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424【变法要从娃娃抓起】
    事实上,满者伯夷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该宣告灭亡了,分裂成东爪哇和西爪哇。

    但就像东西罗马一样,各自宣称罗马正统,东西爪哇也各自宣称正统。目前,东爪哇占有满者伯夷王城,但西爪哇也经常跑来朝贡,而且都打着满者伯夷的招牌。

    大明水师前段时间那一仗,直接打出一堆新国家。

    满者伯夷大败之下,政权彻底分崩离析,失去对周边岛屿的控制权,各大城市纷纷不听王命。东爪哇王室逃去巴厘岛度假,西爪哇缩在岛上不敢动弹,南洋第一大国就此自动肢解。

    很诡异的情况,大明水师用手指一戳,这个南洋巨人便轰然倒塌。导致满正的书信刚送到京城,南洋局势已经翻天覆地,王渊和朱厚照根本无法及时作出策应。

    为啥会这样?

    因为满者伯夷是印度教立国,又以佛教为辅。但其主要商业城市,却被绿教侵蚀严重,一旦中央没有威慑力,那些城市就摇身独立为苏丹国,瞬间进入沿海城邦状态。

    而且,这些苏丹国还凶悍得很。

    就拿淡目苏丹国来说,国土只跟大明的两三个县相当。但历史上,不但彻底覆灭满者伯夷,还多次跟葡萄牙及其盟友硬刚。

    第一次,派100条船进攻葡萄牙,大败而归;第二次,派375条船进攻葡萄牙,大败而归,苏丹丧命;第三次,大败葡萄牙的盟国巽他,将其港口改名为雅加达;第四次,彻底弄死巽他国,改其王城为万丹苏丹国;第五次,彻底覆灭葡萄牙的盟国满者伯夷,将其首都夷为平地。

    这些苏丹国是真的猛,后来还跟荷兰干架。就算打不赢,也让荷兰首批船队,带着满身伤痕回航,远洋贸易差点还赔本。若非当时有中国商人出手,荷兰船队都买不到补给品回家,因为附近苏丹国不愿跟荷兰人交易。

    正德十五年初冬,大量广东、福建百姓下南洋。

    他们跟亲朋好友借钱出海,甚至是皆高利贷出海,只为前往柔佛淘金发财。这是死中求活的买卖,反正在老家也活得艰难,万一就挖到金子了呢?

    这些人当中,暴富的不在少数,甚至直接在河里捡到狗头金。

    但更多人被坑得欲仙欲死,或者在异国死于非命。实在过不下去,又没钱坐船回国,那就前去新加坡、龙牙门开荒,反正耕种五年以上就能获得地契。

    马六甲国王对此毫无办法,除非调动苏丹卫队,否则他的军队打不过淘金者啊。

    那些中国淘金者,很多都是海商组织的。不但有刀剑在身,有些还配备火铳,而且是大明最先进的燧发铳。若非淘金者群龙无首,以他们的实力,都可以在柔佛建立城邦国家了!

    真的有资格建国,就像爪哇岛的苏丹国,两三千武装便可宣布独立。

    浙江备倭总部满正,由于奉命提督三岛,短短半年多时间,便拥有田产数千亩(多为开荒地),还拥有土著农奴上千人之多。可惜土著不咋会种地,而且极为懒散,满正对此非常头疼,只能聘用中国农民当技术指导和监工。

    正式改名为林耀山的火者亚三,也有了自己的大庄园。粮食没种多少,大量种植香料,也不怕违背王二郎的训诫。

    扩编到近万人的钱塘水师,个个都是地主。若有官员放弃海外领土,他们就敢奋起拼命,坐船直接杀去北京的胆子都有!

    ……

    南洋移民如火如荼,王渊在京城却非常清闲。

    他的主要责任是给太子当老师,顺便把两个儿子也教了,教学内容能把传统儒生给气得跳脚。

    “桓公匡合,济弱扶倾”的正解,应该是齐桓公九合诸侯,救济那些单薄濒危的诸侯小国。

    王渊却对太子说:“齐桓公九合诸侯,是为了春秋霸业。当时的周朝,实行分封之制,谁都没办法统一中国。齐桓公能够做的,也只能是九合诸侯而称霸。为何秦国能统一,因为秦国位于西北边鄙之地,时刻有着亡国之危,因此能够真正的变法图强。齐国天下膏腴,百姓生活安乐,贵族富足享受,因此齐国不能变法。”

    朱载堻问:“先生,什么是变法?”

    王渊回答道:“你和策儿、素儿玩蹴鞠,寻常法子没法获胜,那就变着法子获胜。这就是变法!”

    “那变法也简单啊。”朱载堻说。

    王渊摇头道:“不简单。如果殿下身强体壮,靠蛮力就能赢球,那就不会想着去变法。而弱者变法之后,会很强大,殿下想变法就来不及了。再到国家,弱小的百姓需要变法,富裕的士绅则阻拦你变法。而官员都很富裕,他们大多不希望变法,整个国家就会慢慢弱下去。”

    “大明也在变弱吗?”朱载堻问。

    王渊说道:“大明正在变弱,越来越弱。若不变法,还会继续弱下去。”

    朱载堻说:“那我以后要变法。”

    这话被整整十多个侍读官听到,少数特别欣慰,多数面色难看。

    第二天,便有几十封弹劾奏章递上,请求皇帝撤换给太子上课的主讲官。

    王渊请辞,皇帝不允,百官无奈。

    各地灾情都非常糟糕,因为赈灾粮不够。

    强势官员直接问罪杀人,严惩那些囤积居奇者;温和官员选择拉拢劝诫,敦促商人们平价售粮;黑心官员跟商贾同流合污,趁机往自己兜里捞银子。

    巡按御史们忙坏了,见天弹劾赈灾官员贪污,而且风闻奏事的不少,到最后已经分不出谁真谁假,只能派人前往糊弄着调查。

    唯一让王渊欣慰的,是新铸银元和铜钱,因灾情而流通到各地。市场接受度极高,朝廷仅是铸钱,每年就能净赚几万两银子的差价。

    但因为铸钱之事,清流和江彬干起来了。

    王渊是在户部宝泉局铸钱,拥有同样功能的是工部宝源局。

    江彬见这玩意儿来钱快,于是勾结太监掺和,唆使工部尚书李鐩,向皇帝讨了铸钱的差事。他们用同样的机器,偷工减料铸钱,疯狂中饱私囊,导致市面出现对新钱的质疑声。

    毛澄率先出来弹劾,想要借此痛击江彬,并且暗中派人联络王渊。

    “王侍郎,新钱可是你的心血,难道就让江彬恶贼如此败坏?”毛澄似乎完全忘记,他前些日子还在弹劾王渊,当面作揖道,“请王侍郎配合,为国力除此贼!”( 梦回大明春 http://www.piaotianxs.com/16_1616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