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第五章 陇右老兵
    开远门前早已排了长长的队伍,胡商们等着查验通关文牒和货物。

    厚重的城门边,站着身披甲衣的城门卫卒,其中还有几位西市署的署吏们一手持薄,一手持笔,站在两侧,面无表情的做着勘验。

    “你,从哪里来?”

    前方一名老吏为一队胡商做了登记,向后方的货车一指:“车上装的什么货,有多少?”

    一名穿着翻领青色短袍的胡商小跑着走上去,拍了拍一旁昂头咀嚼的商队骆驼,冲老吏笑眯眯的道:“我们从康国来,这车上,运的乃是波斯产的羊毛毡毯、各色皮货,还有一些鲸油,共七车。”

    “去,验验。”

    老吏撩起眼皮看了一眼,一边做着登记,一边头也不抬的道。

    在他身边的几名署吏上去,数了数车,然后抽查了一下货品。

    “看过了,五车鲸油,两车毛毡并皮货,无误。”

    老吏正要落笔签可,突然皱了一下眉,抬头扫过一眼面前略显紧张的胡商,一双浑浊的眼睛里,透着如鹰隼般审视的光芒。

    “你们随行有多少人?”

    “五十六人。”

    胡商陪着笑脸道。

    若是寻常人,听完也就放行了。

    但是老吏做这一行已经有数十年,本能的感觉一丝不对。

    这么多人手,就七车货?摊去来回万里的成本,这还怎么赚钱?

    鲸鱼油前些年行情倒是不错,但这几年随着东边鲸油供应的打通。

    来自倭国和三韩捕鲸船的鲸油,源源不断的供给长安。

    这价格早已下来了。

    相比较下来,来自波斯的鲸油价高,且旷日持久,远没有东海来的鲸油行情好。

    老吏眉头一皱,提笔打算在过所批上一个“未”字。

    意为存疑。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

    “老丈,行个方便。”

    一只大手稳稳的抓住老吏提笔的手。

    老吏抬头看去,一眼看到一个国字脸庞的汉子,站在自己面前。

    此人衣着甚是奢华,手上戴着大大的玉扳指。

    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

    一双浓眉下,双目细长而有神。

    鹰勾笔下,蓄着一口虬髯。

    说话间,带着浓浓的晋阳口音。

    “王二郎。”

    老吏认得此人是长安西市有名的牙行掮客,在西市一块甚是吃得开。

    西市胡商但凡走货押运,寻库租赁,诉讼关说,乃至买些奴仆,都是找的他。

    “老丈,这几位是我的朋友,今儿初来长安,有些不懂规矩,有什么你多担待些,回头我请老丈吃酒。”

    说话间,手里早已不动声色的塞给老吏一点东西。

    老吏先是一怔,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再看一样胡商的骆队,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放行~”

    话声里,提笔在过所上画了个圈。

    苏大为就排在这队胡商之后。

    看着胡商们吆喝着,牵着疆绳,将不断咀嚼着草料,吐着白沫的骆驼慢吞吞的拉着前进。

    心里总觉得有一丝异样。

    “阿弥,你在看什么?”

    “哦,我在看那队胡商,他们车上装的好像是鲸油。”

    “不错,自从你弄出那个鲸油灯,现在鲸油已经是常用之物,胡商们见有利可图,便都会夹带一些。”

    安文生接口道。

    “你,你们,从哪里来?”

    前方的老吏扬头问道。

    看了下马的苏大为和安文生一眼,感觉不像是商人,又问了一句:“不是西域来的商人?”

    “我们是唐人,之前出去公务,这是凭验。”

    安文生伸手入袖,拿出公文凭验。

    但谁知那老吏只是扫了一眼便道:“办公务的?换个门,不能从开远门进。”

    安文生闻言诧异:“这是什么话,我数月前从长安离开时,并无这条规矩。”

    “这是近几日才定的新规矩,开远门只行胡商,其余一律人等,从别门走。”

    “还有这样的事?”

    安文生眉头一皱,欲待不信,但又不好与这城门吏去争辩。

    有道是小鬼难缠。

    或许,是真有这条规矩吧。

    这城门吏应当不会无缘无故乱说。

    安文生回头向苏大为看去,心中好奇他怎么一声不吭。

    一眼之下,发现苏大为微黑的脸庞上,一双浓眉微微皱起,目光一直盯着方才入城的那队胡商,似乎有些出神。

    “阿弥,这里不让通行,我们换个门入城。”

    “不。”

    出乎安文生的意料,苏大为一口拒绝。

    “我从小在长安长大,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规矩。”

    “你这是何意?”

    老吏有些不高兴,向着城门内叉手道:“这可是圣人的旨意。”

    苏大为伸手拍了下有些懵逼的安文生的肩膀。

    上前去,靠向老吏,伸手道:“麻烦通融一下,我这里备了些茶水请,请老丈吃茶。”

    他过去就是长安县不良人,对于西市和城门吏的一些潜规则十分熟悉。

    方才那伙胡商就是这么混进去的。

    谁知那老吏却警惕的看了他一眼,退后两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苏大为的手一下僵在半空。

    神情闪过一丝尴尬。

    若是前些年在长安做不良帅时,三教九流无一不精,包括城门吏和金吾卫,上下苏大为都混了个脸熟,都能说上话。

    可今时不同往日了。

    征吐蕃用去数年,这城门前的全是生面孔。

    想来人都换过好几茬。

    没有熟人,纵是想行“规矩”,人家也不敢收。

    “阿弥,算了算了,我们换个门就是了。”

    安文生在一旁劝道。

    他是不愿多事。

    虽然从西面过来,从开远门最近最方便,绕别的城门会多耗一些时间。

    但是犯不着和城门吏去计较。

    若是闹开去,没得让别人看了笑话。

    按安文生的想法,苏大为最不计较这些,劝他一句也就是了。

    岂料这一次,苏大为却十分执拗。

    一口道:“不行,我有事,一定要从开远门走,谁也别拦着。”

    “吆喝!”

    老吏瞪大浑浊的双眼,上下打量一番苏大为,口里讽刺道:“今日还真碰上不怕死的。”

    这人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一时想不起来了。

    不管是不是以前见过,堵在这城门前成何提统。

    若是给这人进去,后面再公务从这里入,拦是不拦?

    捅到上面去,自己只怕就是一个失察之罪。

    苏大为扬首看到那支胡商的骆驼快要消失在城门尽头,不由有些着急:“老丈,我曾为长安不良帅,往日与西市官署也多有行走,还请行个方便。”

    “不行。”

    老吏下巴扬起,冷笑道:“不管你是哪路神仙,圣人有令,非胡商一率从别门入城,此路不通!”

    “怎么了?怎么了?”

    其余的城门吏、西市的署吏,以及城门前的禁卫开始围了上来。

    苏大为他们后面的胡商也开始鼓躁起来。

    “前面的能不能走?不能走就让开,别耽误我们入城!”

    苏大为眉头微皱,向老吏和逼近的城门禁卫拱手道:“我是黄安县令苏大为,此次有要事回长安,还请各位通融。”

    他本来想说自己曾为征吐蕃前总管,还有从四品的品秩。

    但一来,长安勋贵满地走,单一个从四品,这些城门吏未必就认了。

    现官不如现管。

    二来,他此次回长安,是奉的武后秘旨。

    未得武后许可,当不能轻易透露身份。

    谁知武后此次急召他回来,是否另有重任。

    “黄安县令?”

    一名武候上来上下打量一番苏大为,嗤笑道:“莫说你是黄安县令,就算你是长安县令又如何?说了开远门不能进,就是不能进,办公务的请绕行,从旁的门走。”

    一旁的城门吏和禁卫们,跟着嘲笑起来。

    “哪里来的浑人,好不晓事,圣人律令下来,岂容你一个小小的黄安县令胡来。”

    “你们谁知道黄安县在哪?”

    “不清楚,好像是哪里的小官……”

    苏大为还没如何反应,一旁的安文生眼眸张开,有些不爽。

    以苏大为的身份,以他为大唐所立功勋,居然会被几个小小的城门吏留难。

    这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唉,若不是武后秘旨,此时抖出身份来……

    不过也未必,要真是圣人旨意,只怕再高身份也入不了开远门。

    安文生按住心头不爽,向苏大为扭头道:“阿弥,要不还是算了吧?”

    此时明崇俨也从后方挤了上来,小声道:“怎么回事?”

    “刚才的胡商……”

    苏大为扼腕长叹:“算了,看不见了,估计追不上了。”

    “胡商怎么了?”安文生警惕道。

    “我说不上来,但就是觉得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

    苏大为怔了一下,吐出两个字:“直觉。”

    贼你妈。

    神特么的直觉。

    安文生和明崇俨几乎同时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浮起。

    好不容易才把这股情绪压下去。

    “阿弥,咱们可是有任务在身,别管你那劳什子直觉了,咱们就低调点,安安稳稳的回长安,行吗?”

    “算我们求你了。”

    能让明崇俨和安文生同时请求的人不多。

    眼下也只有苏大为这么一个。

    “罢了,罢了。”

    苏大为摇头:“我们换金光门入城吧。”

    金光门就在开远门右侧百十丈,距离西市更近。

    但开远门才是从西域来的胡商,入长安唯一正确的道路。

    本来苏大为是想追前面那行胡商,但是这么一耽搁,估计人早就走远了。

    “一会入了金光门,你们带小苏先行,我去西市看看,能不能截住那队胡商。”

    苏大为道。

    “还要追?你又没什么证据,就靠你那什么‘直觉’。”

    明崇俨瞅着眉头微拧,神色执拗的苏大为,忽然感觉有些牙酸。

    不是他自己吹,虽然自己才双十出头,比苏大为小上许多。

    但就算当着苏大为,他也敢说上一句,自己比他处事更加稳重。

    亏苏大为还是征过吐蕃,带过兵的行军总管。

    做事没头没尾的。

    “喂,你们走不走?再拦着道路,小心拿下治罪!”

    城门前的武候中,一个豹眼燕髯,看上去像是队长的人,瞪眼吼道。

    “你,还有你们几个,耽误了胡商入城,上官怪责下来,你一个小小的黄安县令吃罪得起吗?”

    这话音才落,明崇俨感觉太阳穴突地一跳。

    身体的反应快过思维。

    白影一闪,他闪电般欺身上去,一巴掌抽在那武候的脸上,发出清脆响亮的一声。

    啪!

    “狗嘴吐不出象牙。”

    明崇俨甩了甩手,冷酷的道。

    他这已经是掌下留情了,否则稍用一分力道,对方的脑袋非得被拍飞不可。

    谁叫这武候狗眼看人低。

    若苏大为是“小小的黄安县令”,那自己这个黄安县主薄,岂非连屁都算不上?

    这念头才起,就见苏大为一脸无语的朝自己竖起大拇指。

    在苏大为脸上,是一种想笑又忍住的神色,双唇抿起,嘴角微微抽搐,忍了一会才道:“明主薄,果然是暴脾气,不愧是和我同肝共苦过的兄弟。”

    “谁和你同甘共苦过?”

    明崇俨有些牙酸的抽了一下脸颊:“这半年来,苦就是很苦,甘却从未有过。”

    “不,有的。”

    苏大为很认真的点头道:“我们一起爆肝过。”

    “什么?什么爆……什么甘?”

    明崇俨有点懵逼,总觉得苏大为说的不像是好话。

    安文生在一旁以手抚额:“你们两个,不要惹事后,当对方不存在啊。”

    被明崇俨抽了一巴掌的武候,在城卫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站起来。

    虽然只是被明崇俨“轻轻”扫了一巴掌,但半边脸已经肿得跟猪头一样。

    “反了反了!来人,把他们几个,全都铐起来!”

    “带去长安县……哎呦,我要去告……哎呦!”

    苏大为和安文生对视一眼,颇有默契的一同闪开。

    只露出站在中间的明崇俨。

    两人一指,几乎异口同声道:“冤有头债有主,刚才动手的是他。”

    “就是,同我们无瓜,要抓就把他拿去。”

    明崇俨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一脸懵逼的左右看看:“你们……不丈义啊!还有你……”

    他冲上去揪住苏大的衣袖,想抓衣领的,想想没敢。

    “方才不是才说同甘共苦吗?”

    “哦,那是从前,现在不在黄安县了,有肝你自己去爆。”

    “恶贼!没义气啊,你们俩个恶贼!”

    他们几个在城门前跟说相声一样,逗得围观的一帮胡商忍俊不禁,轰然大笑。

    那城门老吏和城卫们,只觉面上无光,气得七窍生烟。

    “还愣着做什么,抓人啊!”

    脸肿成猪头的武候奋力一推身边的城卫,厉声道:“有什么事我担着!快抓人!”

    “喏!”

    城门卫防着有人扰乱,平时备得器具甚是齐全。

    像是什么镗耙,铁叉,铁链,盾牌、角弩,全都备有。

    镗耙和铁叉就像是后世民警对付一些闹事者用的工具一样,一个长长的铁棍前头一个叉型,可以将人控制住。

    一般遇到有人闹事,城门卫会一涌而上。

    对方若有武器,就盾手先行,镗耙铁叉随后。

    将人控制住后,再用铁链锁住拿下。

    若贼人厉害,甚至会出动弓弩,当场格杀。

    随着燕髯武候的吼声,十几名身材高壮的城卫卒子,拿了器械涌了上来。

    一旁的胡商眼见不对,吓得怪叫一声,轰然而散。

    逃出去数十步,又舍不得看这热闹,纷纷驻足回头观望。

    像这种头铁到敢在大唐长安城门闹事的人真不多。

    足以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阿弥,你看这些人……”

    安文生眼见一帮城卫涌上来,不但不惊,反而摇了摇头。

    苏大为浓眉皱得更紧,脸上涌起一种失望之色:“越来越不像样子。”

    明崇俨看着两人,如看外星人一般:“你们在说什么?”

    苏大为黝黑刚毅的脸上,带起一抹感概:“难怪我看他们全都面生,这些人对敌,居然不知结阵,毫无章法,一看就疏于训练。”

    安文生道:“若是当年跟着我们征过吐蕃和西突厥的老兵,断不至如此,现在的折冲府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招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样子货。”苏大为一锤定音。

    噗!明崇俨只觉得自己一口老血喷出来。

    现在是谈论这个的时候吗?

    人家都上来拿人了。

    你们反抗不?

    反抗这事就闹大了,到时武后会怎么想。

    不得被言官在朝堂上弹劾个几本。

    本来那些言官就闲得没事干,每天就想搞点大新闻。

    若不反抗,难道被这区区几个城卫给拿下,自己脸还要不要了?

    就在他一犹豫的功夫,那些城卫已经执着大盾,甩着铁链蜂涌而至。

    “识相的乖乖束手就擒,以免受皮肉之苦。”

    “居然敢打我们头儿!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那名被打的燕髯武候此时豪气顿生,手里提着横刀大步上来,口里厉声道:“这几个人面生的很,怕不是奸细探子,给我统统拿下,下到长安狱里!”

    说完,又冷笑的补充一句:“老子我要细细的审!”

    最后几个字,几乎从齿缝里蹦出来,充满了威胁之意。

    这话才出来,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燕髯武候嗷的一声飞了出去。

    在地上连滚了几滚,一直撞到城门上的铜钉,才停了下来。

    一时间,整个城门前鸦雀无声。

    所有的城卫都仿佛被点了穴一样,看着那位动手的黑脸青年,好整以遐的弹了弹指头,浓黑的眉头舒展开,嘴角微撇,似乎带着不屑之意。

    苏大为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得所人都不及反应。

    直到燕髯武候满脸是血的爬坐起来,嘴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这些城卫才清醒过来。

    “头儿,头儿,你怎么样了?”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燕髯武候捡起横刀,拔刀出鞘,整个脑袋血污满脸,面孔涨得紫红。

    双手举起横刀,如一头发怒的野猪般,跌跌撞撞的冲上来。

    安文生伸出肉手扶着自己的额头:“这事闹的……如何收场。”

    “啊啊,老子杀……”

    眼看燕髯武候要冲到近前。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大喝传来:“住手!”

    一个人影,快如奔马,冲入场中,一脚将那武候踢翻在地。

    下了对方的刀,然后返身向着苏大为,推金山倒玉足般,单膝重重跪下。

    呯!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此人身上。

    这是一个年纪在三旬左右,一身黑衣玄甲的军人。

    看甲衣上的品阶,当是折冲府都尉。

    甚至很可能就是驻守延平门附近的驻军。

    “三……三郎,你,做甚么打我?”

    翻倒在地上的燕髯武候一脸懵逼。

    被唤作三郎的人,头也不回的恨声道:“打你,老子恨不得杀了你,有眼无珠的东西。”

    说完,三郎单膝跪着,朝着苏大为,伸出右拳,狠狠的在自己胸膛上捶了三下。

    “陇右老兵,见过总管!”

    声音慨慷激烈,透着金戈铁马之气。

    城门前,再一次寂静下来。

    城卫、城门吏一时间面面相觑,不清楚出了什么事。

    而先前那老吏,更是脸上微微变色,心中暗道:莫不是踢到铁板上了,这个黄安县令,真有些来头?以前是陇右的将领?

    在长安,得罪那些小官小吏不怕。

    怕的是两种人。

    一是哪位高官世家的子弟。

    二便是征西域,征吐蕃的那些老兵。

    而眼前这位三郎,老吏自是识得,乃是在陇右驻守六年的老兵。

    回来因功得授折冲都尉,是一个狠辣的角色。

    平日里守城的那些个武候,见了他都跟乖猫儿一样,点头哈腰,极尽恭谦。

    像这位燕髯武候牛七郎。

    更是每月都请三郎喝酒,一心想要结交,甚至几次提出要结拜,都被三郎给拒绝了。

    一句话,人家瞧不上。

    但是这心高气傲的折冲府都尉,居然大礼参拜对方。

    这……

    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你认识我?”

    苏大为俯视三郎,两眼微微眯起。

    他的记忆很好,每一个跟过他的老兵,都留有印象。

    “总管,我在陇右当了六年兵,若非总管,我现在可能还守在外面吃沙子!”

    三郎的喉咙微微蠕动,显得十分激动。

    “当年我部驻守石头城,吐蕃鼓动吐谷浑人入寇,我们抵挡了二十余天,死伤殆尽,若非总管带人来援,只怕我已随袍泽去了。

    后来我入总管先锋军,随总管的人入驻武威,可惜在武威时受重伤,便留在当地。

    直到半年后,总管得胜归来,我方才得以回长安。”

    三郎一字一句,包含深情。

    他的声音沙哑,却浓烈如酒,有极大的感染力。

    所有人都听得目瞪口呆。

    那燕髯武候牛七郎,嘴唇颤抖了一下:“三……三郎,他,他究竟是何人?”( 大唐不良人 http://www.piaotianxs.com/11_11211/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