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剑骨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岁月长(二)
    夜深了。

    屋内灯没熄。

    徐清焰坐在床榻上,宁奕坐在床榻下。

    两个人目光一致,望向门口。

    余青水抱着被褥,站在门前,笑意僵硬,道:“其实白天在勐山,我就是说着玩的……要不我还睡这屋吧?徐姑娘比我体贴比我细心,阿婆交给你来照顾最合适啦。”

    坐在轮椅上的阿婆,伸出一只手,揪着少年耳朵,“臭小子,嫌弃阿婆了?”

    余青水龇牙咧嘴,低下头来,“没有没有,阿婆别打了……”

    屋内重归寂静。

    宁奕和徐清焰等到对面屋子灯火熄了,声音停了,才敢说话。

    这地方,也没有办法动用所谓的符箓。

    宁奕神情感慨,压低声音道:“你哥这天赋,也忒离谱了些……再这么下去,我们俩身份都得暴露。”

    徐清焰抱着被褥,轻叹一声,“阿婆也不是一般人,虽然腿脚不便,但心思却极其聪慧。我怀疑,她也是观想世界里的重要线索。”

    宁奕想起阿婆对自己说的话。

    他喃喃道:“从进入勐山,看到的人,似乎都不是寻常人。”

    孟九,花婆婆,余青水,阿婆……

    “孟九是个哑巴。花婆婆有怪癖,阿婆无法下地。”徐清焰喃喃道:“反倒是我哥,没有落下什么病症,看起来很正常。”

    “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宁奕揉了揉眉心,道:“你哥哪里正常?没有修行过的凡夫俗子,谁能像他这样精力旺盛,昨天累成死狗,今儿鲤鱼打挺,起床还来一套王八拳,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噗……”

    徐清焰忍不住笑了。

    “说起来,在这里的感觉,实在很真实。”宁奕背靠墙壁,望向床榻上的女子,轻声道:“我头一次感到,原来没有修为,也不是坏事。”

    此言一出,徐清焰怔了怔。

    女孩把鬓发捋起,低眉想了想,道:“这里……会不会是你突破的契机?”

    宁奕笑着摇头,道:“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既然闭关五载,瓶颈未破,我索性不再去想造化和机缘,一切顺应心意。在这观想世界,逐渐回归凡俗……其实也挺好的。”

    “宁奕……”

    徐清焰顿了顿,道:“你是不是觉得,明天出江,找到线索的可能性不大?”

    “没错。”

    宁奕坦白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道:“孟九也好,花婆婆也好。他们的秘密,都不是我们离开这里的关键。”

    从阿婆点醒自己的那一刻起,宁奕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他直视着徐清焰,道:“或许……我们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肉身留存在缝隙界,魂念滞停于神海中。

    虽然观想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可与真实挂钩……但留得越久,危险越大,越容易在返程路途迷失。

    宁奕一开始还在想,要不要把这个坏消息告诉徐清焰……现在他想通了,既然是坏消息,不如一开始便坦白,好让徐姑娘有个心理预期。

    出乎意料的。

    徐清焰并没有太多意外,也没什么失落。

    “早些休息吧。”

    宁奕缓缓躺下,他安慰道:“明天还要出江……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女孩从鼻腔里轻轻挤出了一个嗯音。

    徐清焰背转身子,搂抱着被褥,声音柔软地像是一阵风。

    “睡啦……祝你好梦。”

    ……

    ……

    第二日,出江。

    余青水找九叔,软磨硬泡,死皮赖脸,借了一艘小船。

    然后少年郎孤零零地蹲在渡口,看着宁奕和徐清焰二人共乘小舟,消失在雾江雾气中,一时之间,萧瑟异常。

    余青水觉得自己活生生就是一个工具人,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的那种……

    江雾摇曳。

    宁奕道:“余青水说,孟九出江,从来不挑阴雨天。”

    有些可惜了。

    今天天气很好。

    “而且他还刻意避开江心。”徐清焰蹙眉,道:“这雾江底下,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需要避讳?”

    当初听了余青水说孟九的捕捞习惯,宁奕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这种可能。

    只可惜,这趟出江,青天白日。

    专门来找麻烦的两人,撑舟到了江心,兜兜转转,一无所获。

    宁奕索性脱去上衣,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在江下湍流中潜游,坠沉入底,踩着泥沙缓行。

    屏住一口气。

    宁奕在江底兜转了一大圈,什么也没看到。

    这雾江深处,倒是游掠着几条凶狠肥硕的大鱼,见到有“生人”下水了,恶狠狠发动了攻势。

    结果……撞上一位拥有金刚体魄的大恶人。

    片刻后。

    宁奕挟着两条大鱼登舟,这两条鱼身横起来,足足压了半条船腹。

    他遗憾摇了摇头,道:“江心什么都没有……要等阴雨天,再来试一试了。”

    回到渡口,余青水看到两条大鱼,眼睛瞪得滚圆。

    在雾江捕捞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江鱼。

    “娘耶……”

    少年吃力扛起一大条江鱼,拍了拍大鱼肥硕的腰腹,喃喃道:“这鱼可忒大了,一半用来吃,一半用来放生,都不为过吧?”

    孟九这边一无所获。

    宁奕决定去蹲那位花婆婆。

    黄昏日落时分,宁奕在勐山道口,第一次碰头之处,蹲到了那位花婆婆。

    这一次,专门挑人拦路的老太太,见到宁奕,神色变得十分古怪。

    “又见面了,真巧呐。”

    宁奕笑眯眯往旁边挪了挪,这一次,他极其礼貌地给花婆婆挪了一个从山道正中央的位置。

    花婆婆则是一反常态,没有如大佛一般拦住宁奕,而是面容晦气,行色匆匆,直接下山,无视了宁奕,向着勐山深处走去。

    脸皮极厚的宁某人,也不伪装了,直接摊牌。

    “花婆婆,这么晚了,你进山采药,不太安全吧?宁某送你一程。”

    就这么堂堂正正,跟在花婆婆背后。

    老太太回过头来,神情阴沉,瞥了宁奕一眼。

    花婆婆神情惨白,面容冷漠,单单是这一瞥,便足以将寻常人吓个半死。

    可惜她这次遇到了宁奕。

    十岁便敢在西岭坟头与死人争床位的狠人。

    宁奕双手环臂,神情坦然,道:“不用谢不用谢。到时候送我一筐草药就行。”

    花婆婆踩着一双绣花鞋,走起路来却如风一般,速度越来越快。

    宁奕笑了笑。

    这是要比速度?

    虽然没法驭剑,无法动用修为,可单单是这体魄的脚力,就不是凡夫俗子可以媲美的!

    然而,起初漫不经心的宁奕,后来面色却是越来越凝重……这老太太速度实在太惊人了。

    到了最后,宁奕甚至开始全力奔跑,奈何这佝偻身子的老太太,入了深山老林,左图右撞毫无章法,如泥鳅一般难撵。

    最后几个纵跃,竟然是消失在勐山茫茫大雾之中。

    “忒娘的……这是什么怪人?”

    宁奕满脸茫然,完全找不到回去方向,环顾一圈,勐山丛林里,一片雾茫茫。

    远方丛林,簌簌而动。

    隐约响起了低沉的怒吼。

    宁奕头皮发麻,望向不远处,在密林之中,赫然有一道高大身影,缓缓立起。

    ……

    ……

    夜深人静。

    余青水小院子里罕见的热闹。

    两口大锅,一口炖着大鱼,一口炖着熊掌,香飘十里。

    院墙外铁架上,还吊挂着一头剥了皮的大黑熊。

    余青水大快朵颐,啃着鱼肉,瞥见院门口的大黑熊,就忍不住一阵乐呵。

    这宁奕,也忒猛了。

    白天出江,带回来两条大江鱼!

    晚上打猎,背回来一头大黑熊!

    自己一开始还担心,这小院子里多了两张嘴,养不活……现在来看,当初格局还是小了。

    余青水拍着大腿直叫好:“宁兄,救你上岸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啊。”

    “那啥……”

    少年郎凑了过来,挤眉弄眼,疯狂暗示:“你知道吗?勐山深处还有老虎,小时候遇到过,那大虫嗷呜一声,脑袋瓜子都嗡嗡的,差点把我吓尿了。”

    见宁奕没搭理,余青水咳嗽一声,“宁兄,听说老虎肉贼香,贼好吃……而且还是大补……”

    赤裸裸的明示。

    只可惜,放到宁奕这,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滚蛋。”

    宁奕没好气开口,脸上写满了晦气,低下头来,狠狠啃了口熊掌,以泄心头之愤……

    这都叫什么事啊,自己竟然没跑过一个年逾花甲的老太太?

    “宁兄,你甭跟自己置气了。”

    余青水瞥了眼宁奕,嘿嘿笑道:“你这还算厉害的呢,我先前追着花婆婆,一开始就被甩没影了,连屁都没吃到新鲜的。”

    “小宁先生。”

    轮椅上的阿婆,坐在火炉旁边烤着炭火,问道:“你去追花婆婆了?”

    宁奕笑了笑,道:“好奇花婆婆到底采的是什么药……可惜没有追上,脚力差了些。”

    阿婆看了眼宁奕,又看了一眼徐清焰。

    老人目光淡然,这二人白日里,又是出江,又是入山。

    这意图,其实已经十分明显了。

    阿婆道:“我有办法让你追上花婆婆。”

    宁奕眼神一亮。

    老人也不卖关子,怡然自得烤着火,轻声道:“等下次雾江涨潮,山路淹了,你自然就能追上她。”

    “这段时日,不如就安心待在勐山吧。既然暂时走不开……”阿婆抬起头来,带着三分笑意,“何不在这里,好好生活呢?”

    ……

    ……( 剑骨 http://www.piaotianxs.com/11_1162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