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魂帝武神 > 正文 第4203章 大势力,万余
    在萧逸的感知里,这青寒女帝的寿元轨迹,起码在数百年以上了。

    但同时,青寒女帝又绝对是个年轻生灵。

    这种感知情况,明显是类似妖族那种寿元漫长,然后换算成人族寿元很年轻这种。

    是的。

    青寒女帝的年纪,换算成人族生灵的年纪,怕也就比萧晨枫和萧远年长个几岁。

    青寒女帝笑笑,“白儿从不曾给你介绍过我吗?”

    “我外公是人族,可我外婆有一部分的妖族血脉。”

    “到了我父亲这里,是白家人族,可我母亲又有一丝妖族血脉。”

    “再到我这里,则是我本身还有一分稀薄的妖族血脉。”

    “至萧白这里,妖族血脉已然全无了。”

    “原来如此。”萧逸恍然。

    青寒女帝身上,有一丝稀薄的妖族血脉。

    萧逸笑笑。

    但事实上,他的这份疑惑,也不过是掩饰。

    他之前的沉默,只是在疑惑,这场生辰宴里,为何不见那个女子。

    青寒女帝这位正主都出现了,但…那个女子呢?那个和他长得有七八分相像的女子呢?

    一道道珍稀佳肴,尽数呈上。

    宴席,彻底开始。

    萧逸和青寒女帝的席前闲谈,也就此停下。

    所有人的目光,尽数落到了青寒女帝身上。

    而今,才是整场生辰宴的高潮时刻。

    萧白率先起身,取出一个精致的玉盒,“孩儿祝娘亲寿元不尽,青春永驻。”

    青寒女帝满脸笑容接过礼物,打开玉盒,里头是一颗晶莹的冰魄寒珠。

    丝丝寒冷气息传来,看起来美妙至极。

    萧白笑道,“虽非什么珍宝,只望娘亲喜欢。”

    青寒女帝笑道,“孩儿送的,娘亲自是喜欢。”

    这般说着,青寒女帝又瞪了眼萧白,传音一句,“你才不会有这等心思。”

    “是你爹那个混账知我喜欢这些晶莹漂亮之物,特地准备的吧。”

    萧白笑笑,传音道,“娘亲精明。”

    同席上,一个个统事长老也纷纷起身。

    “半灯门,祝青寒女帝生辰之喜…”

    各方大势力的统事长老,纷纷献上贺礼。

    青寒女帝,一一笑着接下。

    四门五山以及二十二星耀出手,自非凡物。

    一件件贺礼,动辄奇珍异宝,帝品神兵,又或是珍稀丹药,亿万年份的稀罕天材地宝等等。

    一时间,一份份贺礼,琳琅满目。

    到了萧逸这。

    萧逸手中乾坤戒一闪,也取出一物,“祝青寒女帝生辰大喜。”

    萧逸手中,是一颗浑白珠子。

    他着实没什么东西拿得出手。

    这珠子,是白魄魂珠,乃是当年在炎龙大陆时他从白魄一族所得。

    非是如莽星不灭甲这等族系传承至宝,但乃是白魄一族历代族长精炼的特殊重宝,全白魄一族也只有一颗。

    虽只位列极品圣器阶品,但此物充斥精纯魂力,力量无比精纯,也算是特殊之物了。

    当然了,对青寒女帝而言,这珠子的力量一般,倒是甚至好看。

    “噗嗤。”周遭,却是接连几道嗤笑声传出。

    虽无人敢大声出言讥讽,却也传来阵阵窃语私言,“这等不入流的东西,也好意思送得出手?”

    极品圣器阶品,在这些大人物眼中,自然是不入流的。

    青寒女帝笑笑,“我看着倒是喜欢。”

    “这珠子阶品不高,但力量如此精纯,又浑白无暇,放到我这帝冠里装点,恰好。”

    周遭众人,霎时收回了嗤笑的目光。

    一份份贺礼,还在接连不断呈上。

    二十二星耀的席位上,唯一老者,目光莫名地看了眼萧逸,又看了眼那白魄魂珠。

    这是二十二星耀之一的魂星一族。

    还有一老者,则是目光奇怪,这是琥珀一族的统事长老。

    事实上,作为统事长老,他当然知道萧逸和他的琥珀一族交恶之事,甚至弄断了他琥珀一族的传承至宝封天金戟一事。

    可琥珀一族内,却早有一道并不外传的明令,琥珀一族上下和紫炎易霄恩怨两消,不得冒犯。

    这统事长老也不明白缘由何在,但他深知,下这道命令的,乃是他琥珀一族的族长。

    宴席上,热闹非凡。

    单这送礼,便持续了一天一夜。

    当然,是在宴席之中,宾客间品尝着美酒佳肴中进行。

    贺礼送罢,整场生辰宴的下一个高潮到来。

    这里是宫门广场,自然也会有一处巨大的比武台。

    此刻,比武台上,两个年轻天骄顷刻商场,相互行礼后,战斗瞬起。

    武者,生而追求武道。

    故而武者举行生辰宴也罢,别的诸多盛大宴席也罢,一般都会有这种开放给年轻一辈天骄切磋的武道比拼。

    像那些大型宗门教派,开山收徒,又或是某些亿万年难得一遇的盛事里,那些倒是较为难得的盛事。

    而像这些寻常大势力举行宴席,无论缘由何在,则一般都是一次各方势力的年轻天骄互相交流的机会。

    一个正常大势力的天骄,一般在跟随家中长辈参与各方大势力的宴席中,就会结识同样大势力的别家天骄。

    当然了,层次不同,结识者也不同。

    这就是诸天万界天骄无数,但真正彼此在同一层次的有名天骄,一般都会彼此认识的缘由。

    天骄在这其中,跟随长辈,一来是结识,二来也是一次成长磨砺的机会。

    ……

    时间,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的流逝。

    各方势力的统事长老们倒是看得热闹,时有喝彩之声传出。

    也时有得意之声传出。

    这毫无疑问是自家天骄出风头的一次大好机会。

    自家天骄出了风头,统事长老们自也得意。

    青寒女帝以及萧白,也看得兴致勃勃。

    武者,饮一杯琼浆,细看小辈们的武道比拼,自己作为武道前辈,又作评头论足,自是一大妙事。

    萧逸倒是看得兴致恹恹。

    他来青寒宫,意不在此。

    ……

    又是一天后。

    比武台上的天骄,接连上台。

    宴桌上,仍旧热闹非凡。

    萧白明显注意到萧逸眼含无聊之色。

    “易兄?”萧白轻声问了一句,“很无聊是吗?”

    萧逸闻言,轻笑,“倒也不是。”

    青寒女帝看了眼萧逸,微微讶异,“我没记错的话,自我的生辰宴开始以来,这两天多时间,易霄统领除却一开始送礼时敬了我一杯酒,之后便再未碰过酒杯。”

    “白儿。”青寒女帝疑惑问道,“易霄统领本身是滴酒不沾之辈吗?”

    萧白挠了挠头,道,“我好像确实很少见易兄喝酒。”

    青寒女帝笑笑,“那我还真是长脸了。”

    “易霄统领这等平素滴酒不沾之人,也愿在我生辰宴上破例敬上一杯。”

    “女帝言重了。”萧逸认真道,“我与萧白也曾性命相托,萧白之母,易某自也敬若长辈。”

    “既是长辈之生辰宴,酒之浊物,礼至即可,不宜多饮。”

    青寒女帝满意地点了点头,“白儿能结识你这样的生死之交,是他之幸。”

    “女帝过誉了。”萧逸道下一声。

    ……

    又是半天后。

    萧白见萧逸眼中实在皆是无趣之色,故作打了个饱嗝,看向青寒女帝,“母亲,我吃得饱了些,和易兄去散散步。”

    “去吧。”青寒女帝点了点头。

    萧逸起身而离。

    二人,只在这宫门广场里缓慢闲逛着。

    “易兄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萧白轻笑问道。

    “还行。”萧逸轻笑。

    “这天骄比武,还会持续多久?”

    萧白思索了一下,道,“应该好几天吧。”

    “此次来参加我娘生辰宴的,不算四门五山以及二十二星耀,寻常大势力都有万余。”

    “来的天骄,自也不在少数。”

    “那之后呢?”萧逸问道。

    萧白回答道,“之后生辰宴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萧白歉意笑道,“白白让易兄无聊了这么久,我们到时便离。”

    “那就好。”萧逸笑笑,却又不着痕迹地问道,“对了,临出发前,在总盟时我听你喃喃自语,萧星河那家伙终究是不来。”

    “我之前好像依稀有听过萧盟主和萧远统领说起过,你母亲的这生辰宴上,你萧家家母也会到场。”

    “我好像没见到她。”

    ......

    第二更。( 魂帝武神 http://www.piaotianxs.com/10_10689/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