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熟睡之后 > 15.罗哈德的最后选择是不再需要选择
    笔帽滚向台灯,罗哈德掀开写满大半的日记本,翻到新的一页。

    【6月13日·晴】

    【没有新鲜事物,没有新鲜故事,没有新鲜发生】

    【就和每天一样】

    【我受够了这无趣的人生】

    【现在】

    玩家们的注视中,罗哈德停笔,合起日记本,打开电脑机箱,边脱掉衣服边走向浴室,肥硕的苍白屁股消失在浴室门后,水流声很快响起。

    不久后,罗哈德赤身裸体走出浴室。他捡起那条美少女头像短裤,丢出窗外,然后拉开衣架,取出昂贵的阿玛尼西服穿在身上。

    西装革履的罗哈德操控鼠标,耐心地删掉D盘的东西、浏览器记录与亚马逊,拿出抽屉里的格洛克,抵在下颌。

    选择框浮现。

    【自杀】

    【自杀】

    【自杀】

    牧苏迫不及待地选择了选项三,这次透明桥与岑缨缨没再争抢选择,保持沉默。

    但这样毫无意义,因为罗哈德扳机上的手指渐渐压下——

    罗哈德的最后选择是不再需要选择。

    砰!

    叮铃铃铃铃——叮铃铃铃铃——叮铃铃铃铃——

    刺耳的电话铃声在枪声余韵里突兀响起。

    办公区的嘈杂响动替代了耳中嗡鸣。

    罗哈德坐在办公桌前,双手按在键盘上,屏幕里的新建文本档案里挤满了无法拼写的无序文字。

    吱呀——

    罗哈德身后经理办公室的房门拽开,走出的中年经理一眼就见到屏幕文档上瞎打的字符。右边的下拉框只有手指头粗,说明他持续做这件事已经有一段时间。

    中年经理不在意地耸耸肩,把空马克杯放在罗哈德桌上:“帮我倒杯咖啡,不想的话就算了。”

    罗哈德转动脑袋,怔怔看向那杯此刻还很干净的空马克杯。而玩家们眼中,选项浮现。

    【去死】

    【去接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把马克杯塞进经理的屁股里以做怀念】

    三周目开启。

    很快,玩家们进行选择。牧苏和他的小伙伴向来专一,而岑缨缨仍然向往平静的生活。

    透明桥没有动作,安静思考。

    任务栏里的【好结局与坏结局】显示坏结局完成。对罗哈德而言,没什么比重复一成不变的日常更加糟糕。

    不止如此,次要任务显示他们还能继续完成好结局,这意味他们还有机会再拿三颗牙齿。

    可这是噩梦梦境。

    除了难度,噩梦副本与普通副本的最大区别就是:普通副本主要任务失败仍能获得次要任务奖励。

    噩梦副本主要任务失败则什么都没有。

    那么如果将丰厚的次要任务视作充满致命黏度的蛛网呢……

    每经过一次回溯,罗哈德都会向混乱靠拢一次。这意味着玩家们每兴高采烈地完成一次次要任务,他们都毫无察觉地陷得更深,直到被罗网缠绕无法脱身。

    但怎么才算完成主要任务?

    思考的透明桥做出了选择,【把马克杯塞进经理的屁股里以做怀念】后面出现了她的名字。

    无论如何,二周目肯定与主要任务无关。透明桥打算尝试继续史密斯这条任务线。

    她把牧苏吓得“哦呼”出来。

    闻香无脑跟随,炽神紧跟在后,慢慢吞吞的君莫笑似乎可以看见他的纠结。

    1:0:9,岑缨缨惨遭抛弃。

    虽然罗哈德记得之前周目发生的事,但显然记得不多,更像是破碎的梦境一般,只剩下印象。

    所以从专业影评人牧苏的角度来看,三周目罗哈德的扣杯无论是力度还是角度都与一周目有很大差别。

    还好麦克经理复刻了一周目的惨嚎,让牧苏能够重温经典。

    办公区的员工围聚在办公室外,麦克经理尖叫着喊来保安,然后抓起电话。

    呆立不动的罗哈德面临选择。

    【威胁经理如果他报警会有更恐怖的事发生】

    【结束自己悲惨的一生】

    【大声说经理是自己的真爱】

    三周目变得与一周目有些不同,还好关键选择还在,没什么好犹豫的,透明桥加入牧苏苏的选项,牧苏苏与他的小伙伴无人能挡。

    趁着剧情进行的间隙,透明桥切出游戏,略过辣眼睛的牧苏小故事,将关于“次要任务是陷阱”的猜测发出。

    想了想,这个坏女人又说了几段可有可无的话,正好将牧苏的小故事挤到窗口外,带着一点小骄傲回到游戏。

    透明桥的名字后很快浮现弃权选项,会意的闻香等人名字后陆续浮现弃权。

    毫无疑问,牧苏主宰了比赛。

    麦克经理略带惋惜地拨通警署电话。没过太久,罗哈德就被表情异样的警员带回救赎。

    时隔一周目,玩家们再次见到史密斯,他还是那么话痨和爱吹牛。

    史密斯虽然可怜,但坦白来讲让他恢复身份对好莱坞是一种灾难——不过之后发生什么就与玩家无关了。

    与史密斯结识,制服警员,放史密斯出来,跟随回到他的秘密据点。

    一切都在按照一周目的前半段进行,牧苏统治了这场梦境——不,这是透明桥有意为之……所以这也是她的胜利。

    岑缨缨尝试挽回这一切,但她无能为力,除了牙疼,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尽管是按照一周目,但因为三周目罗哈德的混乱,副本仍有细微差距,比如在前往录音室的路上,变成了罗哈德与史密斯乘坐投来的车,斯莱克单独享有肌肉车。

    尽管他是个瘸子。

    录音室外的街道上,肌肉车与偷来的车一前一后停在路边。

    不妙的是,那位摩托警员同样出现。

    白人警员迈下警用摩托,歪头来到偷来的车前,看了眼驾驶室,似乎发现是个白人,径直前往肌肉车。

    很快,罗哈德和史密斯就看到前面传来一阵争吵,可怜的斯莱克被粗暴地从车里拖出来,按在地上戴上手铐。

    “伙计,我们得救我最好的兄弟出来!”史密斯惊呼一声,推开车门就要冲出去救他的好兄弟。

    结果就看见假史密斯正被保镖们簇拥着走出录音室大门。

    嘭。

    史密斯重新关上车门,坐回副驾驶。

    “那个假货出来了!不用管斯莱克,让他去警局待会儿吧。他是残疾人警察应该不会打得太狠。”( 熟睡之后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633/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