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温暖
    “好了。”

    周离站了起来,他神情平静,对尹乐说:“该出去了,你留在山上和榆国解释吧,我要回去了。”

    “啊?你不和我一起吗?”

    尹乐很诧异,很懵逼,这么大的事情,他内心其实也是惶恐不安的,而在他看来,周离显然是一个可以依托的对象,就算周离只是充当一个陪在身边的同伴,什么也不做,也是令人安心的。

    其实他也才十九岁,还差一点才二十。

    周离摇头说道:“榆国现在的掌权者是红染,我留在这里不方便。我还是很爱红染姐姐的。”

    边上的槐序斜着眼睛瞄他,等他说完,他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又不知去了哪。

    “……好!”

    尹乐沉默点头:“那就出去吧。”

    周离和他回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巨大空间,他们都意识到了,哪怕这里没有妖王,哪怕妖王灵力也遁之无踪了,可这片空间依然蕴藏着足以让人类和妖怪疯狂的学术价值,以及信息价值。

    可惜他们都带不走。

    拍照也只拍得下沧海一粟,没有意义。

    出去的路上依然顺风顺水,一点坎坷都没有,只有衣服被水淋湿了,这些水冰凉刺骨,感觉比山顶的积雪还寒三分。

    尹乐开启封印地大门,寒风漱漱直入。

    不觉间,现在已到了深夜。

    天边一弯钩月,月光淡薄不足照路,山下黑漆漆一片,唯有身后陡峭高耸的雪山肉眼可见,甚至可见笼罩雪山的灰白云雾,像是一个半圆的罩子,罩着雪山的顶端。

    比起来时,现在更寒冷几分,加上大家衣服几乎都被淋湿了,冷到了一个极致。

    尹乐开始打电话。

    娄晴晴将手从袖子中伸出来,捏了一下袖子,感觉湿透了,便把外套整个脱了下来,呢喃两句,随即用力在空中一抖。

    “蓬……”

    水汽全被抖出,化作一团白雾,迅速被吹散。

    其余人看得睁大了眼睛。

    娄晴晴灿烂一笑:“我们家法术大多与水有关……你们也把衣服脱下来吧。”

    没几下,大家都穿上了干衣服。

    这时尹乐挂掉电话,对他们说道:“我叫人来山下公路上接你们了,你们下去吧,我留在这里。

    “路上走慢点,小心摔跤。

    “另外我还叫他们在市区开了酒店,回去好好洗个热水澡,早点休息。要是之后身体有不舒服,及时就医,一切费用报销。”

    “我跟你一起。”娄晴晴说。

    “也好。”尹乐点头。

    “我也跟你一起尹哥。”沈正福颤抖着说。

    “别闹,冻死你。”尹乐顿了下,换了个说法,“下山难走,天又黑,你年轻,眼神好,看着点他们。”

    “也行!”

    几个小光点摇摇晃晃的从森林中穿过,往山下移动,只留两人站在原地。

    “你也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弄干吧?”

    “谢谢。”

    “小事一桩……”

    “我指的是留下来陪我。”

    “也一样。”娄晴晴摆摆手说,“我们不会在这里等到明天吧?”

    “不可能的。”尹乐眺望远方,“他们会来得很快的。”

    “那个妖怪好厉害。”

    “妖怪中的刺客之王,凶名在外。”

    “那他和周离怎么认识?”

    “不清楚。”

    “他们好像不对劲。”

    “可能……他们有别的发现吧。”尹乐犹豫了一下说,“他们对这些了解得比我们多。”

    “好困啊……”

    “……”

    山下,两辆车往景区外飞驰。

    车内开了暖风,先前还冷得不行的几人已经拉开了上衣拉链。

    周离和刘叔、蒋先生一辆车,蒋先生下山路上摔了一跤,膝盖上全是泥,他是个讲究人,正拿湿巾擦着泥土。

    一边擦一边对刘叔说:“刘叔,您反正也无儿无女,无牵无挂的,干脆我给您找个轻松点的活……咱们祖上多少有点渊源,以后说不定还会有联系,凑一块儿好些。”

    “不好得哦……”

    “您怕我亏待您啊?”

    “不是不是……”

    周离安静听着他们聊天,头转向窗外,玻璃上映着他自己的脸。

    他刚给楠哥发了信息。

    没有回复。

    现在已是深夜,这也正常。

    没一会儿,蒋先生说到了要帮刘叔再讨个媳妇,让御六家的血脉流传下去,刘叔则不好意思了,连连摆手,不敢再吭声。

    周离这才出声:“我就不和你们回酒店了,我刚买了机票,回道观找我女朋友了。”

    “这么晚了!”蒋先生讶异。

    “嗯。”周离点点头,“师傅,送完他们麻烦再送我去一趟机场。”

    “好的。”

    “赶时间的话可以先去机场。”蒋先生没有多劝。

    “时间很充裕。”

    周离从驼峰机场打出租车到道观,因为路途遥远又偏僻,被狠敲了一笔,等他到达道观时,已是半夜三更。

    敲了敲门,无人回应。

    “玄清小师父?”

    “楠哥?”

    统统无人回应,只从院中传来犬吠,可即使犬吠如此吵闹,也无人来给他开门。

    周离心一沉:“团子大人?”

    “喵~~”

    里面传来了轻细的喵声,似乎隔得很远。

    “呼……”

    周离深呼吸:“团子大人,我回来了,帮我开一开门。”

    “你是大灰狼喵?”

    “我是周离。”

    “喵~~”

    “帮我开开门。”

    “团子大人开不开门。”

    “团子大人变成小猫娘就能打开了。”

    “你被锁在外面了吗?”

    “是的。”

    “团子大人被锁在里面的喔。”

    “……”

    周离无语之下,默默抬起头。

    不高……

    两步助跑,轻松翻过。

    里面土狗顿时扑来,看见是他,又来了个急刹车,随即歪头疑惑了下,摇着尾巴嘶鸣两声,又回去躺下了。

    周离走向内院,边走边问:“只有团子大人一个人在道观吗?”

    “只有团子大人喔。”

    “楠哥她们呢?”

    “走掉了。”

    周离很快来到门前,与团子隔着一扇被反锁的门对话:“去哪了?”

    “去医院了。”

    “为什么去医院了?”

    “蓝哥生病了,就去医院了。”

    “怎么生病了?”

    “不几道喔,蓝哥吃完饭就肚子痛,可能是吃了死老鼠。”

    “……”

    “周离快把门开开,把团子大人放出去,团子大人也要去医院,去看蓝哥肚子痛!”

    “我没钥匙,团子大人待在里面吧,明天见。”

    “你不进来喵?”

    “我不进。”

    声音已越来越远。

    周离重新翻墙出道观,他犹豫了下,给楠哥打了个电话。

    手机关机。

    他又给玄清小师父打了个,这下倒是接通了,却惊扰了玄清小师父的睡眠。

    听玄清小师父说,他们现在在镇上医院,原因是吃坏了肚子,但具体吃坏了什么,她也说不清楚——楠哥今上午回道观的路上看见路旁有几朵蘑菇异常肥美,起了馋心,便把蘑菇摘了回去;下午又见道观旁边枯树上生了木耳,又想吃点酸辣木耳开开胃;老观主逝世前留了一锅鸡汤,一大只老母鸡熬的,才吃一顿,之后因为要食斋,就没有吃,她觉得倒了可惜了。

    蘑菇煮进了鸡汤里,还煮了花肉,配着酸辣木耳,当晚她吃了三大盆。

    八点钟的时候,就被送往了医院。

    “镇上医院……”

    周离想起刚才回来时,在山下看见了楠哥的摩托车,而他正好有摩托车的另一把钥匙。

    这辆摩托车他只骑了两次,楠哥教他骑的,总计不超过三公里。

    周离在黑暗中独自下山,也不用照明,脚步声轻微,很快来到摩托车旁,抹掉上面沾的露水,掏出钥匙打燃了火。

    挂上导航。

    摸索着打开大灯。

    轰鸣声中,摩托车远去,车灯在黑暗的山间宛如一根移动的火柴。

    镇中心医院。

    周离很快找进病房。

    三更半夜,病房里依然亮着灯,灯光暗淡,世界很安静。

    玄清小师父睡在楠哥旁边的陪护小床上,而楠哥是醒着的,她睁着眼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听见脚步声,她眼珠子微微一转,瞥见了周离放轻步伐的身影,她立刻把头扭向了另一边。

    丢死人了。

    周离小心的端来凳子,在她身旁坐下。

    自老观主病情恶化,玄清小师父就很少休息得好了,近半个月以来都是断断续续眯一觉,这两天更是没合眼。

    他不想再把她吵醒。

    周离小声问道:“怎么又进医院了?”

    楠哥扭回头来,翻了个白眼:“刚才你和玄清小师父打电话我就已经醒了!”

    言下之意,你明明已经知道我为什么进医院了,不要再假装不知道再问我一遍了,想笑话大哥,门儿都没有!

    “是吃坏肚子了吗?”

    “明知故问!”

    “你没事就好。”

    “装温柔……”楠哥虽然看穿,但还是吃这一套,“你怎么这么晚回来?”

    “事情办完了就回来了。”周离答道。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半夜赶回来?你今晚弄完,应该找个地方休息一夜,明天白天再回来呀。”楠哥心里补充了一句,那样你就不知道我又住了一次院了,“咋?他们不给报旅馆费啊?”

    “想回来看看你。”

    “看我?看我干嘛。”

    “你没事就好。”

    “你怎么怪怪的……”楠哥扯了扯嘴角,“好恶心呀。”

    “你当时是什么情况?”周离问。

    “肚子疼呗……”楠哥又面无表情了,“你是不是很后悔,没有录下来?”

    “除了肚子疼了?”

    “?”

    “我的意思是,当时有没有其它情况发生?”

    “?”

    “我知道了。”

    周离点点头,将手伸进她暖暖的被窝里,握住她的手,只觉得又细又软,又好暖和:“现在还难受吗?”

    “难受。”

    “怎么个难受法?”

    “就是……就是肚子里面翻江倒海,感觉有个猴子在大闹天宫。”楠哥歪头想了想,“你看过西游记没?铁扇公主那集。

    “就是……

    “嫂嫂,嫂嫂,你张开嘴,我要出来了……”

    “正经点。”周离说。

    “我很正经啊!”楠哥说,“反正很难受,就跟要死了一样,只是大哥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不表现出来而已。”

    “……”

    “不过俗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等下我要是死了,你记得把自己阉了,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这辈子要是再敢和别人小姑娘躺到一张床上去,老子做鬼也要嫩死你!”

    “……”

    “还有啊,要是这一季吐槽大会被和谐的那一期放出来了,你记得来大哥坟前放给我看,用个大点的pad,声音也开大一点。不过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是不高了,那群人不要脸的。”

    “……”

    周离低下头,总算是放松下来。

    等他察觉到楠哥床上的动静时,楠哥已经将另一只手从被子里拿了出来,一条穿着短袖的白嫩嫩的胳膊,有着细滑皮肤和软乎乎的嫩肉的手掌带着令人舒适的温度,与他的侧脸贴在一起,还捏了捏他的脸。( 这只妖怪不太冷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799/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