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虫屋 > 正文 第312章 往事
    吃完晚饭,散了会儿步,送唐不甜到小区门口后,姜游便回去了。

    傍晚的空气有些湿。

    风很柔。

    一路,炸鸡,烤鱿鱼,蒸糕……

    连绵不断萦绕在鼻尖。

    走进院子,姜末背对着他站在樟树边,手里拿着他的小独角兽,樟树已经比他高许多了。

    姜游关上了院子的门。

    气味,喧闹声,都被关在了门外。

    池塘水声潺潺。

    樟树叶片上飘出了一些微小的光点,叶脉亮了一下,又迅速的暗淡下去。

    姜末跺了下脚,他伸出手……

    “停下!”姜游喊住了他。

    姜末的手僵了一下,垂下,他转过了身。

    眼眸深处的一点红色忽明忽暗。

    “喵!”

    石榴树下的招才突然叫了一身,后背上的毛竖了起来,几秒后,它原地转了个圈,挪到了秋千下。

    身体努力地缩成一团。

    姜游走到姜末面前,蹲下。

    “还是棵小树苗呢。”

    姜末扭过头去。

    “它就在这长着,又不会跑。”

    “姜末,生抽,葱花,蜘蛛……”姜游伸手去摸姜末的头,姜末朝边上走了一步躲开了。

    “是不是我逼你画画……”

    “不是画画,那是什么?说话,过年的时候我们怎么约定的,让你每天说十个字,你说了几天?算到现在,够写个三百字的小作文了吧?”

    姜末还是不看他。

    姜游叹了口气,他伸手把姜末抱了起来,姜末挣扎了一下没挣开,用头撞了几下姜游的肩膀后渐渐安静了下来。

    姜游看了看四周,走到秋千边坐下。

    招才把头埋进了前爪里。

    姜游踩了一下地,秋千晃动了起来。

    石榴树的树枝上长了许多的嫩叶。

    一下近,一下又远去。

    姜游看着花坛里摇曳在风中的花草,“我们家多好看,刚来那会儿,这里就几张太阳伞桌子椅子,两个假山,全部扔了,就剩下几根破草。”

    圈着姜末的手松开了一些。

    姜末在他怀里转了个身。

    “累。”

    “玩游戏累了,还是看小视频累了?”

    “你。”

    姜游一怔,接着表情柔和了下来,“度假村之后的事,我没带你参与,我不想让镜湖会发现是你杀死了,或者重创了明神……”

    姜末扭动了一下。

    姜游认真地解释:“我知道你不会嘴下留情,所以我有点好奇,只是好奇,也有点介意,一点点,”他笑了一下,“等我拿到了那个院子,给你抓几个小伙伴扔里面陪你玩怎么样,这样以后你出去就威风了,骑着个小独角兽,左边的端茶,右边的扇风,还可以陪你玩游戏,你自己组个队……”

    招才抬起头。

    它站了起来,悄然无声地从秋千下走出,它回头看了一眼,接着贴着花坛,绕到店门前,它向上一跃跳过台阶,窜进了店里。

    “喝牛奶吗?”姜游问。

    姜末点了一下头。

    姜游抱着他站了起来,“喝了牛奶,我们一起看电视,杨萱那个节目,看完了我陪你打游戏……”

    姜末眨了一下眼睛。

    姜游的声音停了下来,他顺着姜末的视线向前方看去。

    一切如常。

    墙外。

    文峰路和文馨路的交叉口。

    一个短发,面容严肃的女人站在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身后。

    他们的身影有些模糊。

    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

    姜游抱着姜末往店里走去,“都不好看,做花肥,长出来的花会不好看的。”

    姜末收回了视线。

    回到店里。

    店门关上。

    几分钟后,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出现在了长桌上。

    ※

    “特科现在的负责人是唐不甜,她手下有六个人。最开始只有一个,孙宇,是一个普通的刑警。姜游,他住在这里,刘勇的案子自杀的那个人是他的租户,因此他被唐不甜注意到,邀请进入了特科。管诺,管清彤和桑旭的儿子。另外三个,苏望舒吴雨岚和朱文,他们是庄泽坤的老部下。”

    “只有七个人?”

    “可能会有山上的人。还有,庄泽坤,”孙修转过身,他看着舒星,“胡爷给我的任务是不顾一切代价杀死庄泽坤。”

    “他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只知道他回了唐江。”

    “唐江市一直是你在负责。”舒星的语气有些冲。

    孙修看着舒星没有说话。

    “对不起孙总,我……”

    “你们是胡爷的嫡系,一贯是瞧不上我们的。”

    “姜游有什么特别的吗?”舒星换了话题。

    “罗成圆,死在这附近。薛山湖度假村爆炸的时候,他在现场。”

    舒星的脸色更阴沉严肃了一些。

    “你对十七年前的事,知道多少?”

    舒星摇了摇头。

    孙修感觉到他的右手小指被拉了一下,他瞄了一眼他的手,一个透明的蛛丝圈在他的小指上。

    他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晦暗不明。

    他很快掩饰住了他的情绪。

    “特科建立的第二年,胡爷发现了山上和政府开始合作。胡爷将渗透唐江,打探合作内容的任务交给了我。我用了三年多的时间,逐渐靠近目标,在我即将成功的时候,黄鹄为了抢功……”

    孙修看了舒星一眼,“被桑旭发现了不对劲,追查了下去,我不得已只得杀死桑旭,但是镜湖会还是暴露了。”

    “庄泽坤开始反扑。接下来三年,我们安插在唐江市的人,政界,商界,一个个都被拔出,最后,是胡爷请求了那个人出手,才逼得庄泽坤解散了特科。但是,山上和政府的合作并没有停止,变得更隐秘,更难渗入。”

    “我用尽了所有的方法。但是那个人提出了要求,必须要拿到他们最新的成果,黄鹄主动请缨来唐江。我据理力争。结果胡爷说,我和黄鹄,谁能拿下唐江,谁便能接下他的位置。”

    “胡爷把你们看做自己人,无论犯下多大的过错,都能被原谅,都能将功补过。”

    “你在怨恨胡爷?”舒星声调略微拉高了。

    “我只是陈述事实。”

    虫屋中,姜游抱着招才坐在姜末的床上,电视机屏幕上,杨萱走上了台。姜末看着床单上几根招才身上掉下的猫毛,他转过头,看着窗外。( 虫屋 http://www.piaotianxs.com/10_10940/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