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第四十三章 困境
    大队骑兵就地驻守,薛仁贵亲自率着亲卫骑马赶到苏大为身边,劈头第一句话就是:“你不是传令让我进兵?”

    苏大为骑在龙子背上,目视薛仁贵:“我什么时候下过这种命令?”

    “没有?”

    “谁传的令,人呢?”

    苏大为向他肃然道:“如果你确实收到此令,而我又绝没有下过骑兵入谷的命令,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相同的事,之前在武威也发生过一次。

    有人假扮了李谨行,以苏定方的名义传了一封假信给苏大为,令他星夜赶去酒泉见苏定方。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吐蕃大将赞婆,对武威的援军发动奇袭。

    最后被薛仁贵和其余将领联手所破。

    那一场战斗,薛仁贵自己就是亲历者,自然知道事情的原委。

    先前只是关心则乱,待此时,方才醒悟,失声叫了声:“不对!”

    一边回顾左右,一边大喊:“方才那个传令的斥候呢?人在哪里?”

    左右亲卫相顾无言。

    苏大为眉头一皱:“好了,仁贵,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出了什么事你我都清楚,若吐蕃人有意将你也诱入谷中,我们须提防他们还有后手。”

    说完看了一眼稍远处的骑兵阵型,心中估算道:“你带了多少人进来?六千?七千?”

    “七千骑。”

    薛仁贵道:“留了王孝杰率三千骑守住谷口,还有郭待封的人。”

    听了他这句话,苏大为心下稍宽,总算薛仁贵没有完全失智。

    谷口还有王孝杰与郭待封的人,就算吐蕃人要有动作,也有一个缓冲时间。

    心念电转间,苏大为目光向身边扫过:“安文生何在?”

    “总管,安将军与阿史那将军在追击吐蕃溃兵。”

    “派人召他们回来,我怀疑吐蕃人想……”

    话音未落,心头陡然一跳。

    仿佛有什么极可怕的事发生。

    苏大为看向薛仁贵,恰好他的目光也朝自己看过来。

    “你也感觉到了?”

    “去前方,去出口看看。”

    只用了极短的时间,苏大为与薛仁贵便取得共识。

    “我这些骑兵……”

    “带着!”

    苏大为厉声道:“若情况有变,少不得一场恶战。”

    当一件事可能变糟时,它就一定会变得更糟。

    仿佛要印证苏大为的预感,从雪谷出口的位置,隐隐传来厮杀之声。

    这山谷的构造十分奇怪。

    两头细窄,中间却宽大如葫芦肚。

    纵然拥进十余万骑,在中腹部位也不觉拥挤。

    而声音在这样的地形下,也会变得飘忽不定,十分模糊。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可以听到从出口位置传出的喊杀声,那说明,那里已经爆发了大战。

    “整队,随我来~!”

    薛仁贵向左右亲卫大声喊。

    数名亲兵得他军令,打马回头,调拨后方骑兵跟上。

    苏大为与身边崔弘等将,早已策马奔向谷口。

    乌延达与梅里乌等酋长慌忙翻身上马,一边追一边喊:“总管,需不需要我等相助?”

    “你们留一部在原地待命,带一些精锐随我来。”

    苏大为头也不回的喊。

    得到他的命令,乌延达精神一振,慌忙打马回头,去调拨人手。

    跟唐军一起作战不怕,反正至今还没见唐军输过。

    怕就怕唐军根本就不屑于带着吐谷浑人,那问题就严重了。

    隆隆隆~

    千万骑战马蹄声汇聚如雷。

    伴随着烟尘与碎屑,前方蜿蜒的山路不断收窄。

    从能容数百骑展开,到只能容十余骑通过。

    骑在龙子背上,听着前方的阵阵杀声,苏大为的精神一下提到极点。

    有过,有过这种感觉。

    似曾相识。

    当年与西突厥人的一战中,自己曾带领阿史那道真等斥候营兄弟,翻跃阿尔泰山。

    在山道中,遇到突厥人的狙击。

    那时,也是同样地形险峻。

    突厥人在鹰嘴崖处设伏……

    他抬头看了看前方。

    山劈千仞,只有一线缝隙可以从山谷出去。

    这是“一线天”的地形。

    当年当日,正如今时今日。

    龙子发出一声悠长的咆哮。

    前方战马惊嘶。

    这声音令苏大为的神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一眼看到前方的情景,瞳孔微微收缩。

    阿史那道真的唐骑已经散乱,崔器的步卒阵型,长槊居然阵脚大乱。

    该死,崔器三千人阵,居然守不住山谷出口?

    苏大为的目跃过唐军阵型投向前方。

    那边的光芒,令他两眼下意识微微一眯,仿佛被某种强光所刺痛。

    此时日头向西微沉。

    大非川以北,广袤的共和切吉草原上,达延山雪峰怒起,延绵跌宕。

    一旁的东日措纳冰湖,如大地上一只最纯净的眼睛。

    冰笼霞蔚,烟气蒸腾。

    在冰层之下,隐隐透着绽蓝。

    纯净而湛蓝的天空画板上,苍鹰在飞翔,发出清越的鸣声。

    它好奇的侧过脑袋,盯着下方的雪山,看到山谷里密密麻麻的人流。

    这个异常的画面,令它稍微有些冰安。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苍鹰陡然飞低。

    一双琉璃般的眼瞳,倒映出下方的景像。

    雪谷中,穿着明晃晃铁甲的唐军想要涌出来,却受限于地形狭窄,阵型无法展开。

    在雪谷出口处,那些唐军的步卒阵型大乱。

    阵脚随时可能崩溃。

    这是因为,在他们的对面,那些高原的吐蕃人,正驱赶着牦牛、野牛等牲畜,冲击着唐军的防线。

    在这些牲畜之后,还有大量的吐蕃骑士正在集结。

    这些是弓仁的部队,先前溃散的吐蕃骑,已经被他重新聚拢起来。

    靠着那些牲畜的拖延,唐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发起有力的反击。

    反倒是被那些发狂的牦牛撞死撞翻不少兵卒。

    对上皮粗肉厚的牦牛,连唐军的长槊阵都没占到便宜。

    若是在平原上,能将部落有效展开,若是给崔器手下更多的人手,或许还有机会。

    但当下的地形,却将他限制住。

    前方的长槊兵被狂冲的牦牛不断冲撞,后面的陌刀兵被前队挤压着,无法上前相助。

    两边的山岩又堵住了路口,难以通行。

    苏大为他们带着人就算是赶过来,受地形所限,七千余唐军重骑,也无法飞跃过去。

    场面一时僵持。

    天空中的苍鹰扇动着翅膀,身形一下子拔高。

    飞到高处,它的鹰眼便看见,在那些吐蕃人身后数十里外,还有大量的烟尘腾起。

    这意味着还有大量的吐蕃军正在向这边快速移动。

    ……

    “大相派来的援兵,最多还有半个时辰便到,大相说,请弓仁大将务必堵住出口,不得使唐军走脱一人。”

    “回报给大相,就说,弓仁在,唐军就走不了。”

    弓仁黝黑的脸庞上,充满坚毅之色。

    他的眼神凛冽,然而嘴角却在笑。

    左耳上,一只拇指大的金环,在粗糙肌肤的衬托下,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好久了,与唐军作战,真的憋屈好外了。

    总算,总算将他们引了进来。

    弓仁的脑海,回忆起当日论钦陵说过的话。

    “这伙唐军不可小视,苏大为是苏定方的兵法学生,也是大唐新一代崛起的名将,此战,不求你得胜,只求拖住他们,将他们诱入雪山绝谷,堵住出口。”

    “那里地形特殊,你应当知道,只要堵住路口,唐军决计无法走脱,到那时,便成了我们掌上之物……”

    “先饿他们几天,最后,生死便由不得他们了。”

    “断掉唐军这只手,以苏定方垂死之年,想必已无力再主持对吐谷浑一线的用兵,到时,局势将彻底倒向我们,我们在吐谷浑的地,也就牢牢占住了。”

    论钦陵那抑扬顿挫,带有独特磁性的嗓音,如潺潺泉水流入心间。

    弓仁心中此时充满了豪气。

    自己,终于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

    原本以为,这一仗会更艰苦,甚至在最后关头,连自己的生死,都在一念间。

    用那名唐将,还有自己身为论钦陵之子的身份,用财宝来诱使唐军深入雪谷,原本担心这一切仍不足,还准备了别的后手。

    谁知最后,唐军如此轻易就上当了。

    进入了雪谷,主动权,便掌在吐蕃人的手里。

    唯一可惜的是,未能在唐军主力到达前,先将他们那一千人吃掉。

    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也只是一闪念。

    只要将此时谷口守住,使唐军不能出来,待来自乌海防线的大军赶到,唐军便插翅难飞。

    这个计划,由论钦陵发起,由大相禄东赞配合。

    由禄东赞的孙子,论钦陵的儿子,吐蕃最年青一辈的大将弓仁操盘。

    到此时,方才显出峥嵘。

    从苏大为率领的唐军翻跃大非川,论钦陵得到这条情报后,便在布局。

    用草原各部吐谷浑人“投喂”给唐军。

    并在其中掺沙子,暗中混入忠于吐蕃的部落。

    得已完全掌握唐军的动态。

    在安西和河西、吐谷浑、甘州、肃州等防线,持续对唐军保持威压,甚至数次尝试冲突,以分唐军之势。

    在各防线大肆搜捕唐军渗透向吐谷浑的游骑,围点打援,以斥候对斥候。

    以游骑对游骑。

    在情报获取上,通过商队和细作,不断向唐军河西反向渗透,并以重利游说河西各国反叛大唐。

    来瓦解唐军在西域的兵势。

    同时令悉多于率军,在大非川以南蛰伏,随时准备做堵口收网。

    实际上,在唐军纵横大非川以南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悉多于的兵马,一直在距离唐军两日的距离,悄然跟随。

    先前悉多于也好,或者弓仁也罢,已经通过初战的试探,明白对唐军没有必胜的把握。

    或许能拖垮这支唐军,但却无法将其聚歼,消灭。

    论钦陵要的是彻底毁灭。

    贯彻的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之策。

    苏定方已经老了,身体也患重病。

    若是这个时候,痛失爱徒,得知唐军在大非川以北,被吐蕃全歼的消息,他还撑得住吗?

    会不会一命归西?( 大唐不良人 http://www.piaotianxs.com/11_11211/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