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 176 突如其来的意外
    看着罗兰这一脸蒙逼的模样,f6众人都有些诧异,难道李林误会了罗兰不成?

    李林这时候却微笑道:“那妹子长得不错,一看就是个贤妻良母的类型。而且人长得很白,很有气质,最重要的是,能看得出来,她对罗兰很好。”

    f6其它众人都哦了声,显得颇有兴趣的样子。

    罗兰开始发呆,他在自己的记忆中将认识的,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们先归整,然后分类,很快就按李林所形容的,找出了最匹配的女孩,最后吓了一跳:“你说的是小沙?她喜欢我?不可能吧。”

    李林在一旁说道:“你自己回忆一下,你和汐沙的相处过程!”

    听到李林这么说,罗兰想了会,然后说道:“我敢确定,她绝对不喜欢我。”

    在这几个月相处的时间中,汐沙给罗兰的印象,是冰冷的,然后淡然的。她说话做事都是一种不疾不徐的态度,除了最开始的那两天稍稍有点‘刺’之外,其它时间都极好相处,就是性格偏冷淡。

    对于汐沙,罗兰觉得是个挺不错的妹子,但他从来没有觉得对方会喜欢自己。

    因为罗兰在大学时追过女孩子,知道女孩子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时,眼睛是会发光的。

    而汐沙,看自己的时候,根本没有那种双眼发光一样的神情。不过她性格挺好的,做的早餐也挺好吃,似乎还擅长女红,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相处,罗兰也觉得她是一个很适合做为妻子的女孩。

    只是这和对方喜欢自己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李林看着罗兰,皱起眉头:“你这是当局者迷啊。”

    罗兰耸耸肩:“我怀疑你是想太多了。”

    “好吧。”李林见说服不了罗兰,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时候,舒克说道:“你们两人似乎一起做了件有意思的事情?”

    “是这样的。”罗兰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听完后,f6众人都极是无语。

    舒克给自己倒了杯肥宅快乐水,说道:“李林他是狂暴野蛮人战士,去学习刀法很正常,你一个法师去凑什么热闹。”

    “呵,信不信等我把增益魔法学完,抡起苗刀来能把你们都打趴下!”都是在一起长大的基友,彼此之说话不需要顾忌太多,罗兰嘿嘿笑道:“到时候别说我欺负你们就行。”

    五个人同时给他竖中指,贝塔在一旁呵呵直笑。

    这时候,罗兰向旁边的贝塔奇地问道:“难怪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问题在你身上。”

    贝塔一脸惊讶:“我有什么问题?”

    “现在大学至少都开学两三个月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我就在隔壁市读大学啊。”贝塔呵呵笑道:“坐动车一个来回就一个小时多点……况且今天是双休,我回家里玩个白天没有什么稀奇吧。虽然虚拟舱放在隔壁市的房子里,但我只要在十点半前赶回去不就行了?”

    我去,为了玩游戏连大学都选离家近的吗?因为很多时候,本地人上本地大学,是可以申请外住的。

    南疆这边可没有什么厉害的大学,隔壁市的一本大学,就是个名头,其实师资力量根本就是二本的水平。

    罗兰听说贝塔的学习成绩可以的,上这个伪一本大学是不是有些浪费了。

    不过他和贝塔还不算太熟,这事情他管不着啊。

    “好了,贝塔的事情先不说,我有个想法。”李林突然插嘴进来:“干脆我们所有人都去学苗刀术好了。你们看啊,连罗兰这个纯法系职业都学了近战技能,你们其它人多多少少都有近战天赋,舒克的圣武士,大多数时候都是以近战为主,巴西虽然是猎人,但必要的时候也得近战的,至于候塞雷……我觉得双手重武器盗贼似乎很有搞头。”

    众人都没有反对,毕竟李林说的都是实情。

    “至于你们的学费,几千块钱而已,我帮你们都出了。”话说到这里,李林不着痕迹地向罗兰使了个眼色。

    罗兰想了想,就遂了李林的意,没有揭穿他。

    “好了,今天就先聚到这里吧,我去刀术馆交钱先,明天我们在刀术馆集合。”李林站了起来,一口把剩下的啤酒喝完,随后离开了包厢。

    其它人在包厢里多呆了一个多小时后,也散了。

    罗兰今天没有去刀术馆,而是回到家里,因为下午他要和家人一起去祭祀祖先。

    罗家的祠堂在郊区的一座村子里,和其它人在重阳或者清阳祭祖不同,罗家喜欢在一个不是什么节日的特定日子祭祖。

    和父母乘车回到老家。

    他们回得比较早。

    因为大多数的人都迁往城市,这座以前还算热闹的小村子,现在已经很冷清,村中只有几个老人和一些留守儿童还在待着。

    这些儿童按辈分都是罗兰的侄子侄女,他们每天得自己踩单车,到十多公里外的另一座镇子上小学。

    要是十几年前,路没有修好的时候,就是件苦差事。

    但现在村村都通了水泥路,十多公里也就是得提前半小时左右上学而已。

    罗兰上前和几个老人打招呼,从大叔公一直叫到了十二叔公。

    随后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族人都回得差不多了,加上小孩子近六十多人,大家互相客套闲聊了一阵,便提着鞭炮和黄纸香烛,结伴去了村后的祠堂那里。

    现在市内不准放鞭炮,但市郊的村子还是可以的,只要不起火灾,也没有人来查。

    祠堂修整过,依然还是青砖黑瓦,但没有任何老旧的感觉,门口还多了片占地面积极大的水泥地。

    照惯例还是由四叔公主持祭祀,其实现在的仪式流程已经很宽松随便了,要是换在十几二十年前,什么三叩九拜,什么祭祀前一天不准喝水饮食等许多规矩都是要遵守的。

    罗兰以为这也只是一次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的,例行的祭祀。

    但就在四叔公主持着祭祀,烧完纸钱,让族人们行鞠躬拜礼的时候,罗兰却愣了一下,然后猛地看向祠堂的屋顶。

    他感觉到一股能量自己的头顶成形。

    虽然很微弱,但确确实实是能量。和魔力波动类似,频率却不太相同的能量。(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373/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