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353【蒙古小王子来啦】
    即便纸上谈兵,朱厚照也是知兵的。

    二十门佛朗机炮摆成一排,朱厚照走过去看了又看,拍拍炮管说:“个头跟‘小将军铳’差不多,不过这炮更漂亮。‘小将军铳’是五短身材,形似武大郎;你这佛郎机炮是潘金莲,长得又高又瘦,身姿窈窕得很。”

    如此评判火炮差异,简直令人绝倒。

    王渊解释道:“陛下,此炮的优点是射速快,一刻钟(14分24秒)至少能发十六炮以上,熟练炮手甚至能发射二十多炮!”

    “竟那么快?”朱厚照顿时兴趣大增。

    现代火炮的祖宗,公认为是元朝臼炮,欧洲从蒙古人那里学会,朱元璋也从蒙古人那里学会。

    朱元璋当年跟张士诚争锋,攻打苏州就使用了四十门火炮,跟陈友谅玩鄱阳湖水战同样有火炮存在。

    那时候,中西方对火炮的追求都一样,越粗越好,越大越好,主要用于攻打坚城。但蒙古人被赶回草原之后,重炮便没有了用武之地,明军的火炮开始迅速小型化,更注重火炮的机动性能。

    于是,便有了各式口径的“将军铳”,属于中小型野战臼炮,你可以理解为永乐手铳的放大版。

    仅在成化年间,中央三局就造出“各样大将军三百个”。当时的山西各卫所,拥有“大小将军铳”六百门——注意,正德年间的“将军铳(炮)”,跟嘉靖、万历年间的“将军炮”并非同一种武器。

    朱厚照仔细询问佛郎机炮的使用方法,心痒难耐道:“快开几炮试试。”

    王渊立即让麾下炮手,在佛郎机铸炮师的辅助下,用同一门大炮连开五炮。

    朱厚照大喜:“果然射得快,而且还打得远!”

    这是肯定的,佛郎机炮属于后装加农炮,大明将军铳属于前装臼炮。

    臼炮射程近,威力大,用来破坏城墙更好使,但用来做小型野战炮就明显专业不对口了。

    大明军队跟蒙古人打仗时,并非提前用火炮射击。而是等蒙古人突破火铳、弓弩的火力网之后,突然用臼炮进行近距离齐射,而且往往发射铁砂、铁片、石子等散弹,一轰就是他娘的一大片。

    那攻击时机,也就比标枪投射更早一些。

    从某种角度来理解,大明的各式将军铳,其实比佛朗机炮更好用。因为蒙古人以骑兵为主,并且是阵型松散的轻骑兵居多,发射散弹的臼炮,能够瞬间造成更大杀伤!

    王渊突然问:“陛下,不知神机营可曾集中驻扎?”

    朱厚照摇头说:“分散在各京营当中,并未集中起来。”

    王渊建议道:“可将神机营集中使用,骑兵也最好能集中起来。”

    明代的神机营,刚开始有三千之数,但在于谦改革京营之后,数千其实已经超过三千。但是,很少集中使用于战场,而是分散于各营,进行多兵种配合作战。火炮也是如此,要么用于守城,要么分散在各部队当中。

    也就朱棣亲征,才能集中使用火铳、火炮和骑兵。

    忽兰忽失温之战,三万瓦剌骑兵向明军冲锋。朱棣把神机营集中起来,火铳进行五段轮射,各类大小将军炮齐射,瞬间打乱敌军阵型,明军两翼骑兵趁机冲出,一举将这数万蒙古骑兵击溃。

    不知怎么搞的,到了明代中期,神机营的火铳兵、火炮兵,居然被分散到各个部队。

    骑兵也是如此,因为战马越来越少,大规模骑兵部队难以组建。各卫所将领,都把麾下骑兵视为宝贝,根本不愿拿出来给别人集中指挥。

    但是,这次不一样,因为统兵大将军是皇帝!

    “二郎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出来便是。”朱厚照道。

    王渊说:“陛下,臣想要神机营的指挥权。临阵之时,各部骑兵也该归到一起,由臣来进行统一指挥。”

    朱厚照想了想说:“可以,你是知兵之人。神机营我可以马上调来,但骑兵暂时没办法,等各部集合之后再说。”

    一部分神机营,由张永率兵驻扎在大同前卫;另一部分神机营,由朱厚照亲自率兵驻扎在阳和卫。

    按照这种军事部署,朱厚照还是很惜命的。

    别看他自己顶在长城最前线,可西边有张永率领的京营,东边亦有王渊带兵策应,皇帝被包围了也不算太危险——前提是必须能硬扛一段时间,别援兵未至自己就先垮了。

    君臣二人进行交流之后,王渊的兵力再次得到扩充。

    太监张忠,率神机营移师天成卫,供王渊随意调遣,共有火铳兵三千五百人,另有小将军炮(野战臼炮)三十门。

    太监魏彬,率三千营移师天成卫,供王渊随意调遣,共有带甲骑兵两千人马(只穿锁甲)。

    朱厚照自己身边有五百骑兵,皆为重骑,由二百豹房骑兵扩充而来——这五百重骑当中,有三分之一是蒙古人,朱厚照经常穿着蒙古服装亲自训练。

    明代皇帝,只要是喜欢打仗的,特别爱穿蒙古服装,甚至明宣宗都有穿蒙古服的画像。

    接下来一个月,王渊都在训练部队,主要训练各兵种之间的配合。

    朱厚照却越来越焦躁,因为农历八月,已属仲秋时节,蒙古小王子随时可能会来。

    可到了九月,也不见蒙古人的影子,朱厚照怕自己白等一年!

    朱厚照勒令九边卫所,每天都派出斥候打探军情,一有敌情必须立即来报。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就到了十月,王渊在边地练兵已有四十多天。

    终于来了!

    “报!”

    “启禀威武大将军,玉林发现蒙古大军。敌寇分三路越过长城,具体数目不知,但至少有几万人。目前已绕过玉林卫,正在四处烧杀劫掠!”

    “总算来了,”朱厚照又喜又气,抱怨道,“这蒙古小王子也太不给面子了,本将军亲自镇守阳和,他怎就不从阳和入寇呢?”

    蒙古大军,确实选择攻击大同镇。

    但是,朱厚照和王渊驻扎在大同镇的东北方,而蒙古小王子却从大同镇的西北方进入。

    蒙古小王子根本不攻打卫所,而是绕过边境卫城,到处烧杀抢掠财货和人口。

    换成以前,只要蒙古不攻击卫城,边镇守军就懒得出击。等蒙古人抢够了自会离开,边军再出城“收复失地”,或者尾随越过长城,杀一些蒙古牧民当成军功上报朝廷。

    两国边境的蒙古牧民也惨,他们没资格随军到大明抢劫,反而经常被大明军官杀了冒功。( 梦回大明春 http://www.piaotianxs.com/16_1616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