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451【王崇】
    大明在辽东地区,设有行太仆寺和苑马寺。

    辽东行太仆寺,负责管理军户散养马匹;辽东苑马寺,负责管理官方牧场集中养马。

    辽东苑马寺,又设“六监二十四苑”。

    其中,辽南地区有“永宁监”,下辖四个养马苑,是辽东最大的马监。就连辽东苑马寺官邸,都从辽阳迁到永宁监,鼎盛时此监养马超过四万匹。

    永宁监养出的好马,必须上交给朝廷处理,劣马则卖给民间商人。于是,永宁监开始出现马市,渐渐发展成大集,而且什么商品都有,此时已成为辽南贸易中心!

    甚至,聚市为城,永宁监城随之诞生。

    此时此刻,这座辽南第一大集,已经被乱军给占领。

    辽东苑马寺卿凌相,被全省脱光衣服,绑在城楼上示众羞辱。

    凌相的嗓子早就喊哑了,如今一言不发,闭目养神之间,默诵《正气歌》给自己鼓劲,似乎这样就能消除恐惧和寒冷。

    辽东都司,隶属于山东,别称又叫山东行都司。

    凌相这个辽东苑马寺卿,也有另一个职务,即山东按察副使。他是扬州府通州人(南通),弟弟凌楷也为进士,兄弟二人平步青云,凌家也算是南通大族,没想到在辽东被如此折辱。

    突然,一阵脚步声响起,兵变头子高杭喊道:“凌相老儿,快给皇帝写封信,就说那王总督残害军士,叫皇帝快快把他撤回去!”

    凌相慢悠悠睁眼,怒极而笑:“蠢货,你也不去打听打听,王总制究竟是何等人物。别说区区两三千人兵变,就算整个复州卫皆叛,他王二郎都会带兵过来把你们杀光!”

    高杭怡然不惧,朗声说:“我知王总督打仗厉害,把蒙古小王子都砍了。但这是辽东,这里是复州,管他什么王总督、张总督,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卧着!”

    “荒唐至极,这辽东难道不是大明之地?”凌相斥责道,“我劝你早早息兵投降,别想着蔡裕能护着你。便是蔡裕自己,这回估计也完了,不被抄家灭族已算王二郎仁慈!”

    高杭冷笑道:“此事与蔡指挥无关,我一人扛了!”

    “兵变大事,你扛得了吗?”凌相一脸鄙夷,懒得再跟这个智障说话。

    复州乃蔡氏的地盘,便连那复州城,都是第一任复州指挥使蔡真修筑的。百余年来,复州军民,只知有蔡,不知有朱,蔡家跟土皇帝没啥区别。

    ……

    复州城外。

    一人一马,翩翩而来。

    物理学派弟子王崇,左腰悬着长剑,右腰插着书本。他面对紧闭的城门,对城头军士说:“一刻钟之内,若不把城门打开,吾便视作复州指挥使已经造反!”

    “来者何人?”守城军士问。

    王崇面无表情道:“吾乃礼部左侍郎、辽东都督王公若虚的使者!”

    守城军士说:“永宁监城兵变,为防有奸细混入,复州城这几天都不会开门。”

    王崇哈哈大笑:“那好,我立即回去禀明王总制,就说复州指挥使蔡裕已经起兵造反。尔等且稍待,顶多三五日,咱们提兵再见!”

    “且慢!”

    守城军士到底心虚,立即派人禀报消息。

    不多时,城门大开,一个千户奔来,恭恭敬敬说:“贵使请入城。”

    王崇骑着马儿缓缓进城,门洞两边全是兵甲齐备的军士,一个个对他怒目而视,似乎随时要暴起将他当场杀死。

    王崇只当啥都没看见,面不改色穿过门洞,随口问道:“蔡裕呢?”

    那千户解释说:“永宁监兵变,蔡指挥心忧如焚,昨日已然病倒了。”

    “病得真是时候。”王崇冷笑讥讽。

    那千户哀叹道:“就是,病得太不是时候了,否则蔡指挥肯定亲自带兵镇压乱军。”

    王崇阴阳怪气地说:“带我去见蔡裕,我要看他是否快病死了。若真病入膏肓,也好回去禀明王总制,让王总制提前写一副挽联送来。”

    那千户只能赔笑:“蔡指挥只是偶染恶疾,一两个月便能痊愈。”

    两人非常不愉快的聊着天,很快就来到指挥使府邸。

    王崇被带到一个偏厅,有丫鬟奉茶伺候,然后就被扔那儿傻等。他不急不躁,抽出腰间书本阅读,不放过任何温习经书的机会,毕竟明年还要赴京赶考呢。

    卧室当中,复州指挥使蔡裕,正在丫鬟的帮助下涂脂抹粉——装病!

    之前那个千户说:“大人,此事恐怕难了。王二郎没有亲自过来,只派一个年轻使者,便让卑职难以招架。”

    蔡裕一脸从容:“难了也得了。已经吃进去的马场,难道还要吐出来?辽东六监二十四苑,不是咱们一家的事情。那王二郎想要督理马政,做做样子也就算了,居然真派人清丈牧场。我已经让人去其他五监卫所报信,他们不会坐以待毙的,肯定全都站在咱们这边。”

    那千户说:“可王二郎的威名实在太盛,恐怕都要被他吓着。”

    “你不懂,”蔡裕笑道,“我早就打听过了,新到任的几个太监,全都是司礼监张永的人。张永跟王二郎是死对头,那些太监会帮着咱们说话。到时候,几大卫所纷纷兵变,太监又上疏弹劾,他王二郎撑得了几时?便是皇帝,都得乖乖服软。一个字,拖。拖得越久越好,拖到大家一起兵变,我看他怎么收拾乱局。老子带兵打仗的时候,他王二还在吃奶呢!”

    千户欲言又止,终究不好再说什么。

    偏厅之内,王崇已经喝完一盏茶,把《尚书·洪范篇》反复研读几遍。他慢悠悠将书合上,对丫鬟说:“去通报你家主人,他的茶,我已经喝了,味道有些不对。改日我带兵过来,请他重新喝一壶,尝尝王总督家中茶茗。”

    说完,王崇起身便走,丫鬟飞快进去通报。

    还没出府,王崇就被人拦下:“贵使且慢,我家老爷更衣完毕,请贵使前去商谈军事。”

    王崇也不说什么,又折身跟着此人回去。

    复州卫指挥使蔡裕,一脸病容,脸色苍白,被丫鬟扶着,颤颤巍巍出来,艰难作揖:“贵使久等了,实在是……咳咳咳咳……”

    王崇笑道:“看来蔡指挥的病,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的。”

    蔡裕举步维艰走来,慢吞吞扶着太师椅坐下:“无妨,些许小疾……咳咳咳咳!”

    王崇问道:“永宁监兵变,蔡指挥乃复州主官,应该有责任带兵平乱吧?”

    “义不容……咳咳咳咳。”蔡裕又咳嗽起来。

    王崇微笑:“既然蔡指挥疾病缠身,不如把军士交给本人,由本人带兵去永宁监镇压乱军!”

    蔡裕缓了一阵:“不必……不必劳烦贵使,平乱乃本指挥之职责。待我……咳咳咳咳,待我病情转好,必定……咳咳咳咳!”

    “嗙!”

    王崇解下背上行囊,将一杆旗帜拍桌上:“此乃王命旗牌,若遇紧急军情,可调遣辽东兵马。蔡指挥,你是自己带兵跟我走呢?还是让部将带兵跟我走?”

    “这……”蔡裕脸色剧变,一时间竟忘了咳嗽。

    王命旗牌,居然还有治病的功能。( 梦回大明春 http://www.piaotianxs.com/16_1616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