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462【福山、马祖湖和栎木湾】
    船队从新加坡出发时,包括朱海在内,一共有568名船员。

    而到达美洲,只剩下473人,且大半处于疾病状态。死的那近百个,有两人在风暴中落海,其余皆因患病而去世。

    为啥患病?

    喝了不卫生的水!

    船上有几个葡萄牙人,因此采用了欧洲储水方法。即用木桶装水,再倒一层油进去,油脂浮于水面阻隔空气,就能减缓淡水的变质过程。而中途遇到下雨或海岛,也得及时更换淡水。

    但是,长达四个多月的航行,中途还是让储存的淡水变质好几次。

    其中有一次,水都浑浊发黑了,也只能煮沸之后硬着头皮喝下。闹肚子的人一大堆,医师也束手莫测,船上虽然带有药材,可没有水来煎服,只能让生病的船员直接嚼药。

    三个阴阳师,不幸病死一个,甚至船长都病死了一个。

    朱海配上腰刀,又拿起火铳。他也病了,浑身乏力,想拉肚子又拉不出,扶着船舱吩咐道:“先探查深水区。”

    数十名船员悬绳而下,驾驶着十多条小舟,沿着海岸探测水深。

    不多时,他们发现一处海峡,通过海峡向里走,居然是宽阔无比的海湾。海湾内水深无比,又可躲避风浪,是绝佳的天然良港。

    如果用后世地名表达,那处海峡叫金门海峡,那个海湾叫旧金山湾。在科幻作品当中,不管是外星人,还是地球怪物,都喜欢来这里打架,而且特别喜欢炸掉横跨海峡的金门大桥。

    此时当然还没有大桥,只有着无数参天巨木。

    船队穿过海峡,停靠在海湾之内。一部分船员留下,负责看守船只和病患,朱海亲自带队登岸探查并取水。

    海滩上趴着些海龟,见人来了也不跑,反而傻愣愣看着。

    往前行进一段路程,便是植被茂密的山岭,众人提着斧头一路披荆斩棘。

    “嚯,这树好大!”副舰船长李广成惊道。

    阴阳师胡元打量道:“这是……杉树?就没见过这么粗的!”

    有多粗?

    树干直径很可能接近两米!

    众人艰难的开路登山,不多时居然已经来到山顶。这山估计也就几十米高,比那颗巨大的红杉树高不了多少,只因山上到处是大树,因此远远看去凭空变高一截。

    “这是猫,还是豹子?”

    “这野鸡真大,不知能不能抓回去喂养。”

    “嘿,还有只鹿,那角长得跟大明不一样。”

    “狼!”

    “砰砰砰……”

    四条野狼,被乱枪打死,可以抬回船上加餐。

    这座山丘之上,居然连小溪都没有,大家只能翻山下坡,在山下洼地找到个天然小塘。一些动物正在塘边喝水,意味着这里的水能喝,李海立即下令先取水回去。

    “啊,我被蛇咬了!”

    “是银环蛇!”

    返程途中,一个倒霉蛋被蛇咬中,吓得立即抽刀砍掉大脚趾。

    其实,那蛇根本无毒,只是长得像银环蛇而已。

    连续带人取水好几趟,几百号人终于喝上干净水。休息半天一夜,第二日继续探查,顺便打猎回来补充食物。

    这里的动物都挺傻,看到人不知道逃跑,因此最初几日收获颇丰。不过动物们很快变聪明了,遇到人跑得飞快,不再随手就能捕获猎物。

    半个月过去,大部分病号都已痊愈,但也有一人没熬住,躺在船舱里病死了。

    朱海已经探完了两座小山,最具威胁的动物是野狼,暂时还没看见老虎啥的。直至翻越第三座山丘,他们看到了一个大湖(其实面积不大)。那湖距离海岸很近,他们若在西海岸登陆,很快就能寻到湖泊,跑进海湾登陆反而绕了远路。

    湖里有鱼,回船上拿来渔网,一网撒下去全是好货。湖边还有各种动物喝水,非常适合打猎,至少不怕没肉吃。

    朱海决定,将这里作为临时定居点,并将此湖命名为“妈祖湖”,是妈祖娘娘赐予他们的福地。

    接下来两个月,旧金山半岛被他们找遍了,居然连一个土著都没发现。

    而且这里气候很好,明明已是夏天,却不显得酷热。

    幸存的两位阴阳师,一个叫胡元,一个叫陈德桂。他们结伴找到朱海:“朱都督,我们至少得在秋天离开这里。”

    “为何?”朱海问道。

    陈德桂说:“此时乃是夏季,我们用气温计连续测量多日,半天居然只有十多度。夏季都如此,冬季哪还了得?怕是比北京都冷得多,这雪起码要积三四尺厚!”

    朱海惊道:“多谢两位先生提醒,秋天咱们就起航往南走。”

    可惜,这两位大明的阴阳师,不知道啥叫地中海气候。船上的葡萄牙人,倒是知道地中海冬暖夏凉,但阴阳师也没跟他们商量啊。

    于是乎,朱海又加紧探查,驾船度过海湾登岸。

    这里的岸边,密密麻麻全是橡树,而且地势非常平坦。于是,朱海给旧金山半岛取名“福山”,给海湾对面的奥克兰取名“栎木湾”。

    越过那片宽阔平坦的橡树林,便来到山区地带。

    朱海没有带人翻山越岭,而是绕着山脚走,沿途打标记用来定位。往东南绕了数日,突然发现一处峡谷,穿过峡谷之后豁然开朗。

    虽然偶尔崎岖,但一眼望去更像大平原。

    “那是……牛?”

    探索队全都惊呆了,平原上随处可见野牛,跟大明的耕牛长得很像。

    这玩意儿若是抓回去,养几年估计也能耕田吧。

    一个李长柱的船员,甚至流下激动泪水,哭着说:“我家里要是有这么多牛,我哪还用得着出海啊!”

    同伴笑道:“你要是不出海,哪能见到这么多牛?”

    众人提枪朝着野牛走去,还未靠近,那些野牛就吃惊逃跑。

    朱海顿时警醒:“不对,这些牛怕人,它们以前肯定见过人!”

    大家小心翼翼前进,中途搭帐篷露宿,第二天继续出发,每走数百步都插木或垒石做标记。

    突然,只见野牛群狂奔,一伙穿戴奇异的土人出现。

    朱海按捺住内心激动,举起千里镜观察说:“衣不蔽体,武器简陋,只有标枪和飞石。嗯,有几个领头的,腰上还挂着匕首。走,过去看看,一有不对立即放铳!”( 梦回大明春 http://www.piaotianxs.com/16_1616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