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553【商人和贱民】
    提鲁马拉·德瓦·拉亚,这是三岁新国王的名字。

    德瓦,是开国君主的姓氏,即前文所说的印度教落难王子。拉亚,是篡位权臣的姓氏,因为此人娶了公主,在本姓之前加“德瓦”,由此取得国家的合法继承权。

    这个王朝,开创至今仅四十年,还是靠篡位得来的,就可以理解为啥全员二五仔了。

    二五仔们吃了排枪,接着便轮到国王支持者。

    这些支持者,已经被权臣杀了一批。宁搏涛又挑选其中影响力大的,举族再灭掉一批,家族男性全部杀死,家族女性分配给大明士卒。

    王城拥有五十多万人口,必须依靠旧有体系治理,否则连语言都不通。

    活下来的国王支持者,纷纷升官,管理民政。

    投降的数千骑兵,升官的升官,赐田的赐田,但全部转为步兵。他们的战马,被强行移交给大明士卒,宁搏涛打算自己训练骑兵部队。

    此时,大明水师已经占领三分之二国土,但没有选择再继续北伐。

    因为雨季就快来了。

    宁搏涛派出使者,以新国王的名义,勒令勤王主力部队立即投降。

    数万精锐大军,在半路上接到消息,瞬间变得不知所措。将领们向使者打听消息,有的得知自己家族都被灭了,立即嚷嚷着誓死不降。有的听说自己族人做了大官,催促着赶紧回去升官发财。

    这支大军的统帅那维萨,正好是被灭族的一员。

    他招来将领们商量计划,突然刀斧手齐出,将投降派全部杀光。但是,这货又不敢回去,一回王城大军必然失控,就算把首都抢回来,他孤家寡人一个,也会被其他家族夺权。

    于是,原路返回,誓师北伐。

    北边的巴赫曼尼苏丹国,被上代雄主生生打成属国。后来干脆把国号取消,更名为戈尔孔达国,强行宗教信仰自由,国王不得再自称苏丹。

    那位雄主一死,北边的国王再称苏丹,于是尽起大军前往征讨。

    精锐大军一走,权臣就开始争权,最后闹得这般模样。

    走投无路之下,大军统帅那维萨,带着部队一路劫掠,沿途又裹挟数万平民,杀入再称苏丹的戈尔孔达国。双方激战两月,戈尔孔达国宣告覆灭,这位统帅居然自己做了国王,并带着部队皈依绿教成为苏丹。

    宁搏涛也没工夫管北边的事情,他正在犒赏大军!

    隶属于天竺棉会的一万二千士卒,在王城附近的盆地平原获得土地,并且分配一个白人女性做老婆。白人女性不够怎么办?杀一批高种姓便是,不但女人有了,还能弄到许多土地。

    三千大明水师,也都应该获得土地,但他们的家室在南洋,等雨季过后就要回去,因此土地全部折现为金银。

    到时候,只剩天竺棉会的一万两千部队,明显是有些不够武力统治的。

    那就转化贱民!

    三万多随军贱民,被拉到城外集合,全都黑乎乎的如同非洲兄弟。

    宁搏涛骑马游走在这些贱民之间,身后跟着几个带路党。他说一句,带路党就翻译一句:“我得到了毗湿奴的眷顾,是来解放你们的,你们今后将拥有转世的权利。我会给你们每个人都赏赐土地,并让你们得到种姓。现在,所有军官都站出来!”

    三百多个贱民军官,快步跑到前方。

    宁搏涛抽出绣春刀,指着天空说:“今天,我以毗湿奴之名,赐予你们姓氏。从今往后,你们都姓‘宁’,可以做军官,当为吠舍种!”

    纯粹瞎搞,生造印度姓氏。

    印度四大种姓,可简述如下——

    婆罗门,白人贵族,可学习、传授《吠陀经》,主持祭祀,可布施,可接受布施,主要掌管宗教事务。

    刹帝利,白人贵族,可学习《吠陀经》,可祭祀,可布施,主要掌管世俗权力。

    吠舍,白人平民,可学习《吠陀经》,可祭祀,可布施,主要从事商业、农业、工业、畜牧业。

    首陀罗,有色平民,主要从事服务业、手工业、农牧业(很少)。

    贱民,没有种姓,不可接触者。

    另外,首陀罗阶层,可细分为上千个种姓,以所从事的工作进行区别。比如鞋匠,他的姓氏里就有鞋匠之意,如果不出意外,世世代代皆为鞋匠,鞋匠严格来说也是一个小种姓。

    它有些类似于大明的户籍制度,每一个种姓阶层,都把工作分配得死死的。除了贱民,所有人都是种姓制的维护者,生怕种姓制度崩坏,同阶层或低阶层会抢他们的工作。

    原则上,高种姓如果贫困,可以从事低种姓工作,但必将经历社会性死亡。

    低种姓不论如何富裕,都不得从事高种姓工作。若有违反,国王剥夺其财产,并立即予以放逐。同时,国王有权抬升某人种姓,但种姓抬升只存在于白人内部。

    宁搏涛给这些贱民抬种姓,首先必须赐姓,然后必须给予工作,否则等于啥都没干。

    别说贱民,就算是首陀罗,都不允许做军官,没有既定的姓氏赐予,宁搏涛干脆把这些贱民军官赐姓为“宁”。

    从今往后,低种姓或贱民只有姓宁,才能越过肤色障碍成为军官。

    宁搏涛又对贱民士兵说:“我以毗湿奴之名,赐予你们姓氏。从今往后,你们都姓‘涛’,可以做士兵,当为首陀罗种!”

    三万多贱民跪地叩拜,他们终于有姓氏了,以前是不配有姓的。

    宁搏涛说道:“你们只能跟着我打仗,一旦我离开这里,你们是被四大种姓所不容的,你们将重新变为贱民!现在,向我效忠吧。”

    三万多贱民再次跪拜,用各种语言宣誓效忠。

    这些都是最真诚的誓言,他们必须一条路走到黑。一旦大明官兵被赶走,他们不但会失去土地,失去工作,甚至会失去姓氏。

    宁搏涛又把十多个带路党叫来,这些家伙全是吠舍阶层的商人。

    宁搏涛手持绣春刀指天:“我以毗湿奴之名,赐予你们姓氏。从今往后,你们都姓‘追随者’,可以做大臣和收税官,当为刹帝利种!”

    这些家伙,都是东南部沿海商人,他们拥有足够的金钱,却世世代代皆为白人平民。想成为贵族,比中五百万大奖还难。

    白人平民商人,才是宁搏涛的统治核心。把他们升级为刹帝利,让他们拥有做官的权利,这些带路党将成为最忠实的狗腿子。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他们做官之后,宁死也不会放弃,并且彻底不容于其他高种姓。

    十多个白人平民商人,从吠舍一跃成为刹帝利,宁搏涛的屠杀再次展开,而且是贵族们主动送上脑袋。

    屠杀的起因,是三万多贱民抬种姓,消息传开激起所有人的不满。

    一些家伙趁机串联,目的不是把宁搏涛赶走,而是逼迫宁搏涛取消贱民的种姓。

    宁搏涛趁机举起屠刀,把国王的支持者全部杀光,册封那些死忠商人为贵族大臣。接着又就地挑选白人平民富商,一下子把上百个商人抬为刹帝利,全都赐姓“追随者”,然后扔去地方做民政官。

    不服者,皆杀之!

    拥有绝对武力,就能打破种姓束缚。比如历史上,有个叫喜穆的吠舍军官(还是印度教首领),起兵反叛打败莫卧儿王朝,当国王之后自己给自己抬种姓,还自称“超日王”。

    贱民也是想过正常日子的,两百年前,印度次大陆几乎全盘绿化,就是因为大量贱民纷纷加入绿教,以摆脱以往那种不能做人的生活。

    宁搏涛占领的地方,是如今印度仅剩的印度教国家,早已被绿教国家团团包围。

    杀死贵族,商人为官,贱民为兵,宁搏涛暂时把地盘控制。

    接下来,便是一连串的叛乱,地方小贵族不服商人官员。第一批派出去的商人官员,被地方小贵族杀了一大半。

    留一千大明士卒、三万贱民士兵,镇守在王城。

    其余一万四千大明士卒,分散成十四股,由第二批商人官员带着,前往各地镇压小贵族叛乱。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叛乱贵族男性皆杀,女性留着给移民做老婆,顺便抢走他们的财产和土地!

    看似局势很严重,其实没什么可怕的。

    因为印度教社会的主要人口,是从事手工业、服务业的首陀罗。而宁搏涛抬升的种姓,只抢官员和士兵的工作,连掌管宗教的婆罗门都没有侵犯。

    只要你别抢这些人的工作,手里又拿着屠刀,随便怎么抬种姓都可以。

    拉拢一小撮,打击一小撮,无视大部分人,那大部分人只会选择隔岸观火。

    这种套路,是大明水师多年总结出来的。他们以前出兵的锡兰岛、占城国等地区,也都是以印度教为主,太清楚这些印度教徒的想法了。

    也只有远道而来的西方殖民者,才被五花八门的种姓所迷惑,不知道该朝哪些人下手。最后虽然弄清了,但也懒得再改,因为印度殖民地的管理体系已经建立。( 梦回大明春 http://www.piaotianxs.com/16_1616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