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京当剑仙 > 第一五八章 竹田剑圣
    木村和树让柳生静衣自己练习,他带着好奇跟着柳生健一郎进了书房。

    一进书房,看到坐在书房首位坐在一位中年男子,此时正上下打量着他。

    见此,木村和树一怔。

    柳生健一郎深吸口气,他看着木村和树,轻声道,“你能看见吗?”

    “自然!”木村和树知道对方为何这样问他,因为坐在书房内的是一只魂体。

    柳生健一郎眼露了然,心中却震撼,难道父亲说的是真的?他忍不住道,“木村君,你真的是剑圣之境?你现在是剑意几段?或者…已经踏入剑心境了?”

    木村和树并未对柳生健一郎的口中的剑意领域疑惑。所谓的剑意领域,是日本这边古剑道界的实力分段。

    在日本这边,领悟剑意,便算是得到了修鍊的通行证,代表你已经能够修鍊了。而如果没有领悟剑意,那么就算实力在强大,最终的天花板终究是有上限的。

    这就好似小说中,凡人练武就算到了天下第一,也不及修真者万分。

    当然,在末法时代,灵气微薄的情况下,就算领悟剑意了,修鍊起来也千难万难。

    而剑意分段,剑意一段,便是筑基一重的境界。

    剑意境界之后,便是剑心境,也就是蜕凡。这是前世日本这边的实力划分,不管是灵气複苏前还是后。

    木村和树闻言,只是微笑,没有说话。

    “这是我父亲,柳生康代。”见此,柳生健一郎知道自己有些孟浪了,他按捺住好奇,指着坐在首位的魂体,一脸沉重道。

    木村和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虽然柳生康代看起来是中年人模样,比柳生健一郎还年轻。但魂体毕竟是生前死后的模样,而从对方还是中年人模样可以看出,对方死了至少有二十年左右或者以上了,毕竟柳生健一郎现在都是中年人了。

    想着,他看着柳生康代,轻声道,“恕我直言,令父的状态不怎么好。”

    “我…的状态确实不好,不能多呆。”柳生康代此时出声,声音带着粗糙沙哑,他有些浑浊的双眼,此时略微有神了点,定定的看着木村和树,声音带着恭敬道,“尊敬的剑圣,我此次邀请您过来,是为了拜託您一件事。只要此时完成,我灵魂所化的灵气,您可以随意吸收。我还会将养魂戒赠送给您。”

    柳生康代说完,看向自己的儿子。

    见此,柳生健一郎将手中一枚古朴的戒指摘下,随后递给了木村和树。

    木村和树接过手,细细触碰抚摸,发现这枚戒指和中川青雉的母亲绘绪手里的那枚玉佩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那玉佩刻印着安魂阵,有着安魂的功效,十年时间让睡在里面的古桥樱九魂体都实体化了。

    而这枚戒指刻画着的是剥魂阵,这阵法也颇为複杂,但和安魂阵属于同源阵法,两者阵法相似度达到八成左右。

    当然,剥魂阵并非是邪道阵法。

    鬼有善恶之分,这枚戒指如果是善鬼依附,那么就会和那枚玉佩一样,有蕴养魂体的功效。而如果是恶鬼依附的话,那么剥魂阵为了保持魂体的善念,就会自动剥除魂体恶念,再护佑住魂体,让魂体免于入邪,保持魂体的理智。

    从柳生康代的情况来看,对方明显是一只恶鬼,他能感受到对方的眼中有着深刻的怨恨。但现在态度温和,且周围无异味,显然是这枚戒指的功劳。

    如果得到这枚戒指,或许以后遇到恶鬼,他能利用剥魂阵的功效,让对方短时间成为善鬼…然后再去完成对方的执念?不过…看着柳生康代的状态,显然不可能。

    剥魂阵只能让恶鬼保持理智,却不能将对方转化成善鬼。不过…从柳生康代的状态来看,对方的魂体还保持着纯粹的质量,显然如果完成对方的执念…灵气的质量应该和善鬼差不多。

    “什么事?”这么想着,木村和树却将戒指放在桌子上,他坐在柳生康代对面,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状态。

    显然柳生康代是知道魂体执念被完成后,是会化为一团灵气。他猜测柳生健一郎这二十年里,肯定是找过人来检查过,大机率是神鬼伏明宫的人。否则不可能会知道这一点。

    “帮我杀一个人。”柳生康代一字一句的说着,语气之中带着强烈的怨恨。

    木村和树皱眉,“我不杀无辜之人。”

    “他不是无辜的人。”柳生健一郎见自己父亲状态不好,连忙开口,示意父亲休息会。

    没有呆在戒指里的话,他父亲的理智过不了多久,就会被那深深的怨恨给同化,想着,健一郎继续道,“二十七前,我父亲接待了当初一位落魄的剑客,那位剑客名为竹田宽。”说着,他看向木村和树,见对方神色没有异样,便继续道,“这个竹田宽,在你出现之前,是当今日本唯一剑圣。我先祖柳生一心,虽有剑圣之名,却未达到剑圣之境。而竹田宽,却真真正正达到了剑圣之境。”

    “要杀的就是这位剑圣竹田宽?”木村和树看向柳生康代。

    柳生康代情绪挣扎着,却还是重重的点头,“拜託了,杀了他!我也能够放下这股怨恨!”

    木村和树没有回答,他示意柳生健一郎继续说下去。

    “二十七年前,竹田家被仇家灭门。而当时竹田宽在外逃过一劫,但也被追杀。是我父亲救了他,帮他隐瞒了下来。”柳生健一郎深吸口气,“然后…竹田宽在离开之时,杀了我父母!”

    木村和树静静听着,没有说话,但他能感受道柳生康代那股强烈的恨意,更浓了一筹。

    “临死前,我本以为对方是怕我泄露他的消息,而杀我和希子。但令我不敢相信的是…”柳生康代接过话,他缓缓闭眼,不想让两人看到他赤红的双眼,“竹田宽在杀了我和希子之后,对着我和希子的尸体拜了三拜,解释说,他之所以杀我和希子,是因为他修鍊的是自然无情流。而我和希子收留了他,在他心中留下了感激之情,这股感激对他来说是一种破绽,所以他把我和希子都杀了。”

    当初柳生康代死后,带着不可置信和不甘,魂体不散被吸入手指戴着的戒指当中,所以才能听到这话。但…却令柳生康代更加怨恨。

    “穷凶极恶。”木村和树给竹田宽定了性,他看着柳生康代,郑重道,“如果你说的属实,那么这个任务我接了。”

    闻言,柳生康代再也支撑不住,在怨恨开始侵蚀他之前,遁入戒指当中。( 我在东京当剑仙 http://www.piaotianxs.com/14_14057/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