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扈看上去完全像是变了个人。

    以前的巫神,为人心狠毒辣,一直隐匿在黑暗中。

    可现在的巫扈,彬彬有礼,出口成章,还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判若两人。

    “一个人,真会变化那么大?”

    叶凌月表示怀疑。

    如果不是真的变化,那就是伪装。

    巫扈和旁人不同,哪怕是前世的最后时刻,他都是亦正亦邪。

    他偶尔帮助辛霖,可又置身在黑暗中。

    他和秦蚀的关系也很微妙。

    秦蚀……巫扈……这两个人,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调查。

    “凌月?”

    季无忧见叶凌月好半晌没说话,轻轻推了推她。

    她们已经走开了一段路,身后没有任何陌生的气息,没有人跟踪他们。

    “差点忘了正经事。”

    叶凌月回过神来,自嘲着笑了笑。

    “我们是不是直接去朱雀山?”

    季无忧听叶凌月说过朱雀古地的事。

    “去那之前,还有一些事要做。我们也是来野外生存训练的,总不能就让秦川和凌光抢妖丹。你看看,这附近,哪里是妖兽出没最多的位置?”

    叶凌月看看四周的地形,大龙山山脉连绵起伏,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木和岁岁不枯的杂草。

    季无忧听罢点点头,她凝聚起灵力。

    “我按照你的建议,将我的灵力凝聚在眼中,这样可以节省不少灵力,也能够更加清晰的看清楚周围的各种气。妖兽的气是根据属性来的,五颜六色,和我们聚灵有些相似。嗯,前方大概几里外,应该有聚集几十只妖兽,实力中等。”

    “我看过地图,你说的那个位置和我们这个位置以南有条溪涧,那些妖兽需要饮水,日常一定会去溪涧附近,我们在附近准备一些陷阱,伏击它们。”

    叶凌月说着,让季无忧去找一些结实的枯枝过来。

    季无忧搬回了几捆枯枝。

    “就凭这些枯枝?我们没有其他工具,不好布置陷阱。”

    季无忧发愁道。

    哪知叶凌月却拔出那把军刀,将枯枝削尖了,让季无忧也学着她一起削。

    “可是这些枯枝只是普通的木头,那些妖兽皮粗肉厚,就算是射中了,也没有什么效果。”

    季无忧瞅瞅有自己大拇指粗细的简易木箭。

    “光凭它们当然不够。”

    叶凌月说着,将一缕黑色鼎息融入手上的木箭里。

    木箭顶端,寒光乍现,只听得嗖的一声,木箭势如破竹,无风自动,悄无声息的射想不远处的一块山石。

    只听得一声闷响。

    那块玄武岩被射得四分五裂。

    季无忧看得傻了眼,缓过神来,连忙跑上前去,将木箭捡了起来。

    石头都粉碎了,可那木箭还完好无损。

    “这箭太厉害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季无忧结结巴巴着。

    “这点不难,就是加入了一缕灵力。至于哪种灵力,暂时保密。”

    叶凌月说着,将余下的木箭都削好了。

    她和季无忧将准备好的五六十根木箭分别隐藏在溪涧的周围,木箭里因为有黑色鼎息,所以哪怕叶凌月离开了,在妖兽靠近时,也能够感应到妖力。

    准备好一切后,已经是天黑。

    夜晚的大龙山山脉,很是安静。

    虫鸣都消失了,温度也骤降了数十度,变成了零下负十五度左右。

    周围的树木还会不定时变幻位置,有时候,前方明明是悬崖万丈,可路人根本看不清。

    哪怕有地图,也不好再赶路了。

    “四周黑漆漆的,看样子,没有人敢在夜间点火。”

    叶凌月扫了眼四周,草木树影在黑夜中都是黑魆魆的,今晚又恰好没有月亮,整个山林就像是一个偌大的坟墓,随时准备吞噬闯入者。

    “前面,好像有火光。”

    叶凌月说完,就被打脸了,季无忧指着不远处。

    果不其然,有一个醒目的火光在跳动。

    叶凌月的嘴角抽了抽,突然有种预感。

    “我们过去看看。”

    在山林间,一切都被放大了。

    虽然那火光看着很近,可叶凌月和季无忧还是在黑暗中跋涉了近两个小时,才找到了火光的源头。

    “好浓的血腥味。”

    季无忧靠近火光,闻到了一股腥臭味。

    她小声叫了一声,不等发出声音,就捂住了自己的嘴。

    夜晚,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来攻击。

    这附近,不乏有夜晚出没的妖兽。

    脚下,蔫搭搭的,不用查看,季无忧就能确定,那是尸体。

    妖兽的尸体。

    在她们到来之前,已经有一些妖兽赶来了。

    “果然是你。”

    叶凌月踢开了脚下不知名的妖兽尸体。

    没有妖丹,妖丹早就被收割的干干净净了。

    不远处,那火光前,躺着个人还有一颗蛋。

    “帝教官。”

    季无忧看到帝莘,大大舒了口气。

    她还怕遇到其他小组呢。

    “真慢。”

    帝莘还是白天那个姿势。

    他似乎并不意外,叶凌月会找上门来。

    他随手,把朱雀蛋丢给叶凌月。

    “你什么意思?”

    叶凌月狐疑着,瞅瞅朱雀蛋,蛋好好的,感觉到叶凌月的气息后,朱雀蛋一头撞在了叶凌月的怀里。

    “把它孵化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地方有朱雀古族的老巢。另外,它吸收了我猎杀的十几颗妖丹,应该很快就要破壳了。”

    帝莘身上,别说妖兽血,就是连根杂草都没有。

    十几颗普通妖丹,这家伙会那么大方?

    “你有什么意图?你知道……我会去那儿?”

    叶凌月也不打算隐瞒。

    看样子,帝莘早就知道,朱雀古地里有朱雀古族的圣地。

    “意图?你以为,你们能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图的,我只是对那个圣地有兴趣。条件就只有一个,带我一起进去。”

    帝莘站起身来,凝视着叶凌月。

    “不行。”

    叶凌月断然拒绝。

    圣地里没什么东西。

    叶凌月怀疑,帝莘的真正目的是冥日夫妇。

    作为曾经的黄金狩妖人,帝莘虽然不像是战痕那帮人那样一心想要狩妖,可他对妖,毋庸置疑也是厌恶的。

    她护送啵啵进入朱雀圣地时,绝不能让帝莘这样的威胁存在陪同。(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神医弃女) http://www.piaotianxs.com/13_13443/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