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浑沌记 > 793 战火焚故园,寒冰驱梦魇
    (793 战火焚故园,寒冰驱梦魇)

    到达风都的八千多名闲玄修士中,虚丹境界的有三千多人,紫府的也有三百余人。

    除去一双手能数得清的几个不参与此事的金丹老怪之外,这些人就是整个厚土王朝中闲玄的主要战力了,几乎占了厚土王朝修士战力的三分之二。

    参与逍遥大会的虚丹以上修士,每人得到一张掺有会神玉的令牌。每诛杀一名尘族的兽师或者一头战兽,都会有一缕对方的魂息被收纳进去,变成对应的战绩点。

    三个月后,每个修士都可以凭借着这枚令牌来领取自己在逍遥仙盟中的座次。

    筑基修士没有资格获得令牌,但可以选择跟随任何一名拥有主令牌的修士。他们所获得战绩也将纳入令牌持有者的战绩中。

    为了防止这些修士们相互掠夺,令牌被设计成了每个令牌都有固定的物主,无法转移他人。其中的记录的战绩点也是无法转移的。

    青色的令牌上,还镶嵌着一枚血红色如玛瑙般的椭圆形法器,名为“火熔金体丹”。此物是负责此次斗法大会安全的玄铁卫给每个修士的“保命”之物。

    只要一念注入,这枚“火熔金体丹”就会与修士的肉身融合。

    无论修士重伤还是垂死,只要魂魄还没进轮回,“金体”都会极速修复肉身。肉身被修复之后,还会获得极大的战力提升。

    将肉身融合法器的事在西贾那边是见怪不怪。但对中土修士来说,肉身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多数人是不愿意随便被改造的。

    但做为保命之物就不同了。如果都要死了,那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云王出征的第二天,每个派系都有大宗门或者有名的散修中紫府五气圆满的修士领头,开始了各自猎杀尘族兽师和战兽的历程。

    大部分修士紧跟云王北征的队伍而去。跟随大军对他们来说感觉更有安全感,而且尘族人一定会不断袭击阻截这支军队,他们有望收获更多的战绩。

    勾诛就不一样了。他受云王的托付要保住风都不失,那就注定不能离开风都太远。

    好在他不用终日守在城里。云王率三万人救援风都,带走两万人北征雪国遗迹,风都城中还有一万之众的金州军,一万多的风族残部。

    这些人由洪如是坐镇亲自控制。他们想要扫荡北疆是不太可能,但守住风都足矣。

    打开地图,勾诛要找的是一片离开风都不是很远,有尘族人神异力量存在的可能,又方便和宋家老祖完成交易的地域。

    他的目光在地图上扫来扫去,最终手指轻轻一磕,定在了风都城南面五十里左右的安度山。

    冬度山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脉,虽然不高,但是兜住了南方来的暖风,又阻挡了北面来的寒潮。山脉南麓相对风都来说更加温暖,长满了落叶松。

    这是以前许多风族部落度过冬天的理想之地。被寒尘巫女的军队占领并屠戮一空之后,就成了进攻风都的前哨基地。

    目前尘族军队已经溃散,不少风族人已经回到自己的部落在冬度山的故地过冬。但云王又分不出太多军队来控制这一带,所以局势依然非常混乱。

    勾诛估计,如果尘族人想要反击风都来牵制云王的北征军,就不可能不从冬度山入手。因此他去那里清剿一番,应该能获得不少战绩点。

    而且在那解决宋家老祖,也比将风都城变成金丹修士之间的战场,结果搞得一片狼藉,甚至毁了至关重要的传送阵要好。

    他计划黄璐等人先去冬度山踩点,依据地势布好阵法和陷阱。然后他带着宋兰等人前去“狩猎”。

    宋如海则在恰当时机将他们的路线“出卖”给宋家老祖。

    等宋家老祖等人伏击他们“得手”,宋如海和这位老祖的交易才正式开始。宋如海得到血魂根,而宋家老祖吞噬一个假的宋兰。

    到那时,连菱、寒碑子、林玫儿等同四名金丹战力,合力围攻宋家老祖。再加上其他还有那么多紫府人手对付宋家老祖的爪牙,怎么说也是十拿九稳。

    这其中关键是必须让对方误判自己的实力。好在连菱始终潜伏,寒碑子和林玫儿丹顶冠中的血黑二煞更是深藏不出,对方没有提前感知的可能。

    “这个计划不错。但我打算和师妹一起提前去冬度山布阵。要布设宋家的血魂根果阵,最好有宋家子弟参与。”宋如海说的师妹是指黄璐。

    “这……”勾诛一皱眉头,有点犹豫。这一点并没有在他的预算之内。

    自从离开翠玉宫以来,宋如海和宋兰这两个宋家子弟一直都是重点保护对象。任何时候,都有林玫儿和缪其中看着,防止宋家老祖的偷袭。

    宋兰自不用说,宋如海如果碰到宋家老祖直接给控制了,他们又不能及时发现,就可能酿成难以预计的惨祸。

    如果宋如海先跑去冬度山,无论是他还是黄璐,都没有金丹实力。遇到宋家老祖不但没有一战之力,只怕连逃都逃不掉。

    他又不可能把连菱、寒碑子给宋如海“随身携带”。寒碑子那冰冷的脾气,宋如海即便得到原主的首肯使用留身碑,也没法把寒碑子唤出来。

    “那让林玫儿和你们一起去吧。”勾诛脑子一转,只能想出了这个唯一可行的办法。

    黄璐脸上顿时阴云密布。在她眼中和男神宋如海同游冬度山的梦幻之旅,再带上一个如花似玉的鹤族妖女?这算是什么?

    林玫儿也不是好惹的主儿。她早已注意到黄璐的异样目光,冷冷一哼,白眼翻到了天上,说:“我才懒得去。”

    这让黄璐变得火冒三丈,二女隔空用目光交火,只差在空中迸出火星了。

    最后勾诛决定,让宋如海、黄璐,外加神识颇为强大的白虎和缪其中,三人一猫同去踩点。其他人随他行动。

    ……

    坤元四十年正月十五,雪住之后,幽暗的丛林里点起了许多的火把,围绕着许多一座座用木料和树皮搭建而成的三角形的简陋屋子。

    逐风部落的少主康度西披着厚厚的毛皮,和许多族人一起坐在柔软的草垫上,看着眼前暖烘烘跳动的篝火,在眼中画出很多闪烁的光影。

    火上烧烤着一块硕大的鹿肉,在火焰中不断发出滋滋声,琥珀色的油脂一滴一滴地滴落在火中,散发出让人食欲大开的香味。

    逐风部落是风族人最大的部落之一,以驯养驯鹿为生。驯鹿喜欢吃生长在松林中的苔藓,他们在冬度山脉上占有广阔的地盘。

    但这一片曾经的繁荣之地被战争给毁了。如今虽然尘族人溃散了,但是家园只剩下满目疮痍。这些树皮屋都是他们最近几天才搭建起来的。

    好在这里的篝火依然如同往日一般温暖。如果战争结束,往日生活还是可以再重现的。

    饥肠辘辘的康度西从篝火中切下一大块肉,正坐下要送入口中,忽然听到一阵粗重的呼吸声。他往左一看,所见之物几乎让他魂飞魄散。

    这根本就不像是现实中的动物,完全是从噩梦中走出的怪物。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因为腐烂而缺失了嘴唇,即使紧闭着,口中也露出足有三寸来长,一根根如同匕首一般的肮脏、发臭的尖牙。

    它的头部很像是狼,但是要大得多,狼头足有牛头的大小。它身体的就像是足有一条牛那么大、被剥掉了皮的血肉模糊的狼,不少内脏血淋淋地裸露在外。

    康度西一下子愣住了。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是梦?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但这东西张口咬来,一口咬在他的左臂上,这感觉可一点都不是虚幻。

    他立刻感觉左臂一麻,紧接着就像被烧红的烙铁贴上了骨头一样剧痛起来,整个左臂热乎乎地,血就像喷泉一样涌出。

    恐惧的叫喊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是一个瞬间,无数的这种怪兽就无中生有地产生了出来,开始袭击毫无防备的族人们。

    有人胳膊被咬断了,也有人腹破肠出,还有人一次就被咬断了脖子。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和惊恐的尖叫声。

    “为什么岗哨没有一点反应!”

    康度西脑中闪过这个强烈的疑问,但他并没有过多纠结。

    他将已经落在这怪物口中的左臂破罐子破摔地往前架住狼头,右手迅速从腰上抽出一把短剑,噗嗤一声直捅而入。

    他并不是凡人,气血充沛,骨骼也非同一般。左臂被狠咬之下,虽然血肉模糊,却没有断,将狼头死死地抵住了。

    右手持着短剑,他一剑一剑地捅去。他能隐约感觉到这怪狼的“要害”所在。

    只是对方在不断在挣扎,而且他自身的力道也无法精准地控制。所以七八剑之后,他才碰运气般地刺中了对方的“核心”。

    只听噗地一声轻响,就像某个气泡破裂了。他感觉到全身一轻。刚刚狠咬着自己的怪兽竟然如同幻觉般消失不见了。

    只是怪物虽然消失,他的伤口却依然是实实在在的。左手上热乎乎的全是自己的鲜血,小臂到指尖完全失去了感觉。

    “是魇兽!”

    魇兽是尘族兽师的战兽中的一种。只是你很难说清魇兽究竟是什么。它是从兽师的噩梦中被幻化而出,化虚为实的东西。它的形态取决于兽师印象最为深刻的梦魇。

    这也怪不得它们能不被周边的岗哨所发觉了。实力强大的魇兽师能在数里之外,凭空将这些魇兽直接“幻想”到他们的部落中来。

    他们的岗哨只是凡人驻守,什么也不会察觉。

    果然,空中不断出现一团团如同空缺般的黑影,梦魇般的怪兽正不断地幻化出来。

    康度西手持短剑,正要冲出去舍命一搏,忽然感觉一阵寒意笼罩了四周。地面原本还在跳动的篝火,竟然无声无息地熄灭了。

    空中出现了另一轮明月。其实那是一个悬浮在半空,笼罩在如同明月之光中的年轻道人。

    他穿着一身如同夜色一般深沉的道袍,手中持着一柄雪白的长剑,剑上隐隐有白色的火苗在跳动。

    不可思议的寒气从他身周的白色光芒中喷涌而出,几乎是瞬间就笼罩了他们的整个部落。

    这股寒气足以将他瞬间冻成冰疙瘩。但对方小心地控制着这些寒气,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已经不那么刺骨。

    寒气中还带着一股如同春风滋生万物般的生机勃勃灵气,开始修复他的伤势。

    这种程度的修复虽然不能让人能起死回生或者断肢再造,却止住了他左手臂上的流血。那如同烈火灼烧般的痛苦也好了很多。这让他精神大震。

    寒气真正攻击的目标是那些个头巨大、身躯恐怖的魇兽。它们身体上很快结起了厚霜,行动也明显缓慢了下来。

    与此同时,康度西眼前清晰地看到,一根根锋利的冰锥在空中凝结而成。半息之后,它们就像得到了统一的命令,一齐直刺而下。

    每一支冰锥都刚好刺中了支撑这些魇兽存在的核心,几乎毫无偏差。瞬间之后,所有的魇兽一齐消失了。

    这是来自南方中土的神明!康度西膝盖一软,就向着那位“神明”跪拜了下去。( 浑沌记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192/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