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风云 > 第1159章乔梁暗暗叫苦
    都市风云

    到了酒店,大家下车,唐晓菲在前带路去餐厅。

    乔梁和张海涛走在后面,乔梁看着唐晓菲的背影,又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张海涛,眼神里带着困惑和疑问。

    张海涛觉察到了,冲乔梁笑了下,接着拍了下他的肩膀。

    “秘书长,这位……到底是咋回事?”乔梁抬手指指前面的唐晓菲,压低嗓门道。

    虽然乔梁此时大概判断唐晓菲是唐树森的余孽,但因为唐晓菲的表现和张海涛对她的态度,又有些不确定,还是想问问。

    张海涛没有回答乔梁的话,却大声道:“乔主任,今晚你不但自己要喝好,还得护驾,不能让我喝多了,水利局这帮家伙可都是很能喝的……”

    乔梁一怔,自己在问张海涛话呢,这家伙怎么好像没听到。

    唐晓菲接着闻声回过头,冲张海涛抿嘴一笑:“秘书长,待会我可是要单独敬你几杯的,你可不许推诿。”

    “好,不推诿,反正今晚有乔主任在,他可是很能喝的,我喝不了他替我。”张海涛痛快道。

    唐晓菲看了乔梁一眼,然后又看着张海涛,似笑非笑道:“有的酒乔主任可以替,有的酒,恐怕乔主任是替不了的。”

    张海涛呵呵笑起来,乔梁琢磨着唐晓菲这话,尼玛,这娘们啥意思?什么酒老子替不了?这饭局最大的领导就是张海涛,还有老子不能替的酒?

    乔梁心里的困惑和疑问更大了,唐晓菲说话的口气不小,如果她真的是唐树森的余孽,唐树森完蛋了,别说她不会有现在这股劲头,就是参加今晚这饭局都没有资格,可是现在……

    乔梁不由对自己刚才的判断有了动摇,难道唐晓菲不是唐树森的余孽?只是巧合和唐树森同姓?

    如果是这样,唐晓菲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果不是唐树森的余孽,为何要对自己这态度?

    乔梁的思维一时有些混乱,一时拿捏不定。

    很快到了餐厅单间门口,唐晓菲推开门,冲张海涛点点头:“张秘书长请——”

    唐晓菲说话的时候只看张海涛,看都不看乔梁一眼,似乎她来接的领导只有张海涛,完全无视乔梁的存在。

    经过了路上的这一番交道,乔梁已经很快适应了唐晓菲对自己这态度,暗暗冷笑一声,臭娘们,不用你现在对老子傲慢无礼,以后非让你跪在老子的石榴裤下不可。

    张海涛点点头刚要往里走,里面的人已经迎出来,常大河走在前面,后面是一位副局长,还有局办公室主任。

    一看他们,乔梁就知道,今晚参加这饭局的都是和常大河关系比较近的人,局里好几位副局长,只来这一位,显然他是常大河的自己人,办公室主任当然更不用说。

    如此,唐晓菲也是。

    常大河恭敬和张海涛握手,接着又热情握.住乔梁的手,略带夸张地笑着:“哎,乔主任,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在乔梁的印象里,常大河不管见了上级还是下级,脸上都带着永恒的笑,只是在上级面前,这笑里带着恭敬和谦卑,在平级面前,这笑里带着热情和轻松,在下级面前,这笑里则多少带着几分敷衍和应酬。

    一个简单的笑,被常大河发挥表现地淋漓尽致,乔梁觉得这家伙是个内涵丰富的笑面虎。

    乔梁和常大河握完手,接着又跟副局长和办公室主任握手寒暄,他们对乔梁的态度都很热情恭敬,办公室主任级别比乔梁低,自然要这样,副局长和乔梁平级,年龄又比乔梁大不少,却也这样,显然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在年轻的乔梁面前,自己这副处的含金量和乔梁没有可比性。

    唐晓菲站在旁边看副局长和办公室主任对乔梁这态度,不由撇了下嘴,眼神里闪过一丝冷蔑和厌恶。

    唐晓菲这细微的动作和表情,尽在乔梁眼底,乔梁此时对唐晓菲带着巨大的好奇,他下意识觉得,如果唐晓菲不是唐树森的余孽,那应该有一定来头,这来头不光水利局的人很看重,就是张海涛也挺在乎,不然以唐晓菲在局里的身份,一个水政科科长,一个普通的中层,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参加今晚这饭局?

    如此一分析,乔梁对唐晓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兴趣主要源自于她的身份。

    接着大家进了房间,常大河请张海涛和乔梁就坐,张海涛坐主宾,乔梁坐副主宾,常大河坐主陪。

    按照圈子里不成文的饭局规矩,副主陪应该由副局长来坐,然后办公室主任坐在张海涛下面,唐晓菲坐在乔梁下面。

    没想到副局长看着常大河道:“我今天感冒了,刚吃了药,不敢多喝,坐副主陪恐怕陪不好二位领导,还是请他们二位中的一个坐副主陪吧。”说完他指指办公室主任和唐晓菲。

    副局长这话让乔梁感到意外,尼玛,按照规矩,你是当仁不让的副主陪,感冒了也不妨碍坐这位置啊,大不了少喝几杯就是,张海涛和自己又不是不理解,怎么要让出这副主陪呢?

    乔梁直觉有道道,看了一眼张海涛,他的表情很平静,似乎此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乔梁又看着常大河,他觉得常大河应该不会答应副局长的要求,他不坐副主陪,副主陪的级别就降低了,这显出对领导的不尊重呢。

    常大河用赞赏的眼神看了副局长一眼,接着乐呵呵看着张海涛:“秘书长,你看……”

    张海涛皱皱眉头:“这是你们的事,问我干吗?其实今晚是非工作饭局,大家一起聚聚,什么主陪副陪的,不必如此讲究,随意放松才好……”

    张海涛虽然说不需要问自己,但他这话显然做出了表态和回答。

    常大河点点头,接着看着办公室主任和唐晓菲。

    办公室主任是个机灵人,刚才副局长那么一说,他就有了直觉,又看常大河看副局长那赞赏的眼神,随即明白了什么,接着道:“既然如此,我建议让唐科长坐副主陪,一来唐科长酒量好能多陪领导喝几杯,二来咱们这桌上就唐科长一位女士,我们要体现出对女士的尊重,提高女同志的地位……”

    办公室主任这么一说,大家都笑起来,副局长连连赞同,常大河也点头,唐晓菲心里欢喜,却又推辞:“哎,不行不行,这里就属我年龄最小资历最浅级别最低,我哪里有资格坐那位置。”

    张海涛道:“晓菲,既然大家都赞同,我也没意见,我看你还是不要推辞了,过去坐,提高女同志的地位,从饭局开始,从现在开始……”

    张海涛这么一说,就决定了,唐晓菲笑道:“那好,既然各位领导如此抬举,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接着唐晓菲坐到副主陪,副局长坐到张海涛下面,办公室主任坐在乔梁下面。

    按照体制内正常人的逻辑思维,不可能出现的现象,就这么在乔梁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这就应了那句话,要高于现实,而现实永远比更精彩,现实中发生的事情,永远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乔梁这会儿一直面带微笑不动声色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不停寻思,唐晓菲今晚能坐副主陪,似乎和今晚饭局的非正式非工作性质有关,如果是正儿八经的严肃工作饭局,还是不会这样的。在这种场合,似乎大家都有意识在宠着抬举着唐晓菲,而张海涛对此似乎有些默认。

    嗯,有意思,有点意思。乔梁暗暗点头。

    接着服务员开始倒酒上菜,上的是高度白酒和红酒,副局长和唐晓菲喝红酒,其他人喝白的,倒酒统一用三两的高脚杯。

    然后常大河看着张海涛:“老领导,喝酒还是老规矩?”

    在这种场合,常大河称呼张海涛叫老领导,自然比称呼职务更亲切。

    张海涛点点头:“好,白酒照老规矩,红酒随便。”

    唐晓菲笑道:“秘书长,我抗议,女同志喝酒不能说随便。”

    张海涛呵呵笑起来:“对对,晓菲说的对,不能说随便,随意好了。”

    大家都跟着轻笑起来,乔梁忍不住问道:“你们喝白酒的老规矩是……”

    常大河道:“乔主任,老规矩就是我提三次敬你们,然后大家一起把这杯酒干掉。”

    乔梁点点头,张海涛看着乔梁:“乔主任,这种喝法对你来说是没有任何困难的,对吧?”

    “还行,反正今晚我是跟着你来的,你怎么高兴咱们就怎么喝。”乔梁道。

    张海涛纠正道:“光我高兴不行,既然是欢度周末,要大家都开心才好。”

    “对对,老领导所言极是,大家都开心。”常大河举起酒杯,“来,难得老领导和乔主任周末有空和我们一起吃饭,感谢赏光,这第一杯酒,祝老领导和乔主任身体健康周末愉快……”

    大家一起举杯喝了一口,然后吃菜,常大河边吃边对乔梁道:“乔主任,真巧啊,前几天你打电话找我要材料的时候,我还说抽空请你来局里吃饭,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来了。”

    一听常大河这话,乔梁心里有些紧张,尼玛,要材料那事是要保密的,常大河却直接说出来了,当着这些人,特别是张海涛的面,这似乎不大好玩。

    乔梁呵呵笑了下:“是啊,很巧,不过我这是沾了秘书长的光。”

    张海涛看着乔梁随意问了一句:“你找大河局长要的什么材料?”

    张海涛这么一问,乔梁心里更紧张了,暗暗叫苦。( 都市风云 http://www.piaotianxs.com/16_16191/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