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山村养殖 > 第七十二章 船到了
    周恒提着藕带回去的时候,老娘正在院子门口坐着择菜。

    村里两三个老妇女们跟她坐在一起,聊聊家常,一块儿择菜。

    自从上次把大学生们带去那几家后,他家就一直这么热闹,都要么来送点瓜果之类的,要么过来聊聊天,亲近亲近。

    周恒跟她们打过招呼之后,进了院子,一看,墙角又有一小筐子香瓜,大个皮薄,绿中带白,看着就新鲜。

    “妈,这香瓜是谁送来的?”周恒问道。

    他们家今年没种香瓜。

    去年喂猪、今年喂鸡,又是种地,又是果树,占去了很多时间,所以这些东西都没太种了。要按以前,他们家也多少都会种一些的,不会让孩子馋这些吃食。

    再加上,这几年,周恒平常不在家,种了也嫌没人吃,最后又得喂猪,就不想费那事了。

    李芸莲扭头回答他:“这是老胡家送来的,你尝尝,看甜不甜?”

    周恒把桶里的藕带,换过一遍清水之后,继续把藕带给泡着,然后就去洗了个香瓜。

    “这瓜好甜啊!妈,老胡家种了多少香瓜啊?”周恒咬了一口,边吃边问道。

    瓜真是又脆又甜。

    香瓜的品类很多,有的地方叫甜瓜,大名鼎鼎的哈密瓜也是其名字之一啊!

    这种瓜,想要甜,得昼夜温差大,光照足够。他们这里满足了昼夜温差的要求,所以味道很好;

    但哈密瓜则同时还光照足够,所以更甜,名气也更大。

    然而可惜,他们也只能自己种给自己吃吃,产生不了什么经济效益。

    李芸莲回答他:“没种多少,就在地头里套种了一些,自己吃吃的。”

    套种的意思,就是本来那里种着庄稼了,然后再在里面种点别的。

    有些人种这些瓜果类,种得不多自己吃吃的,怕被人偷,就藏在里面种点算了。

    要是单独一小块地种这个,那路过来来往往的人,走过就揪掉一个,还没等熟完就没有了,根本吃不上。

    以前周恒小时候,和小伙伴没少在别人家地里寻摸过,这大概是很多人小时候的乐趣之一吧。

    ……

    吃晚饭的时候,周恒特地把那盘晶莹如玉的炒藕带给拍了照,上传了朋友圈,心里那个美啊。

    以前做了什么好菜,他一般也很少上传的,主要是今天这个菜深得他心,就得瑟了一下。

    这不,惹得朋友圈里是一阵艳羡。

    刚不久前才看到他发的视频,去荷塘里采的藕带,塘里还有荷花,还有蜻蜓呢,一派大自然的气息。

    这不,现在菜都上桌了,那叫一个新鲜啊!

    于是朋友圈又是一阵“要邮寄”“要快点打包寄过来”的声音。

    周恒哈哈大笑,也不管那些,反正放毒惹众羡之后,吃自己的就是了。

    第二天,来了一件高兴的事情。

    周恒正在山上果树林里,给小鸡扫描扫描,既是刷经验,也是瞧瞧小鸡的长势,看看有什么毛病没有。

    这是每天的例行工作,自家的活儿嘛,做着一点儿也不嫌烦。

    就在这时,电话打来了,说木船快要送到了,司机有点不认识路,来问问。

    周恒心想,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昨天才跟自己确认有没有时间,现在车就给开来了!

    这是专车给自己送货吧?

    其实,他还真没猜错,木船如果订制的超大型、价格也特别贵的时候,他们的确是会专门送货的。

    一来是要保障送货安全,二来也需要到货后,给客户一些基本的培训和讲解,保养啊、指导开船啊之类的。

    毕竟大型、豪华型的木船、画舫等等,价格也绝对不会便宜,得配上这种服务。

    不过一般像周恒这种几万块钱的小单子,普通来说只会走正常的快递,包装方面虽然会小心翼翼,但不会有专门的配送师傅。

    买家们如果需要技术性指导的,都要么准备一份说明书,要么是网上教程。

    但周恒是特别客户,人家那边急赶着给他做好后,还专门请了辆车,给送了过来。

    周恒收到货后,心头一直感慨,这服务真是太好了,也不知道江大老板给他们捐了多少钱,让他们这么服务自己。

    是不是他也得感谢一下江大老板啊?

    这次送货的,不但请车了,还有一个年轻人跟车过来了。

    送货司机、小伙子、周恒父子,然后再在村里叫了两个人,几个人帮着把船弄下了湖,年轻人还教了周恒一系列的东西,行驶安全啊,闲时保养啊,急救措施啊等等。

    公事般的教程指导过后,他们准备返回,周恒邀请送货司机和小伙子:“你们先别急着回去,就在我们家吃顿饭呗。”

    在客户家吃饭,这本来不合公司的规矩,而且也怕引发交易方面的纠纷,他们连忙拒绝。

    不过周恒邀请得非常诚恳,他们也只得答应了。

    主要也是因为路太远,他们再从这里开出去,都要很长时间。

    走回家,李芸莲已经客客气气的在准备中饭了。大热天的,别人连夜开着车把自家的船给送来,也很辛苦,她是凭着本心给人张罗着饭菜。

    她没有在外面大城市待过,也不知道外面公事公办的那套,给完钱就不算亏待。她完全是觉得别人对得起自家,自家也应该对得起别人。

    小伙子姓郑,看着年轻,斯斯文文,看着像读书人,不像是做船工的样子。

    周恒给他倒了一杯酒,问他:“你们这行业,不是说没有年轻人吗?你算是这行的人吗?”

    感觉他挺了解这行业的,木船方面的细节内情,都知道得非常清楚,像是入行很久的样子。

    其实,年轻人做他这个挺好的,比如货发往全国,他会讲普通话,沟通起来就很方便。

    老年人在技术方面没问题,但以往的销售模式,都是周边就近销售,不是网络销往全国啊。

    而且这全国各地跑的,体力方面也是个考验啊,必须得是年轻人。

    郑鹏端起杯子把酒喝了,对周恒笑道:“我爷爷是个老师傅,我从小就是在造船厂长大的,我自己都会做船模,现在大学毕业了,就跟着爷爷一起干着。”

    周恒诧异:“不是说现在年轻人不愿意干这行吗?”

    这行业已经到了需要保护的地步,订单少,收入自然也不会高,随便干点别的都比这个强。

    “没办法啊,都不愿意那不是要断了传承吗?我爸也不支持我干这个,但我喜欢这一行,我特别喜欢做船模。”郑鹏笑道。

    周恒心头肃然起敬,连忙又给他倒满了酒,说道:“我再敬你一杯。”

    送货司机倒是没什么话头,看着郑鹏就像看着自家年轻后辈一样。

    司机一会儿要开车,不能喝酒,周发强也直喊他吃菜。

    语言虽然不通,但劝菜的动作姿态,似乎全国都一样。

    直到吃饱喝足,又稍微乘了一阵凉,他们便踏上了回去的征程。走之前,还一再跟周恒说,以后再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联系他们。

    周恒也上网,把尾款给付了。

    一会儿再去船上多拍拍照,给人家来个追评。这服务,真是不容易。

    说实话,周恒对这船还真是满意,颜值跟做工都没得说,很有一股古色古香的风味。

    它就往湖面那么一摆,都显得特别好看。

    原本买之前,他没打算买个这样的,但是现在买回来了,虽然花了点钱,他觉得一点也不亏。

    李芸莲在岸边看着,也赞不绝口:“这船好看,顶上还有篷,不怕晒也不怕雨淋。”

    就是有点贵。

    不过,这也是要用的地方,毕竟自家养了鱼,经常要看看啊,要不然,不管不顾的,前面不也白投资了。

    周恒拿手机各角度拍着,感觉拍得很不错,还给图片配上了文字:“作为一名海盗,一定要有一艘属于自己的船。”

    拍完了,周恒让父母上船,自己开着船,带他们先在自家领地巡视一番,熟悉熟悉。

    新木船,父母坐上去舍不得摸这,不敢碰那,生怕碰坏了或者碰花了,这物件可不便宜。

    有父母在,周恒把船开得很慢,怕他们不习惯会晕船,再一个,开慢点也能多领略一下湖面风光啊!

    以前这里是处低洼地带,他们没少路过这里,闲时找找菌子啊、挖点竹笋什么的,这里的风景已经看够了的。

    但今天这是完全不一样的视角啊!

    湖水很清,四周倒映着青山,中心地带倒映着蓝天白云,一些飞鸟叽叽喳喳的经过,与湖面倒影顿时配成双,别有一番趣味。

    湖面有微风吹着,坐在篷子下面,太阳不晒,很是凉快。

    周恒跟父母说道:“我们在公园里坐船游湖,船没这个漂亮,风景没咱们这里好,水也没有这个清,空气也没这里的好,还得自己开船,一个小时也要好几十块钱呢!”

    父母都是一阵啧啧声,外面真是喝个凉水都要钱。

    听着就像没什么人情味似的。

    慢慢开着船,几道银色的光点吸引了周恒的注意,原来是上次发现的透明鱼。

    隔了这些天不见,它们似乎长大了些。( 山村养殖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45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