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山村养殖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打乒乓球
    顺带一提,黄有洋也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

    他在龙溪村筹建的“当代青年艺术沙龙”,也走入了正轨,而且借着周恒这阵子的顺风,成功办了一次艺术展。

    因为宣传和运营做得很到位,这个艺术沙龙,也算是获得了初步的人气,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黄有洋当初投资在龙溪村,显然也是有他的经商考虑的,事实证明,的确还算成功。

    这对于龙溪村来说,有益而无害,毕竟也带来了人气,也提升了龙溪村旅游的含金量。

    再一个,黄有洋在这边有投资,他就会很在乎这边的生意,推荐资源也会不自觉的就向这边倾斜,那给龙溪村带来的,当然也是实打实的好处。

    这也是周恒当初没有自己去投资这块的原因。

    当时他手头确实是有点钱了,要办这个也办得起,但是怎么说呢?可以,但没必要。

    一个人不能想着,自己把所有的钱都赚去。自己去干的话,那得花费不少的心力,还不一定比别人干得好。

    像这样与黄有洋的合作,其实算是双赢,他少操了很多心,钱也没少赚多少,旅游景区的效益增加了,还交了个不错的朋友,这不是挺好的吗?

    黄有洋对这个艺术沙龙,看得很长远,干得很认真,到处打广告,拉来了不少的小类型艺术家们。

    比如一些会被人看作“不务正业”的年轻手艺人,他们的纸艺、铜丝艺、牙签雕塑、微雕艺术等等,都在这里入驻了,常常能让过来的游客们赞不绝口,认为不虚此行。

    可以说,前期的戏台子搭起来了,后面的事情只要认真去运营、管理,还是能做好的。

    而刘老师带着几个人,去年就入驻了一个摊位,教出来的徒弟们,也都在积极的编着新戏,反正勇于尝试嘛,也吸引了不少的游客们驻足。

    用刘老师自己的话来说,他已经有徒弟了,即使他现在退休,这个行业也能继续下去。

    他当然是充满了自豪感的。

    人生七十高龄的阶段,他着手推动着本地的皮影戏文化,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大事,算得上是不枉此生了。

    至于皮影戏最终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去延续下去,那应该是年轻人考虑的事情,毕竟世界最终是年轻人的,他很放心让他们去担起这些。

    这段时间《诛妖》电影的成功,也极大程度的让人关注到了皮影戏本身上来了。

    皮影戏并不只这里有,全国各地都有流派,电影虽然只做了这里的流派风格,但是也很能激起他们去关注自己流派的冲动。

    被更多人关注后,总会发生一点什么化学反应。

    其实,不管什么形式的化学反应,总归来说,都是在延续这种老旧文化的生命。

    重启旧文化,这不是靠嘴说说而已的,最终能否获得成效,实际上需要的还是靠经济方面的推动。

    皮影戏如此,别的东西也都一样。

    一件东西如果能产生经济价值,那不用人说,都能推动。

    像皮影戏、藤编制品、草编制品、手工造古船、油纸伞等等诸如此类的、即将消失掉的工艺,实际上以前都是以前的生活用品,是有其经济价值的,有人用这些东西来养家糊口,所以就有人愿意去做。

    而现在,这些东西换不来钱了,也就会慢慢消失。

    但如果能换个思路去考虑,从别的地方去产生经济价值,它依然是有生命力的。

    比如将皮影戏元素制作成电影,它获得了非常可观的票房,同时还能被无数人关注,这就会产生下一轮的推动。

    比如龙溪村的藤编制品,黎丽在年前就已经入驻了,到现在为止,已经逐渐开始接到订单了。

    藤编产品的款式更时尚、更适应现代人的审美要求,它就可以重新获得生命力。

    周恒认为,这大概就是这间“当代青年艺术沙龙”能办成的原因吧,因为顺应了时代发展,也顺理成章的获得了年轻人们的关注。

    对于“是否要保留即将消失的老旧手艺”,他是持肯定态度,也愿意看到这些都在往良性发展。

    老艺术没有只存在于博物馆了,而是存在于年轻人的视线当中,或迟或早,总会有机会散发它们的光辉。

    而在这些事情在稳步发展的同时,小石榴也悄悄长大着,一岁九个月,是个满眼透着灵气的大姑娘了。

    现在她不光会走会跑会跳,还掌握了更多的词汇,大致上交流已经问题不大了。

    小家伙依旧话不少,整天没事就找存在感,各种唠唠叨叨。

    猫咪和大黄狗成了她亲密的小伙伴,伴随着她的成长。另外,“周佳一、周佳二”这两只小沙雕崽,已经成年了,也是她的小伙伴之一。

    这俩鸟崽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龙溪村,尤其是周恒的家附近,已经被不少游客们看到过,这也几乎成了景点之一了。

    关于这俩的视频,周恒拍了不少,还特地整理出了系列,从它俩小时候开始,就像讲述连续剧似的,一直到这俩长大。

    这一带的环境好了,生态改善,不但春季有蝴蝶潮,其余季节的自然鸟类也增加了很多。

    比如以前出现过的那一群白鹭,已经在这里安了家,准备繁衍下一代了,不少人都有幸看到过“一行白鹭上青天”的名场景。

    不过龙溪村的旅游项目庞大,囊括了周边六个自然村入内,安保和摄像头等等都做得很齐全,倒也暂时没见到来偷猎的。

    于是像沙雕崽、白鹭群以及一些平常很难见到的鸟类,都能安然在这里伫足繁衍,游客们已经由先前的惊叹,变成现在的习以为常了。

    周恒其实也挺喜欢那俩沙雕崽的,可惜那俩似乎认定了小字辈的跟它俩当朋友,认定了小石榴,所以只跟她亲近,跟周恒则关系一般般,像是对待长辈似的,有点敷衍。

    那跟其余旁人,当然是更加不搭理了。

    周恒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回家,小石榴照例是要到村口去接他,然后小身影飞扑着向他奔来。

    贴身的小棉袄啊。

    周恒一把抱起了她,举得高高的,逗得小石榴格格直笑,然后问她:“想不想爸爸?”

    小姑娘脆生生的说道:“想。”

    一整天都没看到了呢,哪能不想啊。

    周恒有心想多跟她聊天,便问她:“那你今天在家干什么了呢?”

    小石榴奶声回答:“我和姐姐打球球。”

    如今她已慢慢开始建立语言逻辑,回答问题的字数也越来越多,越是能更清晰的表述一件事情了。

    虽然字句可能还会咬字不清,但是表达方面很不错。

    对于孩子的这些进步,周恒真觉得要好好感谢老婆,她耐心比他强,教育孩子这些方面,她花的心血比他多,也都更加科学。

    他这个当爹的,只知道给孩子买这买那,宠孩子,是她的“猪队友”。

    周恒问小石榴:“你和姐姐打球球?打什么球球?你会打吗?”

    现在王思齐放暑假,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姥姥姥爷这里过的,天天陪着小石榴玩。

    小石榴很是得意的亮出了手里的小球:“打介个,乒乓球。”

    这是她所有玩具里,最长情的一个,都玩了半年了,还是经常会拿出来玩,一点都不会嫌弃,天天都玩得很有劲。

    只不过,她还连两岁都没到,也只是瞎玩而已,什么规则技巧都完全谈不上。

    一想到王思齐要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玩球,都让他忍不住同情她——再菜的对手,也是希望跟自己水平差不多的人打球,讲求一个棋逢对手。

    像小石榴这样的,连球拍都拿不好,而且规则方面又难以沟通,接球又十球接不中九个,打得多累人啊!

    也算王思齐的耐心不错了。

    周恒都简直无法作答,只得看着孩子妈来个无奈的笑。

    七月盛夏,荷花盛开,今年的夏季旅游也同样很热门。周恒说道:“明天咱们去荷花塘那边玩玩,好不好?”

    说起来,今年夏季这几件事情都堆在一起了,周恒哪怕再想偷懒,也总是会相对忙一些,连陪家里人的时间都少了。

    正值现在荷花盛开,他就想,要不跟家里人都去玩玩、休息一下。

    那边荷塘的上下游产品都打通了,除了赏荷花外,品尝荷塘小菜也很适宜,炒藕带、炒菱角、莲藕排骨汤等等,别有一番乡村气息。

    游客们都很喜欢,就是周恒他们也都很喜欢去游览一下。

    江晓萱笑道:“好啊,那可真是太好了。我明天大概能相当于放一天假了。”

    周恒问:“放什么假?”

    孩子妈娓娓道来:小石榴现在已经对走路和跑路没有什么好奇心了,达到了周瑛等过来人说的“会走了反而要抱”的阶段。

    以前不会走时,总是想下来学走路,不想被抱着,抱久了就哼哼唧唧。现在可好,能走会跑了之后,老是不想走。

    每次走几步路了,她就开始哼哼唧唧,不想走了,要抱,然后干脆就站在那里不走。

    孩子不愿意走路也正常,一是太小,走路走多了容易累,累了就会想抱;二来是情感需求,以抱抱来证明父母还是很爱自己的,也就是平常所说的撒娇。

    平时周恒要是忙去了,那大部分时间都是江晓萱抱着的,如果明天一家人出去玩,那孩子绝对是要爸爸抱,她可不就放假一天了么。

    周恒哈哈一笑,抱着小石榴亲了一下,说道:“没问题,明天包在我身上吧。”

    小石榴笑嘻嘻的开始复读机:“包在我身上吧。”

    她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个啥,反正爸爸抱着就好开心,得意得直晃身子,两只小脚甩得欢快。( 山村养殖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45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