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浑沌记 > 795 久已铸剑为犁,今又释兽成魇
    (795 久已铸剑为犁,今又释兽成魇)

    在逐风部落中,第十九他们正在一间豪华的帐篷内。

    虽然大多数逐风人住的还是树皮屋,但他们专门把最大最豪华的圆顶帐篷给腾了出来,给来自南方的“神明”们居住。

    这座帐篷中是有间隔的,被隔开了一个大厅,七八个互不相通的卧室。大厅里烧着碳火,地毯上摆满了美酒和美食。

    勾诛和林玫儿刚进入帐篷里,便有一个逐风部的皓首老者在门口跪拜道:

    “尊贵的神明,我们部落刚刚回到故地,供奉过于简陋,还请神明担待。”

    勾诛回头看了一眼,说:“我们不是神明,只是修士。你们的招待已经很不错了。你回去睡觉吧,我们只借宿几天。”

    这老者目光中似乎露出犹豫之色。但看到勾诛的眼神,他再度一拜,就离开了。

    勾诛神识往四周一扫,周边百步内还有几个逐鹿人,但距离都不是很近。

    他低声说对众人道:“刚刚门口那个老头,目光不是很信任我们。不要碰这里的食物,小心行事。”

    以他的紫府神识,如果一探对方的情绪,或许能知道更多。不过这样也显得相当霸道,并无十分必要。

    对勾诛来说,他只要看到对方的眼睛,就能察觉出不少的东西来。至少这个老头对他们并不信任。

    不管怎么样,小心驶得万年船。如果逐风部落的对他们小心防范,他一点也不会吃惊。他对对方也是如此。

    只是这让他隐隐有些担忧。如此巨大的一个部落如果局势不稳,又被尘族人利用的话,云王的后方可就危险了。

    与此同时,数里之外的一个山洞中,十来个人围坐在洞内。洞外点燃的篝火投射进来,在人影之间乱窜,将几个扭曲的怪异人影投射在洞壁上。

    这里的人明显分为两伙。

    其中一伙人有七八个,以逐风部落的老族长康拜为首,这些人大多容颜苍老,身形佝偻,身上披着厚厚的鹿皮袍子。

    另一伙是三四个年轻人,以少族长康度西为首。他们身体健壮,即便这隆冬的季节,也只不过披着薄薄的灰白布袍,半个肩膀和胳膊都裸露在外。

    只是他们不少人身上带伤,用一种宽大的树叶包扎着,空气中还有隐隐的血腥味。

    不一会儿,一名白发老者躬身走进了洞里。他名叫洛该,是整个逐风部落资格最老的长老之一,是族长康拜的左右手。

    洛该一进来,昏暗的洞里,火光跳动间,看不清众人的相貌。他只听到康拜压低了声音问:

    “怎么样,南方的神明们都安顿好了吗?”

    “大人放心,都安顿好了。他们都在主帐内。四周已经安排好了人手。他们要是出来走动,立刻会有人报过来的。”

    康拜点了点头。如果这些南方的神明在他们的营地里走动,他根本不敢说话。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说错什么惹怒这些神明。

    他们这些族长和长老们原本可以住在温暖舒适的主帐中开会,现在却只能在这冰冷的山洞里才能确保隐秘了。

    “死伤多少?”康拜忽然开口问。

    “已经清点过,死三十一人,伤一百零二人。”

    康度西早就打算开口,但是康拜一直让他们等着,直到洛该回来:“岗哨并没有问题,这些魇兽其实也并不强。只是忽然被释放在我们……”

    “已经发生的事就不用再说了吧,”洛该声音有些嘶哑,有点生硬地打断了康度西的辩解,然后将脸孔朝向族长的侧影。

    “族长大人,赶紧下令解封吧。想想换了五十年前,谁敢用魇兽袭击我们部落?就是尘族人那些魇兽师,哪个不是学了我们家那些叛逆的术法?”

    “解封?解什么封?”康度西本能地感觉不妙,但他并不知道洛该到底在撺掇什么。

    魇兽之术的确是出自逐风部落的驯兽之法。数百年前,这个部落还是一个尘族部落的时候,它并不叫逐风部落,而叫逐魇部落。

    这是一个疯狂追逐恐怖的梦魇的部落。

    那时他们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要遭受各种恐吓,各种恐怖的折磨。这是为了让他们在心理上产生恐怖的阴影,他们的噩梦才会更可怕。

    只有可怕的梦魇中,才能诞生恐怖的、战力更强的魇兽。

    归顺于风王,他们成为风族部落之后,驯养和出售驯鹿给他们带来了财富和优渥的生活。风国的军队保障了冬度山一带的平安。

    舒适和和平的生活下,愿意修炼魇兽的人越来越少,驯养魇兽这种折磨人的传统开始逐渐消失。渐渐只剩下一些坚守传统的老人了。

    大约五十年前,风王决定结束血腥驯兽的残酷传统,下令各部落将战兽一律封印,不能再使用。在风国范围内使用战兽将并认为是非法的。

    战兽包括魇兽都不能消灭。一旦彻底消灭,那么驯养他们的兽师的修为也彻底完了,连寿命都要大损。

    封印了之后,他们依然可以继续修炼,延长自己的寿命,战兽的修为还能继续提高。只是风国的法律禁止他们再使用战兽进行战斗了。

    现在部落中的年轻一代大多学习“南方神明”带来的修炼功法,尤其以极武宗的体修功法为主。康度西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数百年间他们族中也有人叛逃到尘族部落去,所以魇兽之术在尘族的兽师中还是存在的。所以才出现了他们部落居然遭到魇兽袭击这种事。

    “解封我们的魇兽!”火光中洛该目光闪烁,神情激动,“现在风国自身难保,根本无力管我们的死活。

    “土国的援军往北去了,一定会在雪国那边和尘族人决战,两败俱伤。

    “我们只要释放出魇兽,占据冬度山自立,从此我们就是北疆的第三大势力!”

    洛该说出这番话来,所有人包括年轻的康度西都被震撼住了。逐风部落占据冬度山自立?自成一国,对任何人而言都是有诱惑的一件事。

    但是一旦自立,他们也就等同抛弃了风国人的身份,以及和厚土帝国贸易的资格,也就等同失去了优渥富裕的生活。

    这毫无疑问是叛国,风国的军队第一个饶不了他们。

    其次是尘族人,一直对他们虎视眈眈。没有了风国的庇护,他们能抵抗尘族人的侵袭吗?

    还有南方的强大的厚土帝国,他们会怎么对待这件事?会容忍他们的北面出现一个新的国家吗?

    一瞬间,四面皆敌。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自立一国的理想,值得吗?

    “你疯了!”康度西沉默了几息,脱口而出,“这是叛国。我们不可能是那些南方神明的对手,也不可能打得过疯狂的尘族。”

    “年轻人,你头脑太简单了,”洛该收敛了激动的神情,冷笑起来。

    “来自南方的神明封印了我们的魇兽,建立了风国,说他们的军队可以世世代代保护我们的牧场。

    “结果呢?他们一败涂地,差点亡国,连风王都死了。

    “至于尘族,他们忙着去和土国来的援军战斗,哪有空来打我们?

    “我们起兵自立,就能占据整个冬度山。不管风国也好、土国也好、尘族人也好,都得来拉拢巴结我们。否则我们就可能投向他们的敌人。

    “族人们被南方来的布料和瓷器腐蚀了头脑,以为我们天生就应该过着舒适的生活。所以才会有如今被赶得到处跑的惨败。

    “我们是草原上的野兽,我们要恢复逐魇部落的名字,我们要建立一个国家,维护自己的利益,从此再不听任何人的蛊惑。

    “这是数百年来最好的机会,一旦失去,就再也不可能拥有!”

    洛该的一言一辞中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将这些老人和年轻人心中的某种热血都激活了。所有人再度陷入了沉寂中。

    “那些南方来的神明现在正在主帐中。”沉默良久,仿佛经历了漫,“如果现在解封魇兽,很有可能被他们察觉。等过几天他们离开了,我们再启封。”

    “不可!”洛该神情激动地打断了族长的话。

    在魇兽被封印之前,他是族中实力最强的兽师之一。魇兽被封印之后,他只不过一个寿命比凡人要长的老不死的老头而已。

    他比任何人都渴望迅速解封他的魇兽。这么好的机会近在眼前,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放过?

    “必须马上启封!这些南方神明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重新控制我们。在风国的军队再度控制冬度山之前他们绝对不会走的。

    “现在就去把所有的魇兽释放出来,包围主帐。如果他们肯让食忆兽吞噬掉他们在冬度山上看到的一切的记忆,就放他们离开。

    “否则就把他们全部留在这里!”

    跳动的火光中,洛该烟黄的眼睛中反射出嗜血的光芒。( 浑沌记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192/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