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沈阳城中(中)
    儒家学说的根本就是男耕女织的小农社会,这是农业文明的代表性组织结构。

    然而,男耕女织这个社会架构被打破,那儒家学说的根基就会受到冲击、动摇,最终直至衰落。

    用历史唯物主义来说: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人民群众决定着这片土地文明的发展方向。

    儒家学说无法让我们完成工业化,无法让中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无法让国人改变东亚病夫的境况,那么它理所当然的要被寻求救国之路的人们所抛弃,被历史所抛弃。

    张昭以前读历史时,有一种观点比较盛行:每当中国有资本主义萌芽时,其自身的升级过程往往会被外力所打破!最终导致中华文明等级下降。

    譬如:商品经济繁华的宋朝。譬如明末时的江南。

    但是,认真的去审视这两段历史就会发现,这种偶然中是带着必然的性。

    资本主义和工业化真的就那么容易到来吗?以儒学为指导思想的中国是很难完成工业化的!

    完不成工业化,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又如何带领着两千年农耕社会彻底转型?他们没有这样的力量!

    所以归根结底一句话:要把儒学的统治地位结束掉。

    可以将其当做个人修养,当做哲学去探讨,不能将其用来解决物理、化学、生物、地理等等问题。

    …

    …

    从这个角度来看,张昭看到布店里出现女员工其欣然的心情就可以理解。

    正在为张昭解说“瑞和记”布匹有那八种颜色的销售员给他的笑容感染的越发甜美,卖力的介绍道:“我们店里的布匹可以说是整个辽东最好的。由京师纺织厂直接供应过来。物美价廉…”

    张昭负手而笑,摆摆手,制止还要继续说下去的销售员,“小二,给这位姑娘小费。”

    就是因为是京师纺织厂的所以质量才会一般。哪里有什么“物美价廉”的东西?都是一分钱一分货。工厂里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东西肯定比不上手工里的精品。

    就像后世,**十年代的东西都非常耐用,到后面质量就越来越次。资本家是要恰饭的呀!

    不过,他这会儿不能拆自家的招牌。

    王武跟在张昭身旁,从钱袋子里拿出一枚银元递给女售货员。惹的几人惊呼。

    大明现在官方的货币就不再是成色十足的官银。而是一枚枚的银元。制造工艺非常精美,通行全国。一元当一两来用。

    以弘治十六年的物价,一匹白布不过两钱银子这些女售货员们的一月的工资都未必有1两银子。由此可见这“打赏”之丰厚。如何能不让几人惊呼呢?

    当然,也只是仅限于惊呼。自己出来工作,家境必然一般。这长的如此好看的青年公子出手阔绰,不知是谁家贵公子。她们还能有别的想法不成?

    “这位公子,我们里面还有更好的棉布,你需要看一看吗?”

    张昭略一沉吟,道:“那就去看看吧。”

    看过最常见的布匹价格,了解一下中档商品的价格也好。布匹之中最顶级的丝绸,当然是皇帝身上穿的龙袍。那才是真正的上等面料。市面上的布匹都是中等货色。

    “你跟我来。”

    销售姑娘将张昭带到店面的里间里去,这里的货架上全是精美的布匹,五颜六色,图案精美。

    而在里面的店铺中,一名身姿修长,容颜靓丽的青衫女郎正在坐着小声和留着山羊胡的掌柜争论,她的官话略有点怪,带着很重的口音,“

    秋掌柜,我在你这里购买布匹不下十余次,哪一次不是钱货两讫,付的极其痛快。这一次明显是你们店里的布匹有问题,我都不想要赔偿,只是想要更换,这难道也不行吗?”

    留着山羊胡的瘦掌柜一脸无奈的表情,眼睛里却是闪着精明的光芒,没有松口半分道:“

    丰小娘子,你是我们店里的老客户,通常都是采购几十两银子的货物。咱们这份关系多紧密?我老秋坑谁都不可能坑你啊。现在你来和我说,我给你的布匹出了问题,这怎么可能?

    再说,你都运到叶赫县里了,回来和我说布匹有瑕疵,这说的清楚吗?我只是一个掌柜,当不得东家的主。还请小娘子不要为难在下。在下还要招呼新的客人。”

    说着,借着张昭进来的由头起身将那容颜靓丽的小娘子晾在座位处,径直迎过来,拱手道:“这位公子,在下有礼了。不知道公子想买点什么?”

    秋掌柜和小售货员眼神对接,立即就明白这贵公子是个大客户。是以,言语恭敬,态度客气。

    张昭站姿如松,如玉树临风,气度从容、沉稳。笑着道:“我不需要买什么。掌柜的还是把那位姑娘的事情解决掉吧!

    我站在这里有一会了。你不是欺负她是叶赫部的百姓吧?京师纺织厂有关于残次品退货的规定。路费都不需要你出,你在这里和她磨牙是为什么?

    你这把年纪,难道还想搞潜规则不成?”

    “哈哈!”一旁的王武听得笑起来。这话说的有点戏虐。可知相公此刻心情很好。这秋掌柜年纪怕有五十多,早就是有心无力。

    秋掌柜脸都绿掉。但只看张昭的气度,他倒是不敢炸刺。他自然不能说要落这叶赫部美人一个人情,让她送三五两银子的回扣给他。奈何此女看着是个场面人却不会办事,浪费他时间。

    此时见张昭把话都说透,他懒得再扯,对张昭拱拱手,扭头道:“丰小娘子,你这就带人去仓库换布吧。”

    丰小娘子顿时长出一口气,笑容绽放,倒令这屋子里有一室生春的感觉。她确实是个场面人,没有立即往后面的仓库而去,而是走到张昭面前,感激的微微屈身行礼,道:“多谢这位公子仗义执言。”说完后,好奇的打量着张昭。

    目光很有点大胆,还有些颇有兴趣的意味。

    张昭一看就断定这靓丽的青衫女子出自胡部。大明的女子除非是在青楼里,谁敢这么大胆的看年轻的男子?

    离的近了,他这才发现这小娘子约二十岁左右,正值青春年华,一双大眼睛里眼眸流光,如林间清纯又带着好奇的小鹿。很是增添她的美丽。

    大约一米七的身高。虽然外面只穿着一件青衫长裙,但冬季衣服厚实,很难去判断的她的身材。有一张如同白瓷娃娃般美丽的俏脸,肌肤白皙、娇嫩。

    张昭点一点头,“嗯。”没搭理她往外走去。( 明帝国的崛起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65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