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熟睡之后 > 14.二周目
    牧苏不是很满意二周目的选项。

    明明把选项一换成“把马克杯塞进经理的屁股里看看自己是不是穿越回过去”更加工整。

    虽然二和三差别不大,不过出于念旧牧苏还是带领他的小伙伴选了三。

    最后5:0:4,透明桥的理智人小队取得第一滴血,他们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罗哈德沉默地去接咖啡,上周目后期的嗜血与冰冷已经从他周身褪去,似乎理查德没有上周目的记忆。

    透明桥望着画面里罗哈德老实去接咖啡,感慨假罗哈德不愧是影帝,一点也看不出表演痕迹,不过因祸得福,次要任务【诱向死亡的低语】已经完成,三颗牙齿入手。

    【好结局与坏结局】仍是未完成状态,显然一周目谈不上坏结局,更与好结局无关。

    撕拉——

    罗哈德扯开速溶咖啡袋,倒进马克杯,丢掉空袋子,拿起烧开的热水倒入,粉末化开,浓郁香气袅袅冒起。

    抓住杯把,罗哈德回到工座,放下盛满滚烫咖啡的马克杯,继续敲打今天的“工作”,那无法理解其意的字母。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时间推移,某个时刻,罗哈德背后的办公室门推开,中年经理探头出来:“罗哈德,我的咖啡好了吧。”

    嗒——

    一双肉手停在键盘上,罗哈德偏头看向桌上的马克杯,升腾的热气已经如晨间薄雾般稀微。

    新的选择浮现。

    【拿给他】

    【倒掉咖啡然后把马克杯塞进经理的屁股】

    【把装满咖啡的马克杯塞进经理的屁股】

    岑缨缨选择了选项一,透明桥快速跟上。

    她已经分析出,玩家们的选择会影响罗哈德的性格,这也是为什么在几次……攻击后庭后这一选项变为固定选项。

    现在,她要把这糟心的选项从罗哈德癖好里抹除。

    5:0:4,牧苏和他的小伙伴不敌理智人小队。

    罗哈德拿起马克杯递给中年经理,中年经理笑着接过,抚上罗哈德的手掌,穿过罗哈德的手指,叠在一起抓住杯把——这很合理,谁让杯子只有一个把呢?

    罗哈德默默抽回手掌,中年经理品尝一口,称赞道:“我越来越喜欢你沏的味道了。”

    这同样合理,罗哈德沏咖啡不止一次了,手艺当然会越来越娴熟。

    翘起兰花指捏着马克杯的中年经理回到办公室,木门重新闭合。

    罗哈德继续低头忙碌。

    如果不看罗哈德的电脑屏幕,他就像是普通的办公室员工,勤恳工作。

    期间一位女性员工捧着一叠资料,希望罗哈德能帮他复印,选项浮现。

    【把资料塞进打印机的屁股里】

    【如果今晚你有空,或许我可以考虑帮你】

    【如果你的屁股有空,或许我可以考虑帮你】

    别傻了大嫂,我不打女人的。

    宅心仁厚罪恶克星圣母化身的牧苏温柔笑着,他的名字出现在选项二后。

    只是牧苏的两位翅膀和挂件不这么想,又或者是惯性——她们同时选了选项三。

    这个选项是怎么回事……透明桥皱眉,三个选项有两个是精神污染,一个相对正常,但又不像罗哈德要做的事。

    目光落在选项一上,透明桥有些不确定这是否是正常选择——万一这是字面意思呢?

    选一吧,反正只是打印机。

    总不能有一位叫打印机的员工。

    结果5:1:3,可怜的牧苏,被他的小伙伴抛弃。

    罗哈德接过资料,沉默承受女性员工的道谢后捧着资料来到打印机前。

    透明桥内心提起——

    还好,“把资料塞进打印机的屁股里”只是一个形容,罗哈德正常的打印,送去女性员工那里,沉默地承受又一次道谢后回到工作。

    期间又有几次选择弹出,但透明桥小队无人可挡,一切都在按照他们的选择进行下去——就像一周目牧苏领头一样。

    透明桥也敏锐发现二周目与一周目的细微不同。

    在一些弹出的选项里,理智选项、罗哈德选项和混乱选项会变得混淆,难以分清。

    透明桥不确定是因为二周目增加了难度,还是一周目的一些隐患被二周目继承,但只要岑缨缨不叛变,她就不会输。

    办公桌上的闹钟指向12点,到了午休时间。

    办公室的员工们两两三三离开,罗哈德也关闭了新建文本档案,甚至还选择了保存,抓起工作牌边套在脖子上边走出办公室。

    叮——

    电梯门拉开,拥挤的电梯景象浮现。

    【也许应该走楼梯下去】

    【把自己塞进电梯的屁股】

    【变身美少女侠飞出去】

    显然对罗哈德来说,挤进满人的电梯同样是个选择。

    牧苏和他的小伙伴想看美少女变身,理智人小队则不想。

    5:0:4,牧苏离看变身只差那么一点。

    永远只差那一点。

    罗哈德下了楼,进入喧嚣吵闹的食堂,窗口前的队伍很长——

    【最近在减肥】

    【老实排队】

    【去外面吃些什么】

    选项暗去,罗哈德站在队伍后。

    几分钟后,他站在窗口前,厨师正询问他想吃什么。

    【“最近在减肥”】

    【将一百美元塞进厨师口袋说这是他应得的】

    【试试勺子长还是厨师的直肠长】

    罗哈德捧着蔬菜为主的餐盘找到空座,沉默地吃着。

    下午还是老样子,罗哈德枯燥地敲着键盘,写着意义不明的东西,就和每一天一样。

    终于,黄昏的夕阳消失在大厦与波光粼粼的海洋之间。

    罗哈德背起他印着卡通女性的挎包,排队打卡,乘坐大众捷运系统回到家里。

    中餐厅快餐盒与披萨盒从垃圾桶里溢出,地板遍布肮脏脚印。

    啪——

    罗哈德换上拖鞋,打开灯和客厅电视,解下挎包丢在沙发上,在响起的新闻播报中走进同样乱糟糟的卧室。

    他没开卧室灯,而是拉开了台灯,在有层次的昏黄光影中坐进椅子。

    选择在这时缓缓浮现。

    【写日记】

    【写日记】

    【写日记】

    情况忽然变得有些奇怪,尽管三个选项没区别,不过透明桥他们还是选择了看上去最正常的选项一,就像选了看上去最混乱的选项三的牧苏他们。

    哗啦——

    罗哈德拉开抽屉。

    一本日记安静地躺在抽屉里,还有一把格洛克手枪。

    手枪的一半藏于阴影,就像罗哈德的脸庞。( 熟睡之后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633/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