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浑沌记 > 794 雪原飞骑逐兽主,冻土玄冰诛地龙
    (794 雪原飞骑逐兽主,冻土玄冰诛地龙)

    就在康度西跪拜的同时,空中一片雪亮,一条巨大的飞舟从空中显露出来。

    集体行动总是比孤胆奇侠要麻烦许多。即便勾诛是正午收到宋如海的传音就打算立刻出发,一行人磨磨蹭蹭也到天黑才抵达了冬度山脉。

    冬度山脉的范围很大。他们抵达的区域和宋如海他们所在不是同一个地方。

    他们显然不是一来就直接找宋家老祖交易的。想要迷惑敌人,至少装也要装得像是来猎杀尘族的非凡力量的。

    宋如海已经开始和宋家老祖联络,并把勾诛等人往冬度山的消息“透露”给了对方,只是暂时还没确定具体的路线。

    因此宋家老祖的目光说不定已经注意到这里。他们既然是做戏,就要做得像一点。

    何况勾诛是真的要多积攒一些战绩点,用来争取翠玉宫将来在逍遥仙盟中的地位的。

    勾诛让第十九他们乘坐飞舟在后,他则一个人飞遁在前,把紫璃镜悬在头顶,一面飞遁一面往四方扫荡。

    他的阴丹诡气越来越强,已经足以实质性地影响身周的光线。虽然他无法做到像连菱那样完美的隐身,但悬浮在空中,身周发出的微光变成近似夜空的颜色还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他从空中飘忽而过的时候,看上去就像一团有点透明的薄云。

    就像在安静的夜里人们总是能听到更遥远的声音一样,在夜里他的神识也能感悟得更远。

    不出他所料,尘族人的非凡者果然会从冬度山,而且是冬度山上人烟最为密集的地方入手。

    逐风部落尽管经过了战火摧残,但至少还有十万之众。

    这个部落以往主要是依赖风国军力的庇护。如今风都都差点被攻陷,自顾不暇。他们没有了庇护,想要靠自己重新组织起战力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隔着很远他就感觉到怪异的神识在逐风部落的核心部分不断波动,在夜色里如同燃烧的野火一般显眼。他立刻赶了过来,将玄冥寒域展开。

    就在他这一击之下,一百多头古怪的战兽就像被刺破的气泡一样消失了。他顿时有些遗憾,还以为是击中了什么幻影。

    但这时候他身上的令牌不断微震,其中的战绩点数开始不断增加,每次增加十点,几息之后,豁然达到了数千点!

    魇兽虽然是梦魇中所化,但一旦化身出来,就是真正的实在的战兽。和所有的战兽一样,它是有魂息的。因此它们被击杀当然会转化为逍遥会令牌中的战绩点。

    但是和这现世中土生土长的兽类不同的是,它们一旦被击杀,就会回到魇兽师的梦魇中去了。

    而且魇兽师只要还有神识之力,就能不断地观想梦魇,将魇兽不断地释放出来。

    这对他刷战绩点有很大的好处,但是对逐风部落的这些凡人来说就不妙了。

    魇兽师就是尘族人中的魂修,只修神魂,不修气,不修法,也不修身。这种藏头不露尾的家伙是最难对付的。

    勾诛用神识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传达了下去。在众多逐风部落部民的跪拜中,飞舟轰隆隆地降落在了部落中的空地上。

    第十九、慕容清和土留犀他们留在部落中对付后面可能出现的突袭。而勾诛则和林玫儿顺着神识波动去寻找魇兽师真正的位置。

    如果一头魇兽价值十点战绩,那么一名能不断产生魇兽的魇兽师价值多少?勾诛忽然对此充满了好奇。

    风族人已经许多年没有兽师了。他们大多数强者在南方厚土王朝的引导下开始转为体修,以锤炼肉身为主,崇拜极武宗那些以武入道的高人。

    因此魇兽师必然是尘族人。尘族人直接攻击冬度山上人口最多的部落,肯定是有着某种目的的。

    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在计划制造混乱,然后趁乱重新占据冬度山,以便攻击风都,截断云王的归途。

    如今大多数修士的力量都北去了,这里的确是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档。否则昊正临走之前,也不会有意和他千叮万嘱要守好风都城了。

    勾诛和林玫儿两人踩在凤血鸢上,在月光之下顺着他用紫璃镜照到的那许多细微的神识流往前疾飞。

    每一头魇兽一旦幻化出来,就是具有独立意识的单独的个体。兽师完全可以预先就把命令植入它们脑中,所以根本不需要传递神识来控制。

    这些细不可查的神识流,是兽师用来和这些魇兽相互定位,尤其是收回这些魇兽所用。

    一旦这些魇兽被杀化为单纯的神意之力,靠这定位还可以在完全消散之前,将其中一部分收回到本体。

    因为非常细微,所以即便敌人有着紫府神识,也很难追踪出他们的位置。

    尘族兽师没有想到的是勾诛有紫璃镜。紫色微光照射出去,这些如蛛丝一般的神识微流便显露了出来。

    十余里的距离,凤血鸢几乎是瞬间即达。但这还是超出了勾诛的预料。能在超过十里的远距离上释放魇兽,那对方的实力应该不弱于紫府了。

    神识微流的末端飘荡在空中,正在不断散去。对方果然也是高人,察觉到有追兵到来,毫不犹豫将所有的细微联系都斩断了。

    一旦斩断,他们也就失去了所有释放出去的魇兽,必须自己再在梦魇中重新凝炼了。

    看着寂静无比,毫无人气的一片林海雪原,勾诛心中相当纳闷。

    即便对方能果断斩断这些神识连接,应该也不至于瞬间就跑出他的神识追索的范围。怎么就这样消失不见了呢?

    “要不我把黑煞释放出去追追看?”林玫儿美目闪动,望着月明星稀之下静悄悄的旷野,“他们应该会往南跑。”

    “不对,他们跑不了这么快。”

    勾诛望着地面,想起了土留犀的躲藏绝技。

    土遁修士是最善于躲藏的存在。因为厚厚的土层最方便隔绝神识感应。

    尘族的兽师说不定也利用某种方法达到了同样的效果。

    他降落在地,就在神识连接被斩断的地方,身上玄冥法力汹涌而起,聚集到掌心,皎洁冰冷的玄冥灵光四射而出,让他仿佛握住了一轮明月。

    紧接着他掌心传出一声龙吟。一头完全由玄冥寒水组成的冰龙呼啸而出,腾空而起三四丈,又调头往下,一头砸入雪地中。

    雪地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甚至土地下的泥土也没有。

    北疆的冬天,地面早已变成冻土。只是土壤的冻结只是表层,深处依然是温暖的。

    但随着冰龙入土,寒气不断地向地底深处蔓延。原本松软潮湿的土壤,正在不断地化为极为寒冷的坚冰。

    在地下大约十多丈的深处,一头形如巨大蚯蚓的怪兽忽然感觉到了寒意的来临。

    它不由得浑身一抖,身上一环一环的肌肉立刻紧缩起来,然后一头猛地伸长,往更深的地下钻去。

    但它还没有来得及钻入更深的土中,四周的土壤就已经变得坚硬冰寒,不断地吸收它体内的热量。

    很快,它变得僵硬不动,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起来。

    噗地一声轻响,这条巨大的蚯蚓已经化为一团虚无的神意,消失不见。而它身体中一个穿着华丽大袍的老者身躯翻滚而出。

    他落在蚯蚓般怪兽所挖出的地下深穴中,脸上结着白色的霜,早已被冻僵,消失了所有的生机。

    在地面上,勾诛完全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他本来以为寒气能把可能潜藏在地下的敌人逼出来,却没想到几十息过去,他认为他的玄冥寒气已经到达他所能到达的最大的深度,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算了,我们先回去吧。”勾诛有点失望地说。

    “好。”林玫儿倒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仿佛只要跟在他勾诛身后,她就天然觉得什么事儿都让她觉得高兴。

    两人站在凤血鸢上回逐鹿部落去。勾诛感觉令牌又微微震动了两下。他将神识探入一查,心中暗暗吃惊。居然又增加了八百多点的战绩!( 浑沌记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192/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