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135【一喜一悲】
    通州城。

    一个太监抱着六七份诰敕,将王渊等人堵在这里。

    朱厚照虽然决定不搞献俘仪式,但总觉得应该显摆一下。于是提前派人来宣布封赏,甚至把官服都带来了,让王渊他们穿着新衣骑马进城。

    这又在破坏规矩,诰敕交接有特定仪式。

    需在颁领诰敕的前一天,就在家中正厅设诰案,又在正厅之南设香案。授诰官到来的时候,鼓乐大作,受诰封者出门迎接。如果家中有命妇,命妇也要穿戴冠服,侯在门内迎接。之后还有一系列仪式。

    哪有跑来半路封官的?

    朱厚照这皇帝当得太不靠谱了!

    朱英已经摆好诰案,又忙着摆放香案,授诰太监笑道:“陛下有谕,不必拘礼。翰林院修撰、巡按御史王渊接诰!”

    王渊立即上前,朝太监拱手行礼。

    授诰太监打开圣旨念道:“(顶格)奉(顶格)天承运(顶格)皇帝制曰:朕闻,赏有功,褒有德,守成尚文,遭遇右武,未有易此者也。今翰林院修撰、巡按御史王渊允文允武,率众斩将,三破逆寇……兹赠尔奉训大夫、协正庶尹、翰林院侍读学士……制诰。正德六年九月二十八日。”

    太监将圣旨放在诰案上,立即退到旁边。

    另一个太监喊:“鞠躬!”

    王渊立即对着圣旨跪下,行五拜三叩之礼,然后起身将圣旨塞入怀中。

    “恭喜王学士!”太监朱英领着其他武官来喝。

    王渊笑道:“同喜,同喜。”

    当然是同喜,封官圣旨还有好几份呢。

    等朱英听完自己的封赏,整个人都傻掉了,这货直接官升五级,一跃变成御马监的少监。

    同样属于平乱,但差别巨大。

    杨廷和公然违反制度,提拔出来的巡按御史徐文华,上个月也在贵州立下大功。

    巡抚魏英,巡按徐文华,督副陈恪,佥事陆健,都指挥洛忠,攻破贵州乱军六百三十余寨,擒斩千余人,把作乱苗酋打得节节败退。但他们获得的封赏远远不如王渊这边,只每人官升一级,赏纻丝衣一袭,赏大明废纸千贯。

    虽然战绩不如王渊,但封赏也差得太多了。

    贵州文武官员的封赏,才属于正常情况。王渊这边的封赏,乃是因为刘六刘七,曾两度打到京师附近,百官为之震动,自不可以常理而论之。

    等众人都接到圣旨,授诰太监又搬来其他赏赐。

    王渊获赏纻丝衣一件,京郊良田十亩,还有三千贯大明宝钞。

    大伙儿个个喜笑颜开,掏出银子往宣旨太监手里塞,王渊高兴之余也掏出几两银子。

    “朱少监,万万不可。”宣旨太监哪敢收朱英的银子,他巴结还来不及。

    朱英哈哈大笑:“拿着,爷们儿今天高兴!”

    当晚,宴饮大醉。

    朱英喝得五迷三道,拉着王渊的手说:“王学士,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常英……”

    “你姓朱。”王渊提醒道。

    “对对对,”朱英连忙改口,“我朱英能当上少监,全靠王学士骁勇无双。咱爷们儿是战场上的过命交情,今后有什么差遣,我朱英绝对不说二话。来,再干一杯!”

    王渊笑着陪他干杯,多一个太监帮忙,今后做事也方便些。

    “王学士,卑职也敬你一杯!”满正连忙跟着敬酒。

    押送军械进京可不是好差事,银子如果给得不够,还要被刁难验收不合格。

    满正稀里糊涂在沧州打胜仗,又稀里糊涂跟着王渊打胜仗,居然就此官升一级,现在还感觉自己在做梦。

    聂瓛同样官升一级,他拍马屁道:“王学士如果生在汉末,那绝对是关二爷,万军之中斩贼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我聂瓛这辈子没服过谁,就服王学士这样的大英雄!王学士,在下敬你一杯。我干了,你随意。”

    满正自然不会落后,笑着说:“王学士自能以一敌万,新桥驿果有万余大军,诚不欺我也!”

    “哈哈哈哈!”

    众皆大笑不止,当时负责背台词的伍廉德,更是笑得扶着桌子直不起腰。

    朱智也奉承道:“照我说,以王学士的军功,就该官升三级再封一个侯爵!”

    “对对对,应该官升三级。”余者皆附和,都喝得醉醺醺,说话哪还管那么许多。

    王渊淡然笑道:“此话不可再讲。”

    升个屁的三级,真在翰林院升三级,都有资格当阁臣了,翰林院岂是闹着玩的?

    封侯更是扯淡,若被封爵,王渊打死都不接受。

    一旦接受爵位,今后仕途就毁啦!入阁是有微弱可能的,但绝对无法做首辅,文官们不会让一个爵爷做首辅。

    朱厚照想封王渊当伯爵,那是皇帝在瞎搞。

    ……

    千里之外,济宁。

    李三郎满船追捕一阵,终于把三只豹猫逮回来。

    这三个祖宗把穿青寨祸害得不轻,若非王渊进京赶考不方便,早就将其带走了。之前王渊写了一封信,请差官一并带去,让李应把土木三杰抓来京师。

    三只豹猫,二公一母,全都跟家猫有了混血后代。

    那些后代送给了宋公子、席副使、越榛、詹惠等人,李应自己家里也养一只,倒是比家猫更受欢迎。

    “不愧是水路大州,”沈复璁指着济宁的南城水驿码头,满心欢喜道,“这里的船真多啊,都已经快赶上南京了。”

    李应站在船头,抬眼一望,果然看到密密麻麻的船只停靠,他笑着说:“恭喜沈先生!”

    “托渊哥儿的福,我收了个好学生啊。”沈复璁捋着胡须,得意洋洋。

    济宁州,正是沈复璁的履职之地。

    沈复璁担任济宁州判,掌管督粮、捕盗、海防、水利等事务,眼前这么多船只都归他管啊,妥妥的肥缺!

    李应提着猫笼子,只待官船靠岸之后,就跟随沈复璁去济宁城歇息两日。

    突然间,只见无数船只争相驶离码头,齐刷刷朝着南面航行。

    “这都快天黑了,他们急什么啊?”沈复璁有些没看明白。

    与一艘商船交错而过,沈复璁大喊:“吾乃济宁州判,你等为何天黑启程?”

    一个船工回答:“刚刚收到消息,贼军坐船骑马杀来了!”

    沈复璁以为自己听错了,问李应:“他说什么?”

    李三郎苦笑道:“贼军杀来了。”

    沈复璁看着码头里的无数漕运官船,瞬间吓得汗流浃背,口干舌燥道:“保护这些漕运船,是我的职责?”

    李三郎回答道:“对,沈先生是济宁州判,漕船在济宁出事,你肯定要被重重责罚。”

    沈复璁面若死灰,欲哭无泪:“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梦回大明春 http://www.piaotianxs.com/16_1616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