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又来?(献血加更系列041)
    本章加更是为了感谢书友“虞山正音”在2020年07月05日所捐献的400ml全血而加更。

    计秀英再次配合了孙立恩的请求。她甚至对孙立恩显得有些感恩戴德,甚至一直对孙立恩说着“麻烦您了”。完全不像是已经对生命失去希望的样子,反而给人一种……孙立恩就是她的救命稻草的感觉。

    病人的态度好像和之前说的不大一样。不过是往好的方面发展。孙立恩对此当然不会有任何不满,他甚至觉得这样挺好——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请了心理科的医生来做过心理辅导了,如果真是心理科的医生辅导过后才有这么好的效果,那孙立恩觉得,至少得给心理科的医生写个三五封感谢信才能够表现他的感谢之情。

    在孙立恩准备离开病房的时候,计秀英忽然叫住了孙立恩,“医生……我跟您打听个事儿。”

    “您说。”孙立恩转过身来,笑着问道,“有什么事儿啊?”

    “我这个病……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如果确实像您说的是个什么什么菌感染……”计秀英没能记住“机会致病菌”这个词,但她仍然顺利的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完整了,“那以前那些医院对我的治疗,算不算是医疗事故?”

    “我不是鉴定医疗事故的专家,我也没有维护同行的意思。”在说出自己的意见之前,孙立恩首先明确了一下自己的立场,“您这个病程如果换成是我,那我肯定也搓火生气。但是……光以我的看法,以前的医院还真算不上是犯了什么大错。”

    “可是他们都没看出来我有这个……菌感染啊。”计秀英看上去确实很生气,“我倒不是说孙医生你不可靠。可是连您这样的年轻医生都能往这个方面去考虑,为什么之前我去过的医院里的医生就想不到呢?”

    孙立恩想了想,在计秀英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这么说吧,如果您没有这五年的误诊史而来到我们医院。看到您的肺片和活检报告,我们也会首先开始怀疑这是肺结核。”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孙立恩甚至把“不能排除肺结核”的笑话都拿出来讲了一遍,随后认真道,“当然,对您来说,被误诊这是一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对我们这些后面接诊的医生而言,这反而是一件好事——其他医生已经帮我们排除掉了很多有迷惑性的选项,所以这样反而更有利于我们对您的病情作出正确的诊断。”

    不知道是因为孙立恩的卖相比较好,还是因为他说话确实也有相当的吸引力。计秀英最后还是认可了孙立恩的说法,“好吧,大妈听你的。”不过,计秀英也并没有这么容易就放过之前诊断自己的医生,“我女儿都留了他们微信的,回头等孙医生你搞清楚我究竟是什么毛病了,我就让我女儿发微信过去,告诉他们正确答案——一个个发。臊死他们!”

    这种败人品的事情孙立恩才不会让计秀英真的实施,他又苦口婆心劝了半天,这才勉强打消了计秀英的这个安排。

    好家伙,这要真要让你实施了计划,那我小孙下半辈子还怎么在医疗行业里发光发热啊?

    ·

    ·

    ·

    计秀英在女儿和丈夫的陪同下,前往手术室准备进行活检。而孙立恩这边则转身去了急诊科,准备开始下午的门诊。

    “你这一天到晚都泡在诊断中心里,我还以为你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呢。”看到孙立恩卡着点来到急诊室旁边的第九诊室,早就到了这里开始工作的袁平安朝着自家组长开了个玩笑,“怎么样,4床的诊断出来了么?”

    计秀英所在的病房就是4床,而袁平安之所以会用床号而不是姓名直接询问,主要考虑的是现在这个环境不是医生办公室,直接说患者的姓名有可能造成隐私外泄。

    “还没呢。”孙立恩摊了摊手,“已经把人送到手术室里做活检了,外周血也已经采完了准备送mNGS。”他看了看抢救大厅里数量不算太多的人潮,“今儿……看着不热闹啊?”

    “今天还行。”哪怕是袁平安,也不敢在夜班之神面前乱说话。他非常小心的选择这措辞道,“抢救室今天就用了五张床位。”

    孙立恩有些诧异,往常的白天,抢救室里躺着十几二十名患者那是比较常见的现象。白天的抢救室里只有不到十人,这是非常非常罕见的情况。

    “今天是哪个二线医生值班啊?这么白?”在四院的抢救室里,二线医生一般特指的是正在进行值班的住院总医师。而急诊科目前的住院总医师有三位。

    “今天是曹严华医生。”袁平安答道,“对了,我听科教科的消息说……从下个月开始,急诊科的规培生要分一些来咱们科轮转。”

    孙立恩现在一听到“科教科”这三个字就有皱眉头,“来咱们科里轮转?”

    “说是打算把那些已经签了聘用协议的规培医生送到咱们科轮转。”袁平安低声道,“我问了一下,数量……不少啊。”

    “那就来呗。”孙立恩叹了口气,“医院规培上的规定,咱们能说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随它去吧。”

    综合诊断中心目前算是隶属于急诊科的一个附属部门。虽然从级别和任务上都几乎和急诊科没有关系了,但当初为了方便安置这个部门所进行的一些“权宜之计”,现在却成了额外任务的来源。

    真正让孙立恩比较发愁的事情其实并不是需要带规培生,而是对这些规培生的教学工作怎么安排——他们来综合诊断中心……这能学些什么啊?

    “教秘的设置这些的回头咱们开个会讨论讨论,我的想法是让二组的医生们来试试。”袁平安看出了孙立恩这个无奈的真实含义,于是他提出了一个小建议,“这种事情,他们比咱们专业啊。”

    “我回头问问张教授的意思。”孙立恩对这个建议有些犹豫,毕竟在他看来,这种工作大部分情况下都只会拖慢正常的医疗效率。虽然他自己也是个规培生,但其他规培生的工作态度嘛……那可真是……参差不齐。

    今天的急诊科倒是颇为清闲,可今天的孙立恩却有些开局不利——下午的门诊还没开始,就碰见这么一个让人头大的事情,他的心情确实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请问……是孙医生么?”门诊开始后五分钟,孙立恩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个病人。

    来人是个中年妇女,看上去和王彩凤的年龄差不多大。这位病人在看到门诊里坐着的孙立恩之后顿时一愣,她又退出门去看了看门牌号,以及门牌号下面屏幕上所显示的医生姓名。随后带着不确定的感觉问道,“您是……孙立恩医生?”

    “是我。”孙立恩也被面前这位中年妇女的一阵举动搞的有些莫名其妙。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凳子,“您先坐。”

    中年妇女犹犹豫豫的坐了下来,然后又确定了一遍,“您就是综合诊断中心的孙医生是吧?”

    “是我。”孙立恩有些哭笑不得了,“您有什么不舒服的?”

    在连续得到了两次肯定的答复后,她才坐在了凳子上。并且朝着孙立恩递过来了一摞厚厚的病例,“孙医生,附属医院的医生说您能给我看病,这是我以前的病例。”

    又是附属医院介绍过来的?孙立恩挑了挑眉毛,然后开始看起了检查报告。而面前这位中年女性,也开始说起了自己的问题。

    “从前年开始我就一直咳嗽,明明啥问题都没有,也没呛着也没闻什么东西……”她也露出了意思痛苦的表情,似乎这两年的咳嗽已经快成了她的梦魇,“我看了好多医院,那些医生都不知道我是什么问题……孙医生,您要救救我啊!”

    孙立恩一边安抚着这位大妈的情绪,一边在心里发出了感慨——我这是刚出了风湿免疫的坑,然后又掉进了呼吸内科的深渊?( 我能看见状态栏 http://www.piaotianxs.com/11_11522/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