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枫城旧事 > 正文 第340章 调换班的说法
    大家沉默着站起来,戴上安全帽挂好口罩,拿着铁锹扛着被褥从休息室里出来。

    三班那边也不像平时那么闹哄,大家安安静静的洗澡换衣服,说话也都是压着嗓子低声讨论几句。所有人心里都沉甸甸的。

    张兴隆扛着褥子和李孩儿一起往幺三九走。

    “人哪,真基巴脆弱,说没就没。”李孩儿感叹了一声。

    “喝酒真不是什么好事儿。”张兴隆补了一句。

    两个人沉默的顺着皮带道走上去来到岗上,放下行李坐下来,都不想说话。

    “下个班我有点事儿,不来了,你自己盯一个班啊,等我回来再换你歇一个。”

    “自己盯着到行,这么自己歇班能行吗?不扣钱哪?”

    “不扣,谁还没点事儿,安排好就行了,提前打个招呼就行。”

    “自己提前把班调好呗?”

    “对,有人替你干活就行了,实在找不着人和班长说一声也行,不过那么的奖金多少受点影响,也不大,看领导心情呗,平时处的好的就没事儿。

    你应该没事儿,刘三子和你家关系不是挺好嘛,有事儿和他悄悄说一声就行了,时间和了你就知道了,没那么严,又不是干一天两天儿。”

    “自己调班不好弄吧?下面岗上不都是一个人吗?”

    “一样,边上谁挨着的说一下呗,一般都能帮忙,谁敢肯定自己就一直没事儿?”

    “那能干得过来吗?我听小广说皮带挺累的,天天掉货,扫道都得一个多小时。”

    “老厂那边确实,皮带都老了,新厂这边皮带都是新的。不过那边活也好干,也不用像新厂这边收拾的这么干净,要是替班的话心里还没个数啊?

    勤看着点呗,少闲一会儿,没事儿就去转转收拾一下,攒下班一起干肯定不行。”

    说了会儿话,李孩儿出去看了看矿坑,让张兴隆睡觉。

    两个人夜班都是一人四小时,另一个人可以睡一会儿,不过一般前四个小时的就比较占便宜,这会儿还不困,挺精神的,到了四点困了就可以结结实实的睡了。

    看后面四小时的基本上就睡不到什么,前面还不困,后边人家睡了你得看机器也不能睡,只能硬熬着。

    不过谁让人家是师傅呢,徒弟肯定得干受累的活儿。

    下面皮带就不一样,虽然是单人岗,但实际上没什么事儿,设备转停也不用岗位控制,就是下班的时候去扫个道就行了,都可以睡一会儿。

    运气不好压皮带了或者冒货那是另说,平时基本上都没事儿。

    厂里安排岗位也是有着详尽的考虑的,双人岗肯定比单人岗事儿多。

    躺到床上,张兴隆也睡不着,陪李孩儿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闭着眼睛养神。主要其实还是时间短了没习惯,老工人都是说睡倒下就着,随时能睡也随时能醒,倒班都练出来了。

    什么燥音啊光线啊对他们根本一点儿影响都没有,休息室里五百瓦的大灯泡二十四小时这么亮着,燥音,再大的燥音能有破碎机声音大?整个厂房都是抖的。

    相对来说,有些皮带道和矿槽上面燥音是最小的。

    “这才上班半年,我同学死了两个了,今天这又死人。人真的,太脆弱了,说不上哪天就完活。”

    “赶巧了呗,想那么多干什么?活着就好好活,死了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都是该着的事儿。”

    “有点唏嘘呀。说实话这段时间我自己在这边都有点害怕,师傅你要是换班最好别赶夜班。”

    “怕什么?一个大小伙子身强力壮的胆这么小?”

    “我也不知道怕什么,反正确实是害怕,总感觉黑影里有人看着我似的。”

    “嘿嘿,这个别人可没招儿,要不你就带个大点的手电,照点亮呗。”

    “也对,下个班我带个手电来。”

    ……

    死人的风波很快散去,大家照样上班下班,很快连议论的人都没有了,除了几个和死者关系比较好的以外,大部分人已经选择了忘记。

    今年的这个年,张兴军又没回来,说是部队上有训练任务,不过家里也已经适应了他的不在,也没引起什么反应。

    张兴兵还有半年就初中毕业了,张清之和刘桂新开始纠结老儿子将来的去向。两个大的都有着落了,进厂当了工人,老三的未来就有了别的打算。

    不过,眼界这个东西不是想改变就能改变的,思来想去,还是选定了本钢技校。

    虽然同样是技校,但本钢技校是面对全本钢招生,出来分配下去就是小干部,有很大的机率留在公司那边,比下面各厂矿的技校生要高级一个档次。

    本钢这时候下面大大小小的厂矿单位有近百个。

    张兴兵自己也没有主意,反正就是听父母安排。这个年代重工业地区的孩子自己能给自己拿主意的就没有几个,都是由家里安排。

    很快到了过年。

    曲姐夫一家,张桂芹两口子,小舅丛树发,张兴隆的四叔五叔,前前后后的开始过来串门探望,整个地区都进入到过年的氛围当中。

    这个时候人们的心态就会和平时不一样,好像过了年就会和以前大不同一样,生活会顺利,事业会发展,做生意的会发财,从此生活不再相同。

    孩子们不管这些,好吃的又可以随便吃了,可以穿上新衣服出去放鞭炮,兜里也会有了点儿零花钱。

    大年初六,有消息传到张兴隆耳朵里,技校的同学赵天水又死了。

    赵天水在班上是个另类,个子不矮,体格也不小,戴着副眼镜,但是行为举止十分女性化,说话的声音也是尖利的,有一段时间和张兴隆关系特别好,天天跑到家里来。

    已经二十的人了,他在家里还像个宝宝一样,会和父母撒娇耍赖,满地打滚那种。

    他的死因也特别奇葩,用家里的窗帘自己吊死的。

    初四那天他父母去他舅舅家里串门,说不带他去,他就生气,自己回到房间爬到窗台上,用窗帘把自己吊在了暖气管道上面。

    按理说这样是不应该死人的,估计他也就是想吓唬一下父母。

    谁知道就发生了意外,那么粗软的窗帘就把他勒死了。

    同学们纷纷猜测死因,都觉得当时肯定是他妈妈吓得慌了神,只顾着哭了,没有及时的把他放下来,或者还会去抱脚扯腿什么的,说不定本来还没死。( 枫城旧事 http://www.piaotianxs.com/11_11554/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