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强后剩
    临渊行正文卷第九百一十三章前强后剩仲金陵带来的是一个仙朝的力量,再加上帝廷的大军,这一战并非没有翻盘的希望!

    莹莹、帝心、裘水镜等人头一次看到获胜的曙光,应着天后的呼喊,再度杀来,潮水般涌向劫灰仙大军!

    这一战如虎兕出于柙,一艘艘楼船大舰,一座座阵图,承载着诸多灵士猛然跃出坍塌了一半的星河长城,杀入战场!

    莹莹虽然身受重伤,依旧祭起金棺和锁链,去吞噬敌人,锁拿劫灰仙中的强者。

    裘水镜祭起混沌玉,身法鬼魅,大道催动,便是万千个自己。

    帝心祭出道魂液,左松岩调动星空,蓬蒿身化各种至宝的形态,谪仙人催动刀光,身形神出鬼没,柴初晞调动劫运,四周雷击不断,动辄漫天雷火。

    甚至连桑天君也不知又从何处飞了回来,时而化作蚕蛾,祭起万千晶刃,时而化作虫子,四处乱喷罗网,忽而又化作桑道人,祭起桑树四处刷人。

    苏劫也将第一剑阵图祭起,无尽剑光四下横扫,将劫灰仙大军从中央切断,制造混乱。苏青青骑着一头灵犀在乱军中冲杀,身前身后,各种兵刃飞舞,神通极为奇特。

    每当她抵挡不住,便会有第一剑阵图的威能恰巧飞来,帮助她斩杀强敌。

    苍梧、洞庭等旧神圣王也各自祭起法宝,威能巨大的宝物扫荡前方,为灵士们杀出一条条道路!

    天后娘娘也杀入军中,祭起天皇宝树冲击敌营,率领万万千千灵士奋力杀去,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与仲金陵的仙廷大军汇合。

    圣王荆溪率领第二仙廷的劫灰仙大军奋力厮杀,与天后娘娘率领的军队擦身而过,正式将劫灰仙大军拦腰切成两段!

    众人精神大振,斩断敌营,将敌人分成两半,让敌军无法相互接应,胜率便大大提升!

    帝忽皮囊被撕裂,上半身和下半身分家,面对这等局面也是无可奈何,只得藏身在乱军之中,偷袭裘水镜等人。

    好在他被仲金陵和玉延昭的神通刺得千疮百孔,实力大减,很难威胁到众人。

    天后娘娘不经意间瞥见仲金陵与玉延昭的战况,不由心中一惊。

    仲金陵和玉延昭的本事相差不多,他们师出同门,都在帝绝的基础上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做到非凡的成就。但是仲金陵的道心被玉延昭撼动了那么短短一瞬,造成了两人在战斗中的不同局势。

    尽管仲金陵道心随即恢复如初,但劣势从他道心的轻微抖动便开始种下。

    两人第一招时的差距便像是一百对上九十九,只有一点细微的差距,但第二招的差距并没有维持一百对九十九,而是一百对九十八。

    第三招时,差距又会拉大一些!

    几十招过后,他们的差距便大到仲金陵随时有可能败亡的趋势!

    仲金陵发现,玉延昭先前攻出的神通便像是在编织一张大网,将自己困得越来越紧,越来越难以挽回颓势重整旗鼓。

    等到他收网,便是自己的死期!

    高手之争,哪怕是细微的差错,都是致命的结果!

    天后娘娘也看出仲金陵的不妙,心中暗暗焦急,突然瞥见向裘水镜痛下杀手的帝忽皮囊,不由眼睛一亮,连忙高声道:“除掉帝忽!苏劫,快点去除掉帝忽——”

    苏劫就在不远处,闻言立刻向帝忽皮囊杀去!

    天后娘娘飞速扑向帝忽的另一半皮囊,心道:“玉延昭肉身已经化作劫灰,是靠帝忽的先天一炁这才恢复。只要除掉帝忽,玉延昭便会回归劫灰之躯。那时他实力大损,根本不是仲金陵的对手!”

    她刚刚想到这里,便见帝忽皮囊的下半身撒腿狂奔,钻入劫灰仙之中,避开苏劫的追杀。

    帝忽的上半身原本也在乱军中兴风作浪,见到天后杀来,便急忙东躲西藏。

    天后不闻不问,直接痛下杀手,帝忽躲避不及,被她追上,迫不得已只得与天后拼命。

    但他只是个皮囊,而且千疮百孔,四处漏风,两招之后,便丧失了进攻的能力。眼看天后便要将他斩杀,帝忽连忙高声道:“玉延昭!我若是死了,你也完了!”

    天后娘娘突然感应到凶险来临,急忙祭起巫仙宝树向后扫去,只听嗤的一声,巫仙宝树被一枪刺穿!

    天后闷哼一声,腾空而起,避开玉延昭的骨枪。

    玉延昭救下帝忽,抛开天后和追杀过来的仲金陵,几个起落便来到帝忽皮囊的下半身旁边,苏劫不敢恋战,只好眼睁睁看着他救走帝忽下半身。

    帝忽上半身下半身合为一体,立刻催动先天一炁,但见先天一炁所过之处,一切劫灰仙尽皆劫灰蜕去,化作血肉之躯,实力大增!

    仲金陵回到第二仙廷大陆上,燃烧自身道行,第二仙廷的将士们也顿时从劫灰仙化作仙人,修为实力得以恢复到生前巅峰水准!

    双方混战一场,帝忽也坚持不住,再难维持先天一炁,只好鸣金收兵,带着劫灰仙撤退。

    无论是第二仙廷还是帝廷,将士们都死伤惨重,也无力扩大战果。

    第二仙廷与帝廷会师,不过因为第二仙廷的将士都是劫灰仙,靠着仲金陵的修为才能维系人身,因此不能接近。

    芳逐志和师蔚然等人依旧打造星河长城,严加镇守。

    天后娘娘见到仲金陵,心中很是欢喜,向仲金陵道:“所有弟子中,你老师最喜欢的就是你,因为你自我埋葬而大哭很久,其他弟子都未有过。他骂得最凶的,也是你,说你愚蠢,为何不等他来……”

    她说道这里,突然间怔住。自己为何还总是提起帝绝?

    仲金陵自我埋葬后,帝绝已经刚愎自用到容不下任何与他有异议的人,越亲近的人越是如此,甚至屡次杀自己辛苦栽培出的弟子!

    天后本以为自己对帝绝只剩下恨意,没想到帝绝死后,自己生命中还到处都是他的影子。

    仲金陵伤势颇重,他被玉延昭所伤,差点就此死亡,却笑道:“师娘,我知道。我自我埋葬之后,绝老师便来看我了,把我骂了一顿。后来,他便让我镇压帝忽。老师总是托付重任给我。”

    苏劫见莹莹伤势极重,一直浑浑噩噩,迷迷糊糊,知道她是被玉延昭震散了书中大半的内容,急忙请桑天君前来,道:“你将我姑姑送到帝廷,见我父亲,我父自有办法救她。见到我父,你向他求教,该如何解决玉延昭一事。”

    桑天君现出六翅蚕蛾的真身,背着莹莹呼啸而去。

    另一边,劫灰大军中,无数劫灰怪飞来飞去,用金线将两截帝忽缝起来,又将他皮囊的伤口缝合。

    经此一役,帝忽体魄缩水了两三成,即便如此,他依旧是体魄第一巨大的存在。

    他坐在那里,四处漏风,面色有些不快。

    玉延昭道:“仲金陵此次战败,下次想要胜他就千难万难了。若是你将我彻底复原,此次我便可以杀掉他,解决一大绊脚石。”

    帝忽笑道:“玉道友,倘若我将你复原,你还会杀过来救我吗?”

    “不会!”玉延昭断然道。

    帝忽道:“这就是我不能彻底复原你的原因。”

    玉延昭道:“此次不能一举将他们铲除,下次想将他们铲除,便千难万难。”

    帝忽道:“你不必忧心,我们依旧胜券在握。我有一路大军,原本是从历阳府进攻,轻易可灭帝廷,没想到被人识破,摧毁了历阳府。此刻这一路大军正在我分身率领下,出忘川,向这边而来。与那路大军汇合,又有我分身相助,灭眼前的敌人轻而易举。”

    桑天君载着莹莹来到帝廷,却见帝廷没有设防,百姓依旧如寻常时期一般,该做什么便做什么,丝毫不知前线危急。

    桑天君匆匆来到督造厂,求见苏云,只见苏云坐在混沌洪炉旁,那口洪炉已经光滑无比,找不到任何缺点。

    苏云从桑天君手中接过莹莹,以先天一炁将她唤醒,惊讶道:“玉延昭借至宝活到现在?”

    桑天君将玉延昭之事细细说了一遍,莹莹也渐渐清醒过来,自己去天书院抄大道书,苏云沉吟道:“当今世上能够学会我的先天一炁的人不多,轮回圣王学的似是而非,莹莹一直跟着我,靠抄而非学。帝忽则是仗着帝倏之脑强行学习,但也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桑天君小心翼翼道:“所以至今还没有学会先天一炁的人?”

    苏云想了想,点了点头,道:“目前还没有。不过,帝忽靠着知其然知其所以然,已经可以控制劫灰仙了,甚至连玉延昭也会因此受控于他。想破他的先天一炁却也简单,只可惜我不能亲自前去。好在你把莹莹带回来。”

    他忍不住笑道:“莹莹这丫头总是不让我在她身上写字,所以我写一本书放在你身上,待会等莹莹恢复之后过来,你便装作不经意掉下来。她看了那本书,便一定要抢过去,看一看。然后我书中文字便可以烙印在她身上。”

    桑天君失笑道:“这是什么法子?莹莹大老爷何等英明神武,会上这种当?”

    苏云笑道:“等下便知。”

    他的元神已经突破轮回圣王的封印,悄然施展神通,烙印在空中,不多时便化作一本书。

    苏云将这本以道书写的书交给桑天君,桑天君接过来,小心翼翼道:“我可以看一看吗?”

    苏云点头。

    桑天君心头怦怦乱跳,暗道:“说不定我老桑便是第一个学会先天一炁的人,顺利接过云天帝的传承,成为桑太子!”

    他打开道书看去,过了半晌将书合了起来,心中愤愤道:“什么他娘的鬼画符?一个也看不懂!我还是做我的桑天君罢!”

    又过不久,莹莹终于“吃饱喝足”飞了过来,叫道:“大强,那个玉延昭好不凶狠,连我和仲金陵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次你得过去一趟……咦?小桑,是什么书?放下来,让我看看!”

    桑天君还未来得及装作把书掉在地上,便被那丫头劈手夺过去,翻开一看,顿时双目直直,无法挪开眼球。

    待到莹莹看完那本书,那道书上的文字烙印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道书也凭空没了踪影。

    莹莹回过神来,笑道:“我好像不经意间领悟出破解帝忽的先天一炁的办法,我果然厉害……咦,剩,你也在啊。好好疗伤。小桑,我们走,看朕大破帝忽!”

    苏云含笑挥手送别他们,只见莹莹骑着桑天君,威严的去了。

    他刚刚送走莹莹,突然脸色微变,看向天外:“幽潮生,你不要轻举妄动!再等我一段时间!”( 临渊行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620/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