常买卖吧,不是什么接头……武刑头您可不能冤枉小修啊……”

    “正常买卖?呵呵,笑死姑奶奶了,强买良民出海,这是拐带,你觉得应该怎么治你的罪?小听风,拐带事小,意图掩护主犯,这可是罪加一等!老实说,你运气不怎么好,这是总观近年的第一大案,看看你好朋友春风和观云的模样,想必你应该有所醒悟才是。姑奶奶给你一盏茶的时间,好好想想,是继续装傻掩护你的共犯,让姑奶奶疼你,还是立功……”

    “报告掌刑,小修我要立功!”

    “真是乖孩子。说吧,刚才的问题。”

    “灵台山道人……那个家伙在北山坊有间破屋子,屋子外面挂鬼方……”

    刚说到这儿,武甲取出张白纸在他眼前一晃:“是这个吗?”

    听风道人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是这个,就是这个!原来武刑头都知道了哈……”

    “我们知道的比你想得要多得多,老实交代吧,说一句瞎话,你就免不了吃一番苦头。这图为什么叫鬼方?”

    “武刑头,小修交代了,能不能放过小修?小修是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干的伤天害理之事啊,小修买人的时候都是有卖身契的……”

    “小听风,你真打算跟姑奶奶谈条件?”

    “不谈,不谈了……那……武刑头,小修口渴了,真渴了,渴得说不出话来,咳咳咳……”

    在和听风道人的斗智斗勇中,双方最终达成了口头约定,只要听报,帮助东极阁拿到人,东极阁就从轻处理他,甚至可以酌情释放。

    约定达成后,听风道人立刻就提供了不少有效的信息,头一个就是这幅图案。图案连上木牌就叫鬼方,鬼方的图案看上去很奇怪,但据听风道人招认,实际上是个变型如圆的“隗”字,隗是鬼的异形字,他推测鬼方之名便来自于此。

    鬼方挂于北山坊破屋外,图案有两种变化,如果上方圆口敞开,即为可约,客人将鬼方击碎,灵台山道人即能得到消息;否则,上方的圆口则是封闭的,牌子也是普通木牌,不可沟通。

    东极阁立刻将依照狐小九描述所绘的灵台山道人画像取出,交由听风道人辨认,当即确定,这个贩卖秀女的灵台山道人,与当年诱使狐小九往川西帮忙的灵台山道人正是同一个人。

    说到这里,东方礼、卫朝宗都很兴奋,经过多年的追索,这个秀庵一案中的关键人物终于浮出了水面。其人姓顾,自号灵台山道人,修为在炼师境至少十年,也不能排除大炼师的可能,但可以确定的是,没有受过炼师以上箓职。炼师、大炼师授箓需要花费的信力达到数百万圭值,如此单笔的大额支出,九州阁都会记录,哪家馆阁为谁授炼师以上箓职,都需要报备九州阁,一个萝卜一个坑,清清楚楚,这个灵台山道人不在其中。

    此人身边应当有帮手,听风道人就见过两个,都在金丹法师境。

    此人常年与海外少数散修保持着生意上的关系,每一个出手的秀女,其价从二千两到三千两不等。

    听到这里,赵然好奇心大起:“竟然能卖那么高的价么?”( 道门法则 http://www.piaotianxs.com/1_1860/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