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要做阎罗 > 正文 第302章:地府首次扩张(二)
    谛听会说话?

    秦夜已经不敢多想了,立刻打圆场:“别生气,亲,我们也是逼不得已,生气伤肝……伤肝……”

    和上一次比起来,对方身上的伤口愈合了一些。但是,对比起那巨大的身躯,简直沧海一粟。

    “大人。”阿尔萨斯凌空一个万福,恭敬无比:“旻丰省前判官阿落刹娑,随第三任阎罗王前来拜会。”

    秦夜清晰地听到牙齿卡卡磨过的声音。金色的独眼只是扫了阿尔萨斯一眼,丝毫不在意,下一秒,立刻落在他身上,目光萦绕不去。

    一股刺骨的压抑和冰寒,突兀在心底升起,他额头的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太强了……官职越高,越能感觉对方的强大,在对方面前,自己简直如同一个婴儿。

    赤身裸体,毫无掩饰。

    “第三任阎罗王……”许久,下方终于响起一个声音,还不等秦夜思考谛听居然会说话,一股磅礴的杀意,如同海啸一样冲天而起!

    “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是谁允许一个人类成为第三任阎罗王?”

    “他以为他是第二任阎罗王那样修为通天吗!呼呼呼……”用力太猛,咆哮声瞬间将秦夜和阿尔萨斯冲出数十米。谛听咳嗽的声音从下方传来:“该死……身为判官……你居然对地府神兽动手!你罪无可赦……我不承认……我绝不承认这是第三任阎罗!”

    “等着吧……等我醒来之后……我会让你们知道私立朝廷的后果……十八地狱都容不下你们的灵魂……我会亲手把你们丢到无边魂海,点上天灯为摆渡人照明……”

    “谛听大人,慎言。”阿尔萨斯寒声道:“阎罗王从不是谁设立的,别说您,就连地藏大人也不会插手这种事……”

    卡拉……还不等他说完,谛听的爪子已经在地上拉出几道深深的裂痕,声音都因为剧烈的愤怒而颤抖:“我不想和你废话……”

    “立刻解开新地府和我的联系!否则……”

    “否则怎么样呢?”阿尔萨斯再次一福:“生死簿在手,您不恢复完全动不了我们。而且,谛听大人,我们联系地府绝不是一己之私……”

    她拼命对着秦夜使眼色,秦夜拼命用眼神拒绝。阿尔萨斯咬牙切齿的声音终于响起在他脑海:“别拖拉!谛听大人不是不分青红皂白之辈!本宫就算修为比你高,但官职比你低了太多!你现在册封不了我,我就是个孤魂野鬼!谛听大人正眼都不会看我一下!”

    “但你不同,你再怎么说也是地府未来阎罗王,它必须和你平等对话!否则……它就不配做地府神兽!”

    我特么完全不想啊!

    秦夜头都摇成了拨浪鼓,谁特么想和这种怪物聊天啊!注定过程不会愉快好吗?真的,还是回家炖排骨的好……

    然而,还不等他开口,黑发如潮突然缠住了他的身体,将他硬生生推到阿尔萨斯和谛听中央。

    寂静。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嗨~~”数秒后,秦夜额头上冷汗都流下来了,这才颤巍巍地挥了挥手:“买、买……”

    “说啊!!”阿尔萨斯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想想刚刚起步的地府!想想我们做的一切!以阎罗身份和它对话!你买个什么劲!”

    秦夜狠狠吞了口唾沫:“买……e is lilei……”

    场面二度尴尬。

    阿尔萨斯绝望望天,秦夜深呼吸了一口忙不迭地搓阎罗印,然而就在此刻,忽然,刷啦啦一片巨响,他愣了愣,心脏忽然提了起来。

    太熟悉了……

    这个声音太过熟悉,这是……谛听逆鳞。

    上一次……阿尔萨斯差点因为这一招魂飞魄散,现在……目光所及之处,谛听所有鳞片已经全部倒竖起来!

    “呼……呵……”它重重喘了口气,随后,哈哈大笑:“阎罗王……哈哈哈!阎罗王!!”

    它猛地剧烈咳嗽起来,金色的血液从伤口溢出,巨大的嘴角已经裂出了嗤笑的弧度:“你,不配有这个称谓。”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阿尔萨斯一声尖啸,轰然化为本体,巨大的女子头颅横陈天际,黑发狂舞如蛇,数万点鬼火已经飘扬身侧。将两人牢牢保护起来。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活人,吃过太岁,就敢奢求阎罗王的位置?”谛听伸出猩红的舌头,身体急剧起伏——看得出来,这一招它也是倾尽全力:“阎罗王……数百亿阴灵中至高的存在,鬼中英豪……就凭你一个在我面前说话都抖抖索索的活人?!”

    秦夜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只是静静地看着谛听。

    “怎么?不满意?不服气?”谛听张开血盆大口,呵呵笑着开口,声音猛然爆发,全身鳞片如弓在弦,猛然作响:“第一任阎罗王雄才大略,第二任阎罗王修为通天,你算老几!!”

    “没听过,没看过的区区活人,走狗屎运坐上阎罗的位置!现在还敢和我谈条件?!”

    轰!!这一声他用尽全力,周围阴气轰然炸裂,直接形成一个云洞,伴随着无尽鬼火盘旋身侧。

    这,就是谛听最真实的想法。

    这,就是它绝不认可秦夜的初衷。

    凭什么?

    凭什么!

    地府崩溃,还有十二天罗,或许还有幸存的阴差,凭什么一个活人做阎罗!他以为他是第二任吗!

    而且……就是这个蝼蚁一样的东西,居然还敢伙同小小判官,趁自己重伤之时偷自己的阴气?!

    如果是一二任阎罗这样的人物,他认。

    但这个微渺如沙尘的活人,他不认!

    三千年地府,还轮不到一个畏首畏尾的人类来做主!

    “啊……”一片死寂中,秦夜揉了揉鼻子,干咳一声:“那啥,你看,咱们都不开心,干脆……我辞个职?”

    “哈哈哈……废物……废物啊!”谛听扬天咆哮:“一无胆略,二无胆气,三无胆色!阎罗王的位置岂是你说走就走,说当就当?!”

    它再也不看秦夜,也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看向阿尔萨斯:“咳……呼……所谓的第三任阎罗?咳咳……我可以给你个面子

    ,解开我和新地府的联系,我可以饶你不死……”

    “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秦夜长叹一声,幽幽道:“就算我都能看得出来,你现在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这一招……我猜你最多只有50的可能留下我们,一年不到的时间你能恢复多少?上一次杀不死,这一次……恕我直言哪,你恐怕还是杀不死。”

    谛听笑了。

    野兽的面容,本不知道何为笑。但秦夜就是感觉,对方笑了。

    下一秒,一枚金色的鳞片闪电一般射出。

    看不见。

    快到他还保持着说话的姿势,身侧一片狂风冲过,远处阿尔萨斯的惊呼响起,三者三点一线,却仿佛同时发生。

    “我去……”秦夜深呼吸了一口,难以置信地转过头去,后方,阿尔萨斯所有头发形成一片发盾,牢牢拦住了这枚鳞片。然而,鳞片上金光闪耀,逼得阿尔萨斯惨叫着不断后退。

    “咳咳咳……”伤口处,又有一丝丝金色血液溢出,谛听死死咬牙站了起来,庞大的身形,就连起身,都带着滔天阴风,四面八方的花海瞬间灰飞烟灭。

    “不仅毫无胆色,而且……眼力还差。”它的呼吸急促,身体疯狂起伏,一步步朝着秦夜走来,巨大的身躯在瞳孔中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咚……一声闷响,谛听数百上千米的身躯,已经正对秦夜,那两双金色的眼睛不带一丝感情地注视着他。空气都仿佛凝固。

    “解开联系,然后,滚。”它的声音淡漠无比:“乖乖坐在你的位置上,安心等个几百年,等我伤好了,把你现在可笑的过家家全都打烂一遍,让该上位的人上位。至于你……”

    它淡淡瞥了一眼秦夜:“念在你也算有些功德,给你个县自己玩去,别在出现在地府高层。碍眼。”

    秦夜笑了。

    没有对着谛听,而是看着头顶的新地府。轻轻闭上眼睛。

    他是阎罗。

    未来阎罗。

    不管多不愿意,他坐上了这个位置。不管多麻烦,他带领地府走过了初期最艰难的岁月。

    凭什么听一个人都不是的东西指责?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阿尔萨斯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立刻开口:“秦……”

    “闭嘴!”秦夜一声断喝,随后同样直视着谛听。对方明显愣了愣。他这才开口:“过家家?”

    不等谛听开口,他平静地问:“那么你呢?”

    “我?”

    “你身为地府神兽,现在阳间大乱,三位道主祸乱人间,十二天罗心怀叵测,我们为了新地府建设不顾一切,而你……不仅不把自己当地府高层,更是百般阻挠!”

    谛听愣住了。

    它没想到,这个自己一指头就能戳死的人类,竟然敢用这种口吻对自己说话。

    “你找死!!”秦夜面前,阴气如山似海,谛听身形都模糊了起来,只能看到一团漆黑的混沌。

    “别把自己当阎罗王了……没人会承认你这种懦夫!你真当我不敢杀你!”

    (本章完)( 我要做阎罗 http://www.piaotianxs.com/11_11611/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