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天唐锦绣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心有疑虑
    王德磕头磕得砰砰响,鬓发散乱狼狈不堪,心里却又是惊惧又是狐疑:为何刚刚陪同陛下自九成宫见了那番僧回来之后,情绪便似乎处于一种易怒的状态?那番僧到底跟陛下说了什么?

    外人或许以为李二陛下只是发脾气而已,但是对于他这种伺候在陛下身边的人来说,对于陛下最近越来越善变的脾气时常感到惶恐。以往的李二陛下宽厚包容,身边的内侍宫女只要不是犯了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大多训斥几句便不了了之,如今却常常莫名其妙的发脾气,这几日已经鞭笞了好几个宫女,打得半死放出宫去……

    这是极其不寻常的。

    伴君如伴虎,面对着这样一位暴躁易怒且喜怒无常的皇帝,那是一件极其困难的差事。

    好在刚刚太子的表现不错,并未受到波及,否则说不定陛下一怒之下,干脆就将太子给废了……如今这种状态之下的李二陛下,与以往完全不同,情绪不稳思维跳跃,根本不可以常理度之,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李二陛下气得不轻,不过好歹王德也是服侍他多年的老人,足堪信任,老胳膊老腿儿的挨不住他几下子,总不能给打得卧床不起。

    踹了几脚之后,气咻咻的骂道:“你这老狗!居然还琢磨起佛门经义了,什么贪嗔痴三毒的,不知所谓。”

    王德抹着眼泪鼻涕,任由额头渗出血丝,苦着脸道:“陛下亲近佛门,老奴耳濡目染,自然也略有体会。”

    这本是一句拍马屁之语,孰料李二陛下闻听之后面色大变,冲上来又是狠狠一脚,瞅了一眼门口,见到并无他人听见,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低声怒叱道:“放屁!朕遵奉道家为国教,何曾亲近过佛门?这等话万万不可再说,若是朕前往九成宫面见番僧之事泄露出去,朕剥了你的皮!”

    王德吓得打了个激灵,忙道:“老奴知晓,断然不会泄露一字半语!”

    “哼!你最好牢牢的记得,否则朕绝对饶不了你!”

    ……

    李二陛下发了一通脾气,觉得气虚力短两眼发花,退了两步坐下,狠狠的吁出口气,这才缓和了一些。

    最近的身体越来越不堪了,精气神都衰弱得厉害,就连以往最为自傲的御女之术都常常力不从心,後宮众多妃嫔别说什么雨露均沾了,就连在最为宠爱的徐婕妤房中,都需要依靠服食药物来助兴。

    似乎只有在吞下那些丹药的时候,自己才能够梦回巅峰……

    但是这种事是绝对不能被外臣知晓的,否则必然流言四起,将自己与史上那些个荒唐无道的皇帝相提并论,一拨一拨的脏水往身上泼,最终众口铄金,哪怕倾尽黄河之水也洗不清。

    他不是个糊涂人,自然也知道这种方法也只是饮鸩止渴,最终极有可能产生极其严重之后果,然而眼下大唐正值鼎盛,威压四海兵锋无敌,正是开疆拓土成就宏图伟业的最佳时机,岂能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将快速扩张的步伐放缓下来?

    更何况直至如今他仍未下定决心储君之位的归属,身体更是不能出现一丝半点的毛病。

    否则被那些个居心叵测的臣子们知道了,保不齐就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兴兵作乱、举旗谋逆都有可能……

    为了江山,他得挺住。

    为了子嗣传承,他更得挺住!

    *****

    傍晚时分,身在书院的房俊便接到了来自宫中的消息,一张薄薄的纸片上,写着李二陛下的行踪以及一些机密的信息。

    太极宫与以往的皇宫绝不相同,李二陛下是个大气的人,对待臣子推心置腹,他从不以严苛的律法去约束身边人,而是深信凭借他的能力和气魄,能够使得身边的人赤胆忠诚,绝无一丝一毫的谋反之意。

    当然,他更相信自己的力量,倒是时不时的盼着能够有谁不知死活的蹦跶出来,让他拎着刀子杀鸡儆猴。

    没办法,李二陛下就是这么霸气,古往今来独一无二……

    所以太极宫里的消息对于一些人来说绝非什么秘密,只要是想要知道,花点心思总归是能够知道一些。

    天色已经昏暗,房俊将书吏都撵出去,点起蜡烛,凑着烛光仔细的看着这张纸片上的内容。

    纸上写着李二陛下今日上午出宫去了九成宫,但是当即返回……这算不得什么秘密,皇帝出宫必定前呼后拥,整个长安城都能听到动静,纸片上之所以记录这件事,是为了引出之后的内容——皇帝自九成宫返回之后,脾气很是诡异,接见太子的时候心平气和慈祥和蔼,但是旋踵之后,却又雷霆暴怒。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房俊蹙着眉将纸片凑到烛火之上,看着火苗舔舐着纸片转瞬间化为灰烬落在地上,又踏上一只脚碾了碾,那张纸片便灰飞烟灭,再也不留一丝一毫的痕迹。

    手肘杵在书案上,手掌托着下巴,房俊陷入沉思。

    初看上去,这张纸片当中并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信息,毕竟皇帝出宫这种事只要留心都可以知晓,即便是皇帝发火,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何至于甘冒风险将这个消息送到自己手中?

    但是这其中肯定有了不得的秘密,只是发送信息之人唯恐这封信息落入旁人之手,从而导致不可承受之后果。

    自己上午入宫,被李二陛下拳打脚踢一顿,那时候便觉得李二陛下很是有些暴戾,而自己离开之后,李二陛下便启程前往九成宫。按说自己的谏言有关于晋王以及储位之争,为何李二陛下没有留在宫中仔细思量一番利弊得失,而是亟不可待的便去了九成宫?

    午间在东宫与太子商议,之后自己离开,太子便去往太极宫面见李二陛下。

    而这个时候,李二陛下已经从九成宫赶回来了,且脾气暴躁、喜怒无常……

    所以,事情的重点在于九成宫。

    九成宫里到底有什么人或物,能够使得李二陛下的脾性发生转变,甚至暴怒无常?

    九成宫乃是大唐第一离宫,始建于隋文帝开皇年间,规模雄大气势恢宏,殿宇连绵占地极广,几乎占据了杜水之北的天台山大部分山峰沟壑,即便是最临近长安的宫殿,路程也在两百里左右,结果李二陛下大半天的时间便往返一次……

    房俊对于九成宫愈发好奇起来。

    想了想,他将卫鹰喊了进来,嘱咐道:“稍后你回府,知会高阳殿下一声,就说最近天气干燥闷热,某又闲暇无事,不妨阖家前往九成宫小住几日,九成宫依山旁水凉爽宜人,且远离外界纷扰,也好静静心,轻松一下。”

    最近关中的天气的确很怪异,先是一连几天的雨水,接着又是数日的闷热,秋老虎发威固然有利于粮食的收成,但干燥的气候让人很是不适。

    九成宫规模浩大,乃是皇家离宫,时不时的便有皇族前去游玩暂住,除去那几座仅有皇帝可以下榻的殿宇之外,皆可自行入住,毋须向李二陛下禀告。

    卫鹰仔细记住,这才转身出门,让人牵来战马当即疾驰返回长安城。

    值房里,房俊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子,扬起头负手看着黑漆漆的夜空上点缀着的点点繁星,一时间有些心潮起伏。

    前世一个默默无闻的技术性官僚,虽然身入一县之中枢,却并未有什么话语权,虽然努力的向上攀爬,然而距离权力的顶端何止亿万里之遥?

    然而命运弄人,居然“夺舍重生”在一千五百年的大唐,不仅亲身参与到这个华夏民族最辉煌鼎盛的时代,更能够跻身权力的中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左右着朝局的走向,撬动了历史的节点。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时空转换,头顶这片星月,是否依旧如故??

    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能否逆势而为,使得历史长河从此改道,一路向着未知的方向浩荡奔流?

    一千五百年后……还会不会有另一个自己?( 天唐锦绣 http://www.piaotianxs.com/11_11287/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