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478【王子复国记之末】
    在占领康提王城之后,剩余地区传檄而定,因为翻遍整个锡兰岛,都找不出比世兰宗血脉更正统的王族!

    康提王国,就此覆灭。

    但岛上还有科特王国、罗依伽摩王国、悉达伐迦王国和贾夫纳王国。前面三个王国,都是僧伽罗国分裂的产物,世兰宗可以利用自己的王子身份。但最后一个王国,却是由来自印度的泰米尔人统治,僧伽罗王子身份在那里屁用没有。

    正德十九年冬,世兰宗被请进康提佛牙寺,成为佛牙的新一代拥有者。

    佛牙对于僧伽罗国来说,就像中国的传国玉玺,比大明赐封的国王金印管用无数倍。世兰宗拥有佛牙之后,又是正统的王室血脉,政治声望在岛上如日中天。就连西边的三个王国,都有许多人蠢蠢欲动,甚至是越过国界主动前来投靠。

    这时,取得佛牙的世兰宗,正式宣称自己为僧伽罗王,民间则称他为“佛王”、“佛子”。

    鉴于岛内的民政和军政一塌糊涂,拥有秀才功名的世兰宗,宣布在全岛范围内开科取士。不论是僧伽罗人、泰米尔人,还是大明遗民,都可以前来王城考试做官,并且还分了文举和武举。

    这个举措虽然突兀,但也没招来太多反对,毕竟岛内识字率比较低,再怎么考试还不是那些人当官?

    同时,世兰宗宣布僧伽罗语为官方语言,且允许泰米尔语和汉语作为法庭语言。

    正德二十年春,僧伽罗国举办第一次科举考试,共有文武考生八百多人参加。他选了十多个作为自己的王室属官,其余中举者皆任命为中低层官员,高层官员依旧是以前的贵族。

    宁搏涛从头到尾旁观,就跟看猴戏一样,顺便组织人手采伐铁梨木造船。

    选拔官员完毕,接着便是整顿军队,然后又清理户口,还模仿大明制定户籍黄册。这玩意儿引来血腥杀戮,地方贵族开始叛乱,幸好全国也没多大,世兰宗的杂牌部队轻松平定。

    一直混乱到正德二十年秋,世兰宗开始征讨西边三国。

    这三个王国,其国王是三兄弟,几年前联手弑父篡位,还把父亲的国家一分为三。分家之后互相攻击,地盘最小的反而最凶悍,杀得地盘最大那个节节败退,于是后者请求葡萄牙相助,连大王子都改信了天主教。

    连年攻伐之下,三个国家都民不聊生,三个国王因为弑父也不得人心。

    世兰宗带着佛牙,身怀正统血脉,又宣称要禁止异教,再次上演无数喜迎王师的戏码。消灭这三个国家的时间,加起来还比他制定户籍黄册更短,接着便是北上征讨最后一个王国。

    “宁将军,请务必相助!”世兰宗找到宁搏涛。

    宁搏涛笑道:“王爷已占全岛四分之三土地,还怕区区的贾夫纳国?”

    世兰宗汗颜道:“宁将军说笑了,自家事自家知,小王能快速复国,除了王室正统血脉,更因有大明天兵相助。这贾夫纳国,小王的血脉身份无用,其国民多为泰米尔族。且其士卒悍勇,小王新建之师,怕是难以取胜。”

    “呵呵。”宁搏涛不置可否。

    世兰宗颇为光棍道:“宁将军开价吧。”

    宁搏涛说:“第一,锡兰岛的铁梨木,今后只能卖给大明水师;第二,在灭掉贾夫纳国之后,其北边一半国土,归大明水师管辖;第三,东边的亭可马里港,西边的科伦坡港,西南边的加勒港,南边的马塔拉港,都归大明水师管辖。”

    这些要求非常过分,等于把整个锡兰岛,最菁华的关键港口,一股脑儿给侵吞过去——宁搏涛索要的四大港口,以前全是葡萄牙殖民据点,每个据点只有两三百士兵驻守。就这么点人,国王们还不敢招惹,可见本地军队有多烂。

    “可以。”世兰宗咬牙答应。

    立国未稳,必须寻求大明护佑,否则根本扛不住葡萄牙,也扛不住北边的泰米尔人。

    贾夫纳王国虽然军队强悍,但民政可谓一团糟,老百姓的日子过得非常不好。在大明水师的海陆齐发之下,贾夫纳军队在沿海一触即溃,其地百姓冷漠旁观,甚至还有很多拿了好处的带路党。

    至于攻城,世兰宗的杂牌部队去堆,大明士卒在后边开炮便是。那些弹药也得算钱,用锡兰岛的铁梨木和宝石来换,反正大明水师不做亏本买卖。

    仅打了一个月,便完美收工。

    因为此时的贾夫纳国,实际上已分裂为两块,超过一半地盘都听调不听宣,只不过军阀还没有宣布独立而已。军阀在南边拼命死扛,国王在北边直接投降,只因王城离海岸太近,国王被迅速围困没法跑路。

    大概相当于锡兰岛八分之一大小的北方土地,全都成了大明水师辖地。

    太监朱英开始组织移民,圈地划给迁徙过去的汉人。

    至于那里的泰米尔人,本来就属于入侵者,他们的祖先都是从印度次大陆来的。现在要么选择改汉姓、学汉语,要么就被抓起来当农奴。而且就算做了农奴,也不准再信仰印度教,必须改信妈祖娘娘。

    僧伽罗王世兰宗,就此统一锡兰岛,成为万民称颂的佛王。

    而北边那八分之一土地,被全体岛民自动忽略,大明爸爸的占领是关怀啊。

    一根根铁梨木,一箱箱宝石,从港口源源不断运出。铁梨木专门用来造战舰,各色宝石则用来赚钱,大明水师这一票油水丰厚,朱英、满正和宁搏涛尝到甜头,正琢磨着寻找新的进攻目标。

    没办法,舰队维护成本太高,必须想点法子赚外快。

    他们瞄准了孟加拉,因为孟加拉也盛产铁梨木。但暂时还不敢去碰,因为此时的孟加拉,是整个印度次大陆最强悍的国家,葡萄牙殖民者也一直没敢招惹孟加拉!

    唉,还是回香料群岛欺负爪哇土著吧,他们现在才占领爪哇岛六分之一土地呢。

    可惜占领爪哇岛不能全靠军事,那里大部分属于热带雨林气候。大明水师登陆之后,疾病带来的伤亡,远远大于战场伤亡,只能不断移民进行开发。

    说起移民,锡兰岛战事还未结束,朱海就开始在山东搞移民了。

    山东又遭灾了,三府之地干旱严重,加之大量土地改种棉花,粮价迅速翻了六倍有余。无数百姓流离失所,被迫贱卖自己的土地,士绅趁机购买土地种棉花,这类似变相的“棉吃人”圈地运动。

    朱海趁机跑去山东招募移民,那些灾民在走投无路之下,谁给口吃的就跟谁走,哪还管今后是不是要舍命前往美洲?

    朱海把以前的几条船卖了,再贴钱从大明水师买来淘汰的大船。然后装足了食物、饮水、柴禾,以及各种净水物资和茶叶,只带一个船舱的货物用于交易,便领着有男有女的六百多个灾民,直奔美洲而去。

    这次有了经验,离开日本一百零二天,便抵达旧金山湾……该叫福山湾。

    中途只死了二十多人,六百移民被安置在妈祖湖,在那儿繁衍生息开始殖民。

    至于下一批移民,朱海打算安置在栎木湾,因为那里大片大片全是橡树,可以用来作为造船基地——历史上,那里本就是欧洲殖民者的造船基地,取之不尽的橡树,还在海湾边上,天然就适合开造船厂。

    首批移民虽然艰难渡海,却对这种安排非常满意。

    因为朱海留足了种子,土地随便开荒耕种,种出的粮食还不用交税,更没有大明那坑死人的徭役。而且男女比例对半开,可以自由组建家庭,这种日子简直是神仙过的!

    只不过嘛,朱海留下的食盐,顶多够用一年半载。若船队过期不回,移民只能自己找盐吃,这里的破气候很难在海滩晒盐。

    此次事件,史称“朱海移民”,又称“探海公移民”。

    不是伯,也不是侯,是公!朱厚照的孙子追封的。

    朱海移民刚刚出发时,王渊的长子王策,也迎来了自己的童子试。( 梦回大明春 http://www.piaotianxs.com/16_1616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