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229【炼神还虚哪儿去了?】
    王渊的离京计划再度推迟,因为皇帝要过生日了,万寿节属于古代中国非常重要的节日。

    这天,朱厚照先去奉先殿拜见太皇太后,再去奉慈殿拜见张太后。感谢她们的养育之恩,毕竟没有两位太后,就没有朱厚照和他爹弘治皇帝。

    接着再驾临奉天殿,群臣山呼万岁,庆贺皇帝生辰。

    按照礼制,皇帝应该赐宴群臣。但今年各地大灾,粮食减产严重,遂免去赐宴节省开支。

    随后,各番邦使节依次入朝,恭贺大明皇帝生日,皇帝赐宴、赐金织衣、赐大明宝钞以示恩遇。

    宣布赏赐完毕,藩国使节本该退下,朝鲜使节柳湄突然大喊:“圣皇帝陛下,臣请求留在大明,谨以十年之功精研理学!”

    群臣愕然,随即狂喜,就连朱厚照都特别高兴。

    什么资历尚浅,放在柳湄身上纯属扯淡。这家伙的朝鲜官职为户曹参判,类比大明官职就是户部侍郎,妥妥的两班重臣!

    而且其所在家族,全称是“文化柳氏”,听这名字就属于儒家正统。

    一个儒学正统出身的藩国侍郎,居然放弃高官厚禄,主动留在大明钻研学问。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泱泱中华的教化之功啊。

    “准了!”朱厚照心情愉悦道。

    文武百官齐声大呼:“陛下圣明!”

    柳湄同样非常高兴,他留在大明进修,凭借其家族背景,不但不会耽误前程,反而等于积累资历和名望。而且北京的日子多快活啊,娱乐项目比汉城齐全得多,汉城那边就一帮土包子。

    更关键的是,朝鲜那边正在玩党争!

    一方是勋旧派,相当于贵族大地主联盟,他们想法设法维护既得利益。

    一方是士林派,都是通过科举上位的新兴小地主,希望推行改革建设国家。

    上百年来,许多士林派渐渐混成勋旧派,变成自己当初最讨厌的样子。但随着科举兴盛,士林派的势力愈发壮大,甚至一度盖过了皇权。

    于是,上上个国王,疯狂打击士林派。上个国王先扶持士林派,接着又扶持勋旧派,目的无非是维持朝堂平衡(玩崩了,被政变废掉)。

    如今这个国王,正在重用士林派,全力打击勋旧派。

    士林派此时如日中天,勋旧派的日子很不好过,而柳湄恰恰出身于勋旧派。

    按照朝鲜官场的斗争规律,国王很快就要跟士林派翻脸了,因为这帮泥腿子得势之后太过嚣张。他们奉行“至治”理念,国王翻修厕所都要拿出来“公论”,而弘文馆(类似翰林院)和两府(类似六科与都察院)又一大堆士林派,论来论去都是士林派说了算。

    但是,士林派一旦失势,勋旧派必然张牙舞爪。再过一阵子,国王就又该启用士林派,转而打击勋旧派了。

    一起一落,循环往复,谁也打不死谁。

    国王若是打压某一派太狠,肯定有人狗急跳墙,上一个被废掉的朝鲜王便属前车之鉴。

    另外,政治斗争还掺杂着学术斗争,朝鲜儒学有着理学派和气学派之争。

    理学派推崇程朱理学那一套,强调个人体验和道德修养。气学派同样尊崇朱熹,却认为“气”才是世界本体,主张积累外在的学识和经验。

    柳湄为啥对物理学派感兴趣?

    因为物理学派可以理解为“理气互发”,但实际操作更加偏向于“气”,而且还提出了做实验这种“方法论”,当然值得拿回朝鲜大力推广。

    柳湄打算不理朝鲜党争,留在北京学习十年,把物理学研究透了再回去。届时,可以改“物理学”为“气理学”,统一朝鲜的理学派和气学派,那样柳湄就可以成为儒学宗师!

    物理学派在朝鲜不难推广,由于社会矛盾日渐激烈,徐敬德的主观唯物主义大行其道(气学派),柳湄完全可以在此基础上再添一把火。

    甚至,柳湄感觉自己可以统一勋旧派和士林派。勋旧派以理学为主,士林派以气学为主,他以勋旧派的身份,提出偏气学派的主张,很可能得到两派的共同支持——嗯,也有可能是共同反对。

    散朝之后,还没来得及出皇城,柳湄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王渊执弟子礼:“王学士,吾欲学习物理,还请不吝赐教!”

    群臣皆惊,大部分冷笑鄙视,心想:果然是番邦之臣,不识儒学真义,放着满朝大儒不请教,居然拜一个后进末学为师。

    王渊也是惊讶,回礼说:“不敢当,互相切磋而已。”

    翌日,王渊出京前往山东,实地考察黄河治理问题。

    跟随王渊一起出京的,有从户部借来的王文素,这位人形计算器用起来特别方便。还有宝朝珍、宝朝相和钟安三位弟子,以及四个乡试落榜的府学生员,他们都要执行辅助测量工作。

    弟子杜瑾则留在京城,负责其他学生的教学工作,包括教授朝鲜学生柳湄的数学。

    老师一走,学生就发疯了!

    王晹这个家伙,不好好准备明年的会试,居然悄悄搞起了串联。他通过师弟黄煦,联系到徽商黄崇德,在宣武门外开办书院,名曰“物理学院”。共有讲堂三间、后堂三间,加上其他房舍,足足十多间屋子。

    因为有金主资助,书院免收学费,寄宿学生只收食宿费。

    这些物理激进派们,用蜡印机印刷传单上千份,在宣武门外见人就发。大部分出城看球赛的官民,都需要从宣武门经过,分分钟就能把传单发完。

    第一次书院讲学,就来了二百多人,反正一切免费,只当来看热闹了。

    主讲人有好几个,王晹率先登台。

    因为听课者五花八门,有豪门公子,有求学士子,也有普通百姓,甚至还有和尚道士,宣讲内容不能太过深奥,必须讲得深入浅出才行。

    王晹说道:“本人王晹。晹,即太阳在云层中时隐时现。先生赐字‘隐之’,认为我现得太多,隐得似乎太少。今天,我又要出来现了!本人只不过是物理学派一小卒,却厚着脸皮做主讲,实乃抛砖引玉也!”

    “何为物理?就是具众理而应万物,从而窥探天理天道。只要认真研习物理,知行合一,则人人皆可为圣……”

    阐述了一大堆物理学派的理念,王晹又说:“万物皆有三态,即固态、液态、气态。我们用水举例,就是冰、水和蒸汽。冰吸收能量为水,水吸收能量为气,因此气是最高等级的。人也有三态,即体态、仪态、神态。”

    “人人皆有体态,乃人之身体。遍食五谷杂粮,吸收食物精华,加强武艺锻炼,则体格健壮;饱览经史子集,吸收文章教化,通晓各家学问,则学问渊博。”

    “这就好像冰吸收热量变成水,人吸收了能量就有气质,此为仪态。武将气势慑人,此为仪态;士子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也是仪态。”

    “有了仪态,还要继续修行。要知行合一,不断做好事,渐渐修出自己的神态。神态乃先天之态,人人皆有,降生之时才被埋没。相当于蒸汽失去能量,变成了水,变成了冰。我们物理学,便是将冰变成水、将水变成蒸汽。让人修出仪态,还原本来的神态!”

    罗里吧嗦讲了一大堆,台下一个道士嘀咕道:“这就是道家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啊,怎么把炼神还虚给去掉了?应该补上才对。王二郎的学问,原来源自道家。”

    得,王渊与王阳明彻底跑远了。

    王阳明被视为佛家禅宗,王渊干脆成了道家传人。

    王晹笑道:“说了如此许多,想必各位感到很枯燥,咱们来做一个有趣的实验。”

    物理门徒们抬着大缸进场,直接生火将油锅煮至沸腾。

    “我要将它捞出来!”王晹将一个钢质砝码丢进去,挽起袖子就伸进油锅里去捞。

    众人惊呼。

    王晹却优哉游哉,神态自如,将砝码捞出来说:“这并非变戏法,也非我练就一双铁臂。而是锅里大部分为醋,只有表面一层为油。为何会如此呢?这涉及两个物理知识,沸点和密度。醋的密度大,所以沉底;油的密度小,所以浮面。醋的沸点更低,因此煮沸了也不烫手。”

    “再来说这个千里神镜,为何能看得更远,这也涉及到物理光学知识……”

    今天讲得并不深入,纯属科普性质,就是怕把听课者给吓跑了。

    散场之后,一个道士找到王晹:“贫道至真,乃一游方道人,可否寄居书院修习物理?贵学派研究万物之理,铅汞大道亦在其中,或许可以互相切磋精进。”

    王晹的目标就是传道,哪管什么和尚道士,他非常高兴地说:“真人既愿修习物理,鄙书院自然欢迎之至。”

    于是,至真道人从此加入书院,并以道家理论,帮助王晹完善那套“物理三态论”。

    等王渊办完差事回来,看到那套学说思想,简直哭笑不得,只能亲自下场删删改改。( 梦回大明春 http://www.piaotianxs.com/16_1616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