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浑沌记 > 796 螳螂捕蝉图冬度,黄雀在后谋风都
    (796 螳螂捕蝉图冬度,黄雀在后谋风都)

    “洛该,你疯了?这是反叛!而且他们刚刚救了很多我们族人的命!”

    康度西并不反对自立,但他修炼的是南方神明传授给他的体修术法,对气修也有一定的了解。

    在他看来,今晚一次灭杀上白头魇兽的那个一身寒气的修士绝没有那么好对付。他绝对不愿与之发生冲突。

    所谓抹去记忆只不过是开战的托词罢了。那些南方神明是绝不可能乖乖让他们抹去部分记忆的。

    “释放魇兽本身就已经违反了风王的禁兽令,就已经是反叛了。

    “对那些南方人你还要知恩图报吗?别忘了五百年前我们可是独立的部落。难道不是他们侵夺了我们的土地才建立了风国?

    “你以为他们是来救我们的?别傻了!他们只不过希望我们世世代代成为他们的附庸而已。”

    洛该严词反驳。

    “不要争了!”族长康拜做了最后的决定。

    “记住,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叛国自立,我们依然是风国人,我们永远也是风国人!

    “但现在局势危急,我们遭受尘族魇兽的袭击,所以我们必须要有自保之力。

    “安高长老,你和康度西一起,带五百名勇士,在主帐周边守卫,请诸位神明们暂时待在主帐内。稍后我亲自去和他们交涉,请求他们的认可。

    “洛该和其他的长老,你们立刻回到自己的家族,让家族中的长者带着众人往冬度山深处撤离。

    “命令他们撤离之后,所有的长老和兽师全都到主帐前集合!”

    康拜内心也是很想解封魇兽的。因为他虽然寿元依然绵长,但还是越来越老了。不愿意作为一个无力的老酋长长久地存在下去,他渴望着力量。

    逐风部落的魇兽并非只是他们这一代老人的力量,而是从上古时代开始,就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

    那些来自古人梦魇中的恐怖恶兽,有不少都传承了下来,现在依然存在着,只不过是被封印罢了。

    一旦释放,他就能再度拥有强大无比的力量。迅雷不及掩耳占领冬度山,他们就能立稳脚跟。

    他将不但重获自己的力量,还成就部落的千古大功。

    风王之所以下令封印所有的魇兽,显然也是忌惮他们这个部落这些魇兽的。

    在以往,他们从风族的身份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既然想要持久地拥有这些好处,他们就不能直接违逆风王的禁令。

    但现在,风王死了,风国王庭摇摇欲坠。这好处已经不复存在了,而且他们又遭受了尘族魇兽的攻击,这简直是一个绝好无比的借口。

    他内心早就做出了决定。从他选择的议事地点就能看出来了。他们所在的这个山洞叫做祖洞,只有他和极少数的几名长老知道,这就是魇兽的封印之地。

    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那些意外到来的南方神明。

    所谓的“请求认可”只不过他的敷衍之辞罢了。

    就算对方能认可,一旦这些所谓神明察觉到他们启封了魇兽,那么最多一两天,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整个风国。

    风国在风都的驻军极有可能会有所行动。更要命的是冬度山上其他的部落也会立刻戒备起来,甚至和他们一样解封战兽。

    他们就不可能以最快速的速度将整个冬度山纳入他们的新的国土范围了。他冒着风险做这件事能得到的好处就会急剧减少。

    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些恐怖魇兽的完全苏醒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它们需要吞噬生灵的气血之力才能恢复得更快。如果是那些南方来的神明作为第一轮祭品,那就最好不过了。

    他已经疏散了所有的民众,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到时候这些神明的失踪,真有风国的人查起,他也可以推到袭击他们的尘族人身上去。

    看着所有的人都走出了洞口,他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物件。那是一个只有核桃大小的石头雕刻的兽头。

    他用力一捏,并不坚固的兽头裂成了两半。地面有细微的震动随之传来,仿佛某种东西也随之破裂了。

    恐怖的灵机波动从地底一闪而出,但又随即湮灭了。

    在另一边,洛该举着火把,走过静寂无人的密林里。

    他们的祖洞离开部落的营地有不短的距离。只有康度西等年轻人才修炼过气血,能疾步行走。他在这里只不过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罢了。

    一只黑色的飞蛾从不知道哪里飞来,然后就绕着他的火把绕了两圈,然后啪地一声,炸裂开来,在他面前变成了一团人形的黑雾。

    一股阴冷的神念传了过来,让他感觉全身都像掉进水里一样冷战不已。

    “洛该,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你不是说你们刚刚回到故地,没有任何防备,这次袭击绝不会有危险?”

    洛该强行直起了身体,说:“本……本来就……没什么危险。只是今天意外来了几个土国来支援的修士。”

    “哼!你知道么,因为你的所谓意外,姆昆老儿死了!”

    “姆昆死了?这怎么可能?他怎么死的?”在洛该心中,姆昆是他羡慕的对象。这家伙和曾经他一样是魇兽师。

    姆昆的魇兽中,拥有以群攻取胜的尸狼,还有能将自身吞下钻入土层深处,将厚厚的土层作为隐匿和防御的土龙兽。谁能轻易杀了他?

    “他死在三十丈深的地下,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他挖出来。直到那么深的土地都被冻成了坚冰,他是被冻死的。”

    洛该想起了在那名悬浮在空中,穿着一身深蓝色道袍,浑身射出冰寒之光的修士。他不由得口中喃喃道:“是那个人?居然这么强?”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所以那些修士出现的时候,他只能用凡人的神识去感悟,无法了解那些南方修士的实力。

    对方一招就秒杀了那一百多头尸狼并未太让他吃惊。因为他自认如果解封了他的魇兽,他也有类似的实力。

    但姆昆居然被冻死在地下,这有点超乎他的想象了。

    就是这时,他忽然感觉自己心头似乎点亮了一盏明灯,自己的意识就如这灯光一般往四周的黑夜中延伸了出去。

    他双眼所见变得更加清晰,整个密林里数里的范围仿佛都在他的视觉和听觉的掌控之下,一清二楚。

    那是他的魇兽被释放出来了。

    这些被封印的魇兽一旦解封,就会迅速进入原主的梦魇之中,与他的神识联系在一起。所以它们引发的灵机波动只持续了一瞬就消失不见了。

    他虽然不修气血,但肉身可以借用魇兽的部分力量。这让他身体不再佝偻,腰身挺直了起来,全身就像年轻时那样充满了力量。

    “虽然姆昆死了,但并不影响大局。”

    他冷笑着说道。

    “康拜比我还渴望力量。他将魇兽解封了,一定会将那些南方来的修士当做第一波祭品。部落和风国之间很快就会开战。

    “你们只需要到时候把姆昆的头送来,部落一定会和你们结盟。有数百头魇兽,再加上好几万的凡人炮灰,你们还怕拿不下风都吗?

    “你把所有的人马都准备好,随时准备来支援我们就可以了。时机到的时候,我会给你传讯。”

    交代结束,洛该顿了一顿,又补充说道:“那个土国来的寒遁修士,我会亲自去解决掉的。”

    “希望如你所说。否则你也知道会怎么样!”那人冷哼一声,这团人形的黑影便消散不见了。

    洛该仰头一笑。在他的魇兽存在的时候,他总是自我感觉没有任何事能阻挡他去实现自己的目的。

    轻轻一抬脚,他身形就已经化作一串虚无的残影,在密林中消失不见了。( 浑沌记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192/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