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卷 第四百八十九章:孰不可忍(第六更)
    叶春秋怎么会让朱德海奸计得逞呢?

    看着朱德海得意洋洋的样子,叶春秋只抿抿嘴,然后道:“建文天子继位之后,宽刑省狱,严惩阉宦,其天资仁厚,亲贤好学,又除军卫单丁,减免了苏松重赋,所行之政,无不惠民,堪称仁君。”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

    建文乃是仁君。

    叶春秋居然在这里,当着君臣的面,说建文乃是仁君。

    而且叶春秋所用的评价,可谓极高,从宽刑省狱,到亲贤好学,再到所行之政,无不惠民,单凭这个评价,几乎等于是将建文夸出了一朵花来。

    顿时,许多翰林不禁看向叶春秋的眼光不同了。

    这叶春秋……还真是有风骨啊。

    虽然许多人私底下里都对建文的评价很高,那些官宦和读书人将建文帝说得犹如圣君一样,可是这放眼天下,谁敢在这天子堂里说出这样的评价?

    这是需要承担极大的政治风险的,甚至可能会引发天子震怒,可能会危及生命。

    可是叶春秋居然脱口而出,而此时,这崇文殿里专门负责记载筳讲的书吏此刻也不由愕然,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叶春秋所说的话该不该写进去。

    四位阁老的脸色纷纷变了。

    刘健、李东阳、谢迁都开始为叶春秋担心起来。

    若是叶春秋说建文乃是暴君,可能这三位阁臣会对叶春秋的行为而不齿,现在的风气,早就不像是洪武和文皇帝时期那样的紧张了,只是……叶春秋敢说出这番话,足以让任何人佩服他的勇气。

    焦芳的脸上不经意地掠过一丝喜色,他心里淡定从容起来,因为他清楚,当叶春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个少年……已经完了。

    朱厚照也是一脸错愕,然后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师弟,你是朕的自己人啊。

    朕一直没有亏待你,真真将你当做自家人一样看待,可是你呢,天,你怎么可以这样的对朕,怎么可以如此。

    朱厚照心里生出了一丝背叛的感觉,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自作多情,现在叶春秋……

    文皇帝是朱厚照的高祖,而作为文皇帝的嫡亲血脉,朱厚照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真命天子,他的正统,他今日的合法性,本质上就源于朱棣的靖难之役,靖难之役的本质就是在于,皇帝昏庸,奸臣弄权,所以当时还是燕王的文皇帝跳出来,振臂一呼,这是为了挽救大明的江山。

    可叶春秋怎么说呢,居然说建文乃是明君。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是指着自己骂自己的祖宗啊。

    朱厚照这时脸皮拉了下来,显得很是不忿,他确实很恼火,想想看,方才自己还在担心着这个小子呢,可是这个小子,转眼之间就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朱德海要的就是效果,他眼角的余光扫了朱厚照一眼,见朱厚照脸色阴沉,便含笑捋须,慢悠悠的道:“叶编撰,这就是你的回答?”

    叶春秋颌首:“不错,这正是下官的回答。”

    朱德海精神一震,眼眸里掠过一丝杀机,呵……既然这是你的回答,那么就是找死,他立即质问:“如此说来,文皇帝起兵靖难,反的乃是圣君?你的意思是,难道文皇帝乃是乱臣是吗?叶编撰,若建文果然贤明,难道乱臣也可以靖难成功吗?”

    图穷匕见,或者说朱德海是借机落井下石,他故意把乱臣二字咬得很重,一个小小翰林,骂文皇帝为乱臣,往大里说,这几乎等同于欺君罔上,是要造反了。

    朱厚照的脸色也是糟糕到了极点,小皇帝受不得气,更遑论是自己平时这么上心的一个家伙,谁晓得这人竟公然辱骂自己的祖宗,他冷哼一声,只是这微微冷哼,整个崇文殿已是弥漫出了肃杀之气。

    有人不禁为叶春秋担心起来,叶春秋确实很有勇气,也确实很有风骨,只怕今日他在崇文殿的言论传出去,立即又可重新名噪一时。

    可是,得到的名声越大,却也意味着风险越大,瞧这样子,天子动了杀机了。

    叶春秋很是冷静,他看着咄咄逼人的朱德海,却突然诡异的笑了。

    笑了……

    朱德海一直在观察着叶春秋的表情,事实上他很享受这种痛打落水狗的感觉,叶春秋已经彻底完了,接下来,无论背后有谁支持他,牵涉到了国体乃至于当今天子的法统问题,此人即便因为能炼药,还有可用的价值,不过想必,很快就会从清流之中剔除出去,若没有意外,叶春秋甚至可能遭遇杀身之祸。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叶春秋居然笑得出来。

    “你笑什么?”朱德海厉声质问:“你这样笑,难道是鄙夷文皇帝?叶编撰,你到底是何居心?”

    叶春秋道:“下官没有什么居心,只是想到了答案。”

    “呵,你说来看看。”朱德海心里想笑,果然还只是个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自己这个坑一挖,他便只有被埋的份了。

    叶春秋突然抬眸,眸中掠过一丝精芒,他抬眼看着高高在上的天子,年轻的天子此时怒不可遏,叶春秋能感受到小天子的愤怒,然后他将自己的音量加大,朗声道:“是因为天道!”

    天道……

    叶春秋趁着所有人狐疑的功夫,继续道:“建文称帝于南京,手握天下兵马,带甲三百万也!”

    三百万是虚词,这是文人的把戏,叶春秋声音如雷:“建文身边文武,足有数百之众,臣贤而将良,天下赋税都聚于南京,他轻赋税,蓄精兵,心中有宏图大业,于是削藩镇,反目宗室诸王,周王朱粛,府中藏兵三卫,建文只命一小吏,便使他成了阶下囚;大王朱桂,镇守大同,统领边镇悍卒,建文的诏令一至,他便俯首帖耳;其余齐王、湘王人等,都乃太祖洪武皇帝嫡亲血脉,也是一时豪杰,建文挥手之间,便使他们身首异处……”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叶春秋。

    (未完待续。)( 庶子风流 http://www.piaotianxs.com/0_115/ 移动版阅读m.piaotianxs.com )